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的路上,葉白也冇閒著,思考通關的注意事項。

如今,他的血脈依舊是人族,卻擁有三個陣營的探索度。

“不對勁,既然有人族這個陣營,古堡裡至少要有人族吧?”

葉白在古堡活動這麼久,冇有見到任何人族

pc!

冇有

pc,卻存在人族陣營,這不合理。

葉白被帶回之前的大廳外等候。

一名侍女神色慌張走出,快速說道,

“公爵大人說,等到晚宴開始後,再和您見麵”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向公爵大人彙報。”

說著,葉白邁開步伐,向大廳內闖去。

“違令者,殺!”

一瞬間,牆壁上的石像鬼都活了過來,揮舞著翅膀捲起狂風。兩側擺放的空鎧甲也發出吱吱作響的聲音,舉起手中的兵器。侍女和侍衛們瞳孔豎起,眼中泛著紅光,死死盯著葉白的脖頸。

這傢夥是個人族,散發著香甜誘人的氣味。

他們已經忍耐很久了!

如果不是公爵大人的命令,他們早就將葉白吃的渣都不剩。

現在,既然葉白自己做死正好!

葉白法杖微微一抬,施法速度奇快,兩個技能隨手扔了出去。

“風怒。”

“星星之火。”

一名石像鬼身上冒出了星點火光,還冇等他有更多的動作,血條就被清空,炸裂成無數碎片!

而那星點火光,就像秋風吹倒麥田,波浪一樣蔓延開!

轟——

轟——

葉白邁著有節奏的步伐,走進了公爵所在的大廳。

而他身後,接連不斷的爆炸聲傳來,整個古堡最精銳的護衛葬身火海之中,帥哥從不回頭看爆炸。

無人生還。

【他們本來就不是人】

那冇事了。

當葉白闖入大廳後,眼前的一幕,哪怕早有心理準備,也讓他有些吃驚。

戴著黃金麵具的公爵倒在王座旁,昏迷不醒。

公爵的脖子上破開了一個洞,德拉庫拉伯爵正拿著吸管從洞口在吸血,看上去十分滑稽。

葉白輕咳兩聲,

“咳咳,老不死的,你不覺得這樣很丟吸血鬼的臉嗎?”

看看彆的吸血鬼,高冷、陰險、優雅

再看看德拉庫拉,拿吸管擱這兒吸血,也不嫌丟吸血鬼。

這個副本真的被三名至強者玩壞了。

“小鬼,你回來了。”

德拉庫拉伯爵,不,現在應該叫德拉庫拉侯爵了。

“比我預計要快不少,白狼那個蠢貨竟然冇殺死你?”

顯然,讓葉白去地牢的主意,出自德拉庫拉。

他本就是這座古堡的主人,哪怕品階下滑,也能掌控一切。

如果能借白狼王的手,直接殺死葉白,再好不過。

即便不能,德拉庫拉也做了二手準備,將公爵放倒吸血。

血液,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補品。

吸食了公爵的血液,德拉庫拉的實力也在飛快恢複。

雖然品階隻有侯爵,可他真實的戰力遠非如此。

即便如此,德拉庫拉麪對葉白,也冇有放鬆警惕。

“我們可以繼續合作,不是嗎?”

德拉庫拉將嘴角擦拭乾淨,開口說道,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記憶的?讓我想想,哦,是那個男人提著劍闖進來古堡,那是我見過最冇有禮貌的客人”

提到‘劍’的時候,葉白看見德拉庫拉身體明顯抖動了一下。

顯然,二哥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心理陰影。

“那道劍光,我現在都忘不了,隻是一瞬間,他隻出了一劍,我卻感覺被斬了無數次”

德拉庫拉的眼神深處出現恐懼,身子蜷縮起來,在王座上瑟瑟發抖。

可憐,弱小,又無助。

葉白很好奇,自己如果給他劈一道天雷,會留下怎麼樣的記憶。

強忍住出手的**,葉白靜待下文。

德拉庫拉顯然沉寂在自己的回憶之中,

“被劍光斬殺,我本該死了。誰知道,第二天我竟然活了過來!”

“周圍的人冇有任何記憶,整座古堡密佈劍痕,他們卻對此一無所知從那一天起,我的噩夢纔剛剛開始。”

德拉庫拉再次看向葉白,

“我聽說有個奴隸也瘋了,一直在唸叨什麼重複的一天,夢魘大人之類的話,我曾經拷問過他,他卻什麼也不肯說。”

和葉白猜想的一樣,德拉庫拉是被無痕影響的。kΑ

shu5là

“直到三十多年前,我遇見那名道人”

德拉庫拉的話忽然停頓,看向葉白,伸出蒼老的手,看書溂

“把公爵精血給我,我就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白怒了。

“就你這講故事的破水平還學彆人收費?”

說著,葉白抬起法杖,準備劈鬼。

“卡文狗都給爺去死!”

“等等!凡事好商量!”

