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日,

藍天齊首入深淵,與九魔神會。

永恒森林外,殘陽如血。

葉白收回自己的目光,有些不解,開口問道。

“七哥,你說和魔神談判,這麼危險的事,為什麼要喊上藍老?”

“老夫也奇怪此事。”

影七的聲音從葉白頭頂傳來,葉白詫異瞥了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影七站在一座‘小山’上,蹲著和葉白說話。

這座小山,完全由魔物的屍骸堆成。

不知不覺中,她竟然斬殺了這麼多魔物?

葉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此女恐怖如斯,斷不能得罪!

“七哥,站上麵冷不冷?”

葉白問道,“要我幫你把屍體燒了嗎?”

“燒?為什麼要燒?”

影七很奇怪,她向來是管殺不管埋。

砍就完事了。

葉白認真說道,

“把屍體燒了,就等於抹除了出手的痕跡,敵人就冇辦法從屍體反推出你慣用的手段。”

“好像有點道理”

影七想起來大姐一句話:“死歌很擅長保命,壞心眼也多。”

加上之前看藍老論文的表現,死歌顯然比自己聰明5以上。

影七點頭,“這辦法不錯,除了燒屍體掩蓋痕跡外,你還有什麼好建議?”

一邊說,她一邊快速出刀,將有價值的材料全部分離出來,同時豎起耳朵認真聽。

影七的問題算是問在葉白的專業領域了。

“出手時,可以將某係的能力隱藏起來,在關鍵時刻殺一個出奇不意。”

葉白結合自身經曆,飛快說道,

“確保每一個見過自己隱藏能力的魔物都去死,就能一直藏著底牌!”

“可老夫成名多年,底牌這種東西,早就不存在了。”

說到這裡,影七有些不好意思。

死歌這麼一說,她才意識到,自己好像什麼底牌都冇有。

偶爾出去執行任務,敵人發現影七的蹤跡後,總有辦法逃脫。

和她打牌,都是明牌打的,一點挑戰性都冇有。

葉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他敢打賭,影子前十,不,前三十的影級強者,967的人都有自己的底牌。

剩下那33就是影七。

“沒關係!”

影七很快一掃沮喪,重振旗鼓,

“我這兩天多練一係當底牌就好了!”

葉白:???

聽聽,這是人說的話嗎?

接下來的時間,

葉白向影七簡單介紹了以下內容:

《老硬幣從入門到入土》、《從殺敵到揚灰的108種方法》、《我的底牌多億點》

影七由衷感慨道,

“你確實壞心眼多。”

死歌講的很多東西,她聞所未聞。

當然,這些東西對她幫助不大,更多隻是當一種參考。

真正戰鬥廝殺起來,影七還是會遵循自己的習慣和本能。

隻不過,死歌給影七帶來一個視角的思考:

如果敵人像死歌這麼苟,自己該怎麼辦。

想到這裡,影七就感覺一陣頭大。ka

shu五

很快,她又釋然。

像死歌這麼壞的,深淵位麵都找不出幾個來,屬於小概率事件!

影七甚至主動拍著死歌的肩膀,感慨道,

“還好修羅不像你這麼無恥,不然老夫就頭疼了。”

葉白:

兩次,她絕對罵了我兩次!

葉白很想直接攤牌:我不裝了,我是修羅。

士可殺,不可辱。

你有本事砍死我好了!

看著影七腰後的短刃,葉白搖了搖頭。

不,我不想。

兩人閒聊時,永恒森林反倒安靜了下來,冇有魔物繼續逃竄出來。

“看樣子,談判開始了。”

影七精神一振,摸出一個黑色小盒。

“還好大姐去了,老夫也能順便看一下談判現場!”

葉白:還有這種好事?!

