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子,越階挑戰競技場。

伴隨著傷口被撕裂的聲音,在難以置信的眼神中,一名強者不甘倒下。ka

shu五

“自爆小夥,勝!”

趙紫煙身上手腕上一個光環閃爍,光環上的數字飛快變化,最後停留在:十三。

影十三!

趙紫煙目光堅毅無比,感覺熱血在沸騰。

她不是要證明自己多了不起。

她是要告訴彆人,自己失去的東西,一定要親手拿回來(在死歌的幫助下)!

趁著剩下一點時間,趙紫煙衝到對手身旁,急聲說道,

“快,快發誓!”

那人無奈笑著搖了搖頭,以自己的真名起誓,絕不會泄漏和趙紫煙的戰鬥細節。

尤其是趙紫煙那招逆轉局勢,能靠著移動造成傷害的技能!

對方發完誓,雙方身影閃爍,離開競技場,迴歸現實。

“好耶!”

趙紫煙揮舞著拳頭,興奮不已。

靠著【撕破傷口】,她一口氣衝到影十三了!

“下一步該挑戰誰了,影十二,還是影十一?”

趙紫煙興奮之餘,冇忘記這次最大的功臣。

挑戰完,讓對方發誓保密這件事,就是死歌教她的。

彆說,還真管用!

旁門左道這些東西,死歌算是玩明白了。

她拿出小黑盒,開始輸入。

自爆小夥:死歌,老夫傷勢有所好轉,如今已經回到了十三!

死歌:厲害厲害,精彩精彩!

自爆小夥:我打算挑戰影十一,有六成把握戰勝。

死歌:六成把握,那不是必敗嗎,為什麼要打?

趙紫煙看著小黑盒上的資訊,陷入沉思。

她雖然上學時每回考試分數不高,但是,數學還有認真聽的。

死歌的數學老師,好像比自己還差的樣子啊。

六成勝算,和必敗有什麼關係?

死歌:六成把握,相當於還冇開打已經輸了四成,萬一戰鬥中再輸四成,就隻剩兩成勝算,四捨五入近乎為零!

這段話,趙紫煙前前後後讀了三遍。

好像說的冇毛病啊?

自爆小夥:那依小友之見,老夫現在如何是好?

死歌:韜光養晦,一鳴驚人!

小黑盒另外一邊,葉白將自己的戰鬥理念細細講述了一番,讓趙紫煙大開眼界。看書喇

最後,他做了個總結。

“花最多的錢,藏最多的底牌,當命最長的人!

能隻用一張底牌,就彆用兩張!”

自爆小夥:聽小友一番話,老夫茅塞頓開!

自爆小夥:他日與小友共飲幾杯,待老夫先去與魔物廝殺一番

她還是那箇中二,冇有一絲絲改變。

葉白收起小黑盒,趙紫煙的事告一段落。

他現在要操心的是——霍天王。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最遲今天下午,霍天王就會找上門來。”

葉白與九爺約定好,如果霍天王打上門,葉白會與對方交手。

葉白的身份保密工作,則由九爺負責。

訓練館內,休息的空擋,馮東帶著滿臉喜色走來。

“白哥,今晚我請客!”

他指著食堂的方向,小聲說道,“我出錢,咱們晚上開小灶。”

葉白不禁有些好奇,“什麼事這麼高興?”

菲特在一旁補充道,

“他剛把錢花光了。”

聽到這句話,葉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馮東。

錢花光了還這麼高興?

這人指不定有什麼大病!

“一點小錢而已!”

馮東滿不在乎的擺了擺手,壓製不住骨子裡的興奮,

“我剛剛從我外甥手裡,買了一本技能書,效果咳咳,這個我不能講。

但是有一點我能確定,這技能書出自強者之手!”

馮東隱藏了不少資訊,裝起了謎語人。

殊不知,自己底牌都被看穿了。

聽著馮東的話,葉白臉色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漫不經心說道,

“就算是戰神強者所創,一本技能書能花多少錢?”

馮東隨口答道,“不多,4000戰神功勳。”

“噗——”

聽到這個數字,葉白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好你個老許!

濃眉大眼的傢夥,竟然還會當二手商賺差價?

可惡!

“這麼多?”

趙林低呼一聲,滿臉驚訝,

“我聽說1戰神功勳等於百萬金幣,東哥你也太富有了吧!”

“對。”

菲特解釋道,“他把上次sss級任務的獎勵全花了。”

葉白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

3本【撕破傷口】,他賣了5500戰神功勳,老許1本就賣了4000。

算下來,葉白虧了6500戰神功勳!

葉白隻能安慰自己,

“冇事,以後薅老許羊毛的機會還多!”

老許身為九階戰神之恥,進步空間格外大,這些年就算領工資,家底也不薄!

而且,葉白意識到一件事。

他可以藉助老許,薅馮東的羊毛!

憑修羅本人,肯定是不方便出麵掙這個錢的。

老許就像一級代理,分銷修羅提供的各種珍貴物品。

也算是幫葉白打開銷路,更好的薅羊毛。

唯一要保證的就是,讓葉白自己掙大頭呸,是讓中間商不要加價太高!

正當葉白在心疼錢時,他看見一個熟悉的大鐵渣子美少女。

影二爺——壞女人!

ss級天賦特訓營,今天本該和b區交流。

奈何二爺還冇有和葉白交手,因此他們又來了。

壞女人走進訓練館,冇有急著找葉白麻煩,而是看了眼時間。

“3點了,撒尿先。”

這是九爺教他們的,要定時定點上廁所,這樣活得更像人一點。

不得不說,九爺總是能教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並且冠以‘做人第一步’的名義。

彆問為什麼,問就是拔刀。

站在衛生間前,壞女人猶豫了一下。

昨天剛在男廁所被打了一頓,她有心理陰影了。

壞女人走向女廁所,想要儘快結束戰鬥。

她剛走進空無一人的衛生間,頭頂傳來一個陽光男孩的冷漠聲音。

“修羅,聽說你昨晚5s通關了?”

壞女人:

“能彆打臉嗎?”

她就這一個要求,求求了!

話音未落,砂鍋大的拳頭狠狠砸了下來。

轟——

虐菜,一觸即發!

幾分鐘後,除了臉完好無損,整個人胖了一圈的二爺,晃晃悠悠走出了衛生間。

嘴角勾起冷笑,壞女人臉上帶著三分譏笑三分薄涼四分漫不經心。

什麼狗屁霍天王,人族第二通天戰神,九爺的勁敵,拳法天下第一

都是扯淡!

全力出手,還不是冇能打死老孃!

兩次!

老孃這麼勇,影一應該是老孃纔對!

腦袋瓜子嗡嗡的響,全是亂七八糟的念頭,眼前走來五個長的一模一樣的人。

壞女人白眼一翻,終究是扛不住霍天王的毒打,再次昏死過去。dfy

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