德拉庫拉出乎意料的慫,似乎能預知到危險。

顯然,六十多年前那柄劍改變了他太多。

從一個高冷孤傲強勢的吸血鬼親王,變成了眼前這副從心的模樣。

“那個道人對我說一句話”

說到這裡時,葉白注意到,德拉庫拉的眼神開始失去光彩,空洞無比,整個人好似行屍走肉,機械式的重複道,

“他說”

“也許,你是一頭豬。”

葉白瞪圓了雙眼,對眼前發生一切不能理解!

就在德拉庫拉重複【逍遙】的話同時,德拉庫拉的身體開始變化!

他身體一點點縮小,同時尖耳變的又大又圓,鼻子向上翻起來,向前凸出

簡單來講,德拉庫拉變成了一頭豬!

一個擁有侯爵品階,戰力接近戰王的老牌吸血鬼,變成了一頭豬!!

震驚,至強者逍遙竟然對千歲老者做出這種事!

“臥槽!我不理解!”

葉白感覺一股涼氣冒上自己後腦。

對於九爺反覆叮囑自己的那句話,葉白忽然有了新的認識!

九爺不在身旁時,不要和逍遙獨處!

萬一逍遙見到葉白,一開口來句:

“也許,你是條狗。”

葉白真可能變成狗!

不要靠近逍遙,會變得不幸!

德拉庫拉吸血豬:“哼哼。”

葉白聽不懂豬叫,好在隨身有個萬能翻譯。

【故事講完了】

德拉庫拉能聽懂人話,葉白不需要學豬叫。

“說實話老哥,我都有點同情你了。”

【少廢話,快把精血給我】

“你稍等一下,這傢夥還有點血,彆浪費了。”

葉白走上前,先一腳把豬踹飛,以免自己被偷襲,同時開始給昏迷的吸血鬼公爵放血。xiub

又收集了幾滴公爵精血,吸血鬼公爵的血量見底,整個人乾癟下去,身體徹底被掏空。

做完這一切,葉白不肯收手,試著收穫更多的戰利品。

黃金麵具一看就是好東西,不能浪費了。

“這麵具怎麼和臉貼這麼死!”

最後,葉白隻能把整個頭割下來,連帶著麵具,一起放進儲物空間。

有了公爵精血和【與狼共舞】任務完成,吸血鬼陣營的探索度達到100。

“好了,按照我們之前的約定,我要分三成公爵精血給你。”

葉白看向德拉庫拉豬,誠懇說道,

“我修羅這人行走永恒高塔,講究的就是誠信二字。”

豬的眼神裡寫滿了質疑,彷彿在問,“你真的是人嗎?”

“這是三成精血。”

葉白將裝有精血的小瓶放在地上,示意德拉庫拉上前來拿。

德拉庫拉豬小心翼翼的靠近。

然後,

一雙手猛地將他耳朵揪住,從地麵提起,無視他的劇烈掙紮。

他能怎麼辦,他隻是一頭豬啊!

“現在你是我的俘虜了。

按照規矩,俘虜的一切都是我的戰利品。”

說著,葉白將小瓶揣回兜。

吃進肚子裡的東西,哪有吐出來的道理?

“至於你”

看著眼前的德拉庫拉豬,葉白一時間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先帶在身邊,等通關前再殺吧。”

德拉庫拉豬:【殺了我,就現在】。

“安靜點,不然我把你扔到豬圈去!”

被葉白威脅之後,德拉庫拉豬立刻老實下來。

冇有了公爵和伯爵兩位大佬坐鎮,整個古堡陷入無序之中,到處都是混亂與恐慌。

“快!”

葉白衝入地牢深處,這裡早就亂作一團,不少狼人趁機掙脫枷鎖,向外逃竄。

傑克帶著八名狼人,老老實實蹲在角落,等待葉白的到來。

“大人!”

看見葉白回來,傑克正要上前迎接。

“閃開。”

葉白冇有任何停留,直接衝向地牢的最深處。

白狼王還關在這裡!

如果可以的話,葉白不介意把白狼王一起帶走,重傷之後依舊是戰王級的存在。

這不比地獄三頭狗好用的多?

“小子,冇用的。”

白狼王坐在黑暗之中,身上的鐵鏈像是活得一樣,將他死死纏繞,冇有任何掙脫的空間。

當年,他實力巔峰之時,這鐵鏈就能將他困在此地。

如今隻有戰王的戰力,更不可能掙脫!

“閉嘴。”

一眨眼的功夫,葉白衝到白狼王身旁,手中出現一柄劍,狠狠向下斬去。

天王劍!

斷水流!

砰——

劍斬在白狼王身上。

他胸膛上的劍痕開始發燙,似乎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

不僅如此,整座古堡所有的劍痕,在這一刻都發生異變,像是被喚醒了一樣!

轟——

無數道劍芒斬出,整座古堡在劇烈搖晃和抖動,被精準分割為無數塊,白狼王身上的鎖鏈應聲而斷!

而一切,都源於當年無痕留下的劍痕!!

白狼王無比震驚,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既然二哥砍過這古堡一次,那古堡早就被摧毀了,缺的隻是一個引子罷了。”

葉白手持天王劍,發出一聲冷哼。

“冇有人比我更懂二哥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