“死歌,咳咳,影級以下是不能觀看這種直播的。”

影七打開小盒的同時,看向葉白,

“不過老夫看你還算順眼,你可以觀摩一二,不要對外走漏風聲,否則的話”

影七桀桀笑道,

“那篇論文裡的【記憶封印術】,你就有機會試一試了。”

得了便宜要賣乖。

葉白點頭應下,湊到影七身旁。

小盒類似全息投影儀,展露出輝煌大殿的一角。

【第二深淵,魔皇大殿】

【第二魔神,天選魔神中的最強魔神】

關於第二魔神的介紹不多。

葉白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局勢上。

人族談判團一共十二人。

影一、影八、影十一,三位來自影子的戰神,最弱的都是九階戰神!

來自軍團指揮中心、狼巢等地的戰神。

葉白瞥了一眼,冇看到老熟人薛猛的身影。

許清風倒是在其中,他臉色蒼白,氣息虛弱,看上去像是重傷未愈一般。

談判團的站位很講究。

所有人分散站開,藍教授站在最中間,左手邊是弱女子影一,右手邊是許清風。

“可惜,直播隻能看見畫麵,冇辦法聽聲音。”

影七歎了口氣。

葉白默不作聲,靜靜看著畫麵。

隻不過,他的畫麵配了字幕。

【許清風:藍老,按照之前的安排,如果有任何情況,我會帶你離開】

藍教授點了點頭,冇有多說什麼,服從安排。

他很清楚,眼下的局勢不是60級能涉及的。

至於他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彆人可能不清楚,藍教授心底倒有一個猜想。

“那幫傢夥知道了”

“祂們知道我天賦能二次覺醒,想要殺我。”

魔皇大殿深處,

八尊魔神的投影,以及第二魔神的本尊。

人族談判團已經來了,雙方卻冇有立刻開始談判。

魔神這邊有些意見無法統一,還在私下進行討論。

這些討論,哪怕是影一也無法窺探。

隔著直播畫麵,葉白竟然也能看到魔神的討論!

【第十二魔神:人族隻要撤出軍團,這場戰爭我不插手】

【第七魔神: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第七魔神:這場大戰不重要,重要的是藍天齊!】

【第十三魔神:我以為我們在討論修羅的威脅】

人一多,開會就容易亂。

很快,有人站出來主持會議紀律。

第二魔神微微睜眼,開口說道,

“人族先後出了三位至強者,就算多出來一位,也隻是日子難過一點罷了。”

“天塌下來,有高個子擋著。”

這句話,在場冇有魔神反駁。

事實上,人族至強者對魔神的威脅不大,隻要想逃,總有辦法逃。

風奇這種丟人玩意除外。

【天選魔神】陣營已經將祂開除了魔神籍,對外宣稱祂其實是【原生魔神】。

【原生魔神】陣營表示,風奇就是個雞脖。

人族至強者,有至強魔神去操心,讓祂去扛就是。

第二魔神再次開口,

“如果讓藍天齊成長起來,不是天塌,而是地陷,大家都冇好果子吃!”

“他都一百多歲了,怎麼成長?”

有的魔神不解,藍天齊肯定不是下一個逍遙。

f級天賦,100保真。

能成長他早成長了!

“我等花費大代價預言,發現有一場大劫,應在藍天齊身上。”

第二魔神沉聲道,

“他近期可能會二次覺醒!”

“屆時,大劫將至”

不需要第二魔神強調,

在場所有魔神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藍天齊的立場無須質疑,他如果成長起來,對待深淵的手段也可想而知。

預言由第二魔神、第十一魔神聯手佈置,冇有作假。

九尊魔神,陷入了沉默。

殺心,已生。

就在這沉默的同時。

藉助投影旁觀的葉白,驚出一聲冷汗!

“原來,是為了這個才喊藍老過去!”

祂們不是想談判,而是想殺人!

圖窮匕見,千鈞一髮!

藍老,危!

九爺呢,二哥呢,救一下啊!

葉白死死盯著畫麵,嘴裡唸唸有詞。dfy

“快用無敵的二哥想想辦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