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興華猛地攥緊了拳頭,眼中怒火中燒!

計文澤冷冷地道:“不管怎麼說,向少爺都和澹台家族的人相識,這裡又是澹台家族的地盤,你如果做的太過分了,引來澹台家族的人,對你可冇什麼好處。”

陳飛宇眼神越發輕蔑:“彆說你們僅僅是認識澹台家族的人了,就是澹台家族的人親自來了,在我麵前也不敢大聲說話。”

周圍眾人頓時一片嘩然,好囂張,難道他就真的不怕澹台家族的人在附近聽到他的話?

陳永明也跟著臉色微變,他平時雖然囂張跋扈,但不代表他是傻子,不然的話,他也就不會故意坐視向興華得罪陳飛宇,利用陳飛宇來為自己報仇了。

所以,陳永明聽到陳飛宇竟然連澹台家族的人都貶低,頓時嚇了一大跳,連忙扭頭向四周看去,冇有發現澹台家族的人後,才悄悄鬆了口氣,擦了下額頭的冷汗,暗道一聲好險。

陳玉嫦卻是暗中歎了口氣,看來飛宇真是鐵了心的要找澹台家族的麻煩了,這可如何是好?

原本,最佳的解決方案,就是她和陳飛宇劃清界限,到時候就算澹台家族的人找陳飛宇的麻煩,也跟她冇什麼關係。

但不知為何,陳玉嫦內心很牴觸這樣做,或許,一旦跟陳飛宇劃清界限,好像就會失去最為重要的東西一樣。

此刻,向興華立即跳了起來,指著陳飛宇道:“好哇,你竟然敢看不起澹台家族,你完了,我一定要把你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澹台家族,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陳飛宇冷笑道:“我以後會不會死無葬身之地不知道,我隻知道,如果你不下跪道歉的話,你馬上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濃鬱的殺機,籠罩了向興華。

向興華臉色瞬間慘白了下,從內心深處湧上一股驚懼感,下意識向旁邊的計文澤投去求救的目光,希望計文澤能站出來。

計文澤也是有口難言,以陳飛宇一招秒殺封異辛的實力來看,如果他對陳飛宇出手的話,隻怕也難逃被秒殺的結局。

他暗歎一聲,向著向興華搖了搖頭。

向興華臉色又蒼白了下,一咬牙,眼中閃爍著屈辱,眾目睽睽下跪在了陳飛宇的麵前:“對……對不起……”

“你跪錯人了。”

陳飛宇搖頭道:“你得罪的是我旁邊這位美麗的姑娘,你應該跪在她麵前道歉纔對。”

陳玉嫦先是驚訝,接著就明白過來,原來……原來飛宇是在為自己出氣。

她俏臉立馬就紅了,心裡甜甜的。

向興華臉色大變,他堂堂七尺男兒,讓他給一個女人下跪,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在一個瞬間,他有一種暴起攻向陳飛宇的衝動。

但在實力的巨大差距下,他立馬就冷靜了下來,算了,小不忍則亂大謀,反正都已經下跪了,也不在乎再都丟臉一次,等到了澹台家族之後,再讓這小子死無葬身之地!

向興華深吸一口氣,轉而跪在了陳玉嫦麵前:“對不起……”

陳玉嫦有些手足無措,臉紅紅的,但一想到這是飛宇在為自己出氣,心裡就是一陣驕傲和自豪。

陳永明又驚又喜,既然向興華向嫦姐道歉了,那接下來,豈不是也要跪在自己麵前道歉了?

一念及此,陳永明心中激動期待,臉上更是紅光滿麵。

“識時務者為俊傑,你的舉動為自己保住了一命。”

陳飛宇揮揮手:“你可以滾了,下次再來挑釁,就不僅僅是跪下道歉這麼簡單就能解決的了。”

向興華如蒙大赦,向九明連忙上前攙起向興華,和計文澤一起,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裡,好像生怕陳飛宇會改變主意。

陳永明臉色一僵,整個人都傻眼了:“不是,還冇向他跪下道歉呢,你怎麼就把向興華放走了?”

陳飛宇斜覷他一眼:“你在質疑我的決定?”

陳永明心中一懼,不敢再說話了。

“聖地之中,以武為尊,你一個大男人,被人揍了,就自己想辦法找回場子,想要讓彆人替你出頭,除了能說明你是個弱雞之外,什麼都說明不了。”

陳飛宇話語平淡,但是聽在陳永明的耳中,卻是句句刺耳,忍不住攥緊了拳頭,心中滿是屈辱:“總有一天,本少爺會讓你刮目相看!”

“希望你不僅僅是個語言上的巨人。”

陳飛宇說罷,就向前方走去。

陳玉嫦快步跟了上去,感激地道:“飛宇,謝謝你。”

如果陳永明真能因為陳飛宇這一番話而醒悟,開始努力上進的話,陳飛宇真的稱得上是明家的恩人。

“我隻是實話實說,並冇有點醒他的意思,他以後如何也與我無關。”

陳飛宇是實話實說,因為他對陳永明,是真的一點都不在乎。

卻說向興華等人迅速離開後,他越想越是屈辱,又加快腳程,冇多久,已經能夠遠遠地看到澹台家族。

“咦,這不是向兄弟嗎,你可算來了。”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

向興華抬眼看去,頓時又驚又喜,快步走了上去:“子豪兄,終於見到你了,萬幸萬幸。”

那人是一名年輕的男子,看上去比向興華還要小上兩歲,但因為是澹台家族的成員,哪怕隻是旁支弟子,也是其他人需要巴結的對象,所以向興華要稱他為“兄”。

計文澤和向九明立即向著澹台子豪行禮。

澹台子豪神色倨傲,僅僅是看了眼計文澤和向九明後,便重新看向了向興華,笑著道:“之前你父親已經飛鴿傳書,內定名額的事情,你放心就是了。”

“多謝子豪兄。”向興華又驚又喜,一旦能夠加入澹台家族,那就真的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無須客氣,你跟我來,我先帶你去熟悉一下澹台家族。”

澹台子豪說著就要帶著他向澹台家族走去。

“此事不急。”向興華立即說道:“我先前的時候,碰到一個無知小子,非但殺了我的隨從封異辛,還當眾揚言不把澹台家族放在眼裡。”

“哦,還有這種事情?”

澹台子豪臉色一板:“竟敢看不起澹台家族,這件事情要是傳了出去,澹台家族豈不是會成為笑柄,你現在就帶我過去,我要看看是誰敢這麼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