-

可在薑家主身後,則是跟著數道魔族高手,他們身上皆都散發著令人驚駭的氣息,麵色猙獰恐怖。

薑太極見到這一幕雙眼通紅,顧不得許多,連忙出手幫他父親解決禍端。

哢哢!

薑太極出手乾脆利索,直接將那追來的魔族強者斬殺於地。

“薑家隨我去的族人,除我之外,無人生還,此次帝宮出手毫無征兆,先殺皇族使者,在斬負責人,以雷霆手段控製無天樓,這裡已經待不了了。”

薑家主緩了口氣,目光看著楚墨大致將無天樓所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眾人一聽心驚膽顫,尤其是小蘿莉等人,他們似是冇想到竟會是帝宮背叛,而且還當著皇族的麵,給大離王朝的心臟狠狠插了一刀。

“那我們現在是逃,還是過去救人?”

一旁,華天龍問出致命問題,這番話一出,楚墨瞪了他一眼,華天龍連忙意識到自己說錯話,閉緊嘴巴不語。

按理來說,現在去救人,屬實為人道。

但對於楚墨來說,救與不救冇什麼區彆。

畢竟昨晚李雪劍已經給他打過招呼,甚至還想邀請他一起加入帝宮,顯然是為了今天。

“爹,無天樓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如此之快就被瓦解,就算帝宮背叛出手,也不可能在片刻內毀滅如此程度。”

薑太極仍然有些天真,問出這個問題。

然而薑家主神色凝重,說道:“無天樓內有大帝坐鎮!”

嘶!

就連楚墨聽到這個訊息時,也不免有些心驚,大帝坐鎮,看來魔族的手筆真夠大的。

這也難怪,為何短時間內這些族落勢力被滅的所剩無幾,大帝出手,能活下來已經算是奇蹟了。

昨天李雪劍一番話,欲有聯手之意?

可笑,這分明就是一網打儘!全不滅之,這李雪劍的心還真夠狠的!

此刻,蒼穹高處,兩道至尊偽帝身影在半空爭鋒,所爆發出來的威壓毀天滅地,使得所有人頭皮發麻。

甚至有人一度以為這根本不是偽帝之戰,而是大帝之鬥!

“既如此,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離開這裡。”楚墨當即做出決斷,這裡已經冇有留下來的必要,經此一役,大離王朝必亂。

而且有大帝出手,想必很快大離王朝就會有對策。

“膽小鬼。”小蘿莉瞪著楚墨,露出鄙夷之色,如此時刻,必當是以命報國,平賊叛亂。

可這一頭白髮的少年,卻一心想逃走,虧之前樹爺爺還那麼誇讚他。

楚墨哂笑,並未跟小蘿莉一般見識,倒是薑家主卻是露出為難之色,說道:“無天樓內還有我薑家子弟,我不能拋下他們,這樣,還請老祖帶著薑家一眾隨楚兄弟離開。”

對外,薑家主自然稱呼楚墨為小兄弟,倒是薑家老祖則是看向楚墨,說道:“薑家在這裡苟活數十年,經此一戰,必然是在這裡待不下去,還請楚兄弟能帶著薑家其餘族人逃離,薑家不能全走。”

顯然,薑老祖心中有了想法,薑家必須留下一人,不然等秋後算賬,薑家很難自保。

這是變相給薑家留一條退路。

楚墨深吸了口氣,他明白薑老祖的心思,點了點頭並未拒絕說道:“有大帝坐鎮,你們去也是白白送死。”

話鋒一轉,楚墨繼續道:“不過孤不會攔你,去吧,所做之事必然有始有終,要對得起自己。”

“多謝。”薑老祖露出感激之色,隨後身影一閃,朝著那無天樓奔去,薑家主緊隨其後。

薑太極本欲出手,卻被華天龍揪著頭髮,老老實實站在原地。

然而就在此刻,楚墨的眸子一動。

半空,一道倩影從空中急速墜下,身影狼狽,渾身瀰漫著鮮血。

“阿彌陀佛。”佛祖開口,看了看楚墨。

楚墨歎了口氣,隨後身影一閃,便衝著那道倩影直衝而去,很快,楚墨將倩影抱在懷裡。

嗖嗖!

眨眼的功夫,楚墨落在地上,人群慌亂,眨眼功夫便從四麵八方衝出四名偽帝加數十名至尊強者,將楚墨團團包圍在內。

“鐘姑娘?”華天龍跑過來看到楚墨懷裡的倩影時,微微一愣。

此刻的鐘麗秀極為狼狽,身上已有幾處明傷,鮮血橫流,身上的衣服襤褸不堪,透著那雪白的肌膚,尤其是那大長腿,在那白裙之間顯得若隱若現。

楚墨抱著鐘麗秀,手透過那絲紗清楚的感受到她身體的溫度。

簡直春光乍現!

楚墨瞥了眼鐘麗秀,隻見她神色驚惶,嘴角帶著幾分倔強,不敢與楚墨對視。

“穿上吧。”楚墨將自己外袍脫下,蓋在鐘麗秀的身上,將那高挑曼妙的身材緊緊包裹在內,這一刻,她似乎有了安全感。

“把人交出來,不然,死!”

那四名魔族偽帝目光透著凶狠,在他們身後,魔族氣息暴漲,已然幻化成魔頭殘影,顯得極為可怕。

彷彿楚墨膽敢說個不字,他們便會立馬下殺手。

“回去告訴李雪劍,這個人,孤保了!”

楚墨冷漠地掃了四人一眼,說完之後便轉身,抱著鐘麗秀冷酷地朝著薑家方向走去。

“我的乖乖,小弟,你今天好帥啊!”

華天龍匝了匝嘴巴,臉上露出崇拜之色,隨後他也西施效顰,昂首挺胸,用手指著那四個魔族偽帝,冷酷說道:

“快滾吧,今日我吃素,不殺生。”

那四個魔族偽帝見狀,臉色露出凶狠之色,頓時身影躍起,不要命的朝著華天龍殺去。

“臥槽,不是吧?你們怎麼不打我小弟啊,他比我還裝!”

華天龍罵罵咧咧,隨後躍起身影,化作一道綠芒迎上四人的攻擊。

楚墨看著懷裡的鐘麗秀問道:

“你為何會在這裡?”

鐘麗秀咬牙切齒,臉上帶著絲絲紅慍,回答道:“你明知故問。”

很顯然,一路上楚墨有意避開鐘麗秀,每次當鐘麗秀快要追上楚墨時,楚墨的行蹤便會出現下一站,楚墨顯然刻意為之。

“你身邊那個和尚呢。”楚墨又問道。

聞言,鐘麗秀臉色微怒,道:“被魔族帝司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