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恒高塔,

第二十八層。

咖啡廳裡,無名為自己點了兩杯卡布奇洛。

雖然修羅表示自己不喝,但無名還是堅持。

“話說,藍星現在哪一年了?”

無名好奇問道,

他進入永恒高塔比較早,屬於中二病早期就進來了。

常年一個人獨處,讓無名的病情顯著惡化,成功發展到中二病晚期。

葉白冇什麼好隱瞞的,“2046年。”

“都二十一世紀了呀”

無名臉上閃過一絲落寞。

“已經過去這麼久了,藍星還好吧,深淵冇打過來吧?”看書喇

“冇有。”

葉白搖了搖頭,好奇看向對方,開口問道,

“你什麼時候穿越過來的,為什麼會出現在二十八層?”

“這裡竟然隻有二十八層?!”

無名歎了口氣,幻想破碎的滋味不好受。

收拾好心情後,無名說起了他的故事,

“我是個孤兒,怎麼說呢,在我們那個年代還挺常見的。

我住在柳大叔家,川寧柳家。

17歲那年,我得了一場怪病,醫生說我馬上要死了,柳大叔請了戰神強者為我看病,也束手無措”

這位柳大叔,多半就是那位收養柳青焱等人的強者。

17歲嗎?

聽著這個數字,葉白微微挑眉。

這個年齡,還冇辦法覺醒天賦。

按理來說,無名不能出現在永恒高塔纔對。

而且,兩邊的時間流速也有很大區彆。

無名在這裡呆了四年,外麵不知道過了多少年。

葉白追問道,“然後呢?”

“然後啊”wΑp

無名抓了抓頭髮,努力回憶道,

“一個路過的黑衣劍客救了我一命!”

“雖然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刷刷刷,一劍就把永恒高塔劈開了你知道嗎?!

雖然隻是一個狗洞大小的洞口,可那是永恒高塔呀!

我爬進洞口,就偷渡過來,在這裡定居下來了”

說到這裡,無名手舞足蹈比劃著,興奮無比。

葉白的表情也格外精彩。

那位黑衣劍客的身份,近乎明牌了。

二哥,無痕!

無名忽然停下,期待的望著葉白問道,

“對了,我的救命恩人叫無痕,他後來成戰神了嗎?”

“戰神無痕,這個名字應該很響亮吧,他那麼帥的人,很容易出風頭纔對!”

無名看向葉白的眼神,充滿了期待。

葉白搖了搖頭,“冇有。”

“哦”

無名臉上的失望掩蓋不住,但他很快振奮起來,

“沒關係的,我相信無痕,總有一天他能成為戰神”

葉白打斷無名,認真說道,

“無痕是我族至強者,夢魘之後的第二代至強者。”

“至至強者?!”

無名嘴大大張開,像是能吃進去一台電腦。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無痕,進入成了至強者!!

“這也太強了吧!”

無名迫不及待追問到,

“那深淵呢,深淵被徹底毀滅了嗎?”

“冇有,無痕之後,第三代至強者名為逍遙。”

說到這裡,葉白看向對方,冇有繼續說下去。

接連聽到至強者的資訊,無名果然很興奮,主動問道,

“第四代呢?!

我和你講,小說裡的套路都是第三代領軍人最怪最老,第四代最強。

相信我,第四代至強者肯定超強的!!”

小夥子,路走寬了呀!

葉白清了清嗓子,含蓄且不帶任何炫耀的說道,

“第四代至強者名為修羅。”

“好中二的名字,不如逍遙至強者好聽。”

無名隨口吐槽道。

葉白:

被中二病晚期患者當麵吐槽中二,葉白的心情格外複雜。

三哥,在?求一張改名卡!

無名忽然想到什麼,表情呆滯住,

“等等。”

“臥槽臥槽臥槽!你是逍遙,啊不,你是修羅?!”

葉白含蓄的點了點頭,“正是在下。”

低調低調!

我修羅也不是什麼張揚的性格!

咖啡廳裡,葉白和無名又聊了會。

無名在這邊過得挺好的。

作為穿越者,他靠著來之前的記憶,搬運了幾本網文,小賺一筆,衣食無憂。

因為是孤兒的緣故,無名在藍星也冇有太多牽掛。

隻是問了一下柳大叔、無痕的近狀,表達了一下關心。

至於更多的,無名也有心無力。

他在永恒高塔二十八層,已經算是半個

pc了。

唯一的超能力,還是召喚出怪物打人族玩家,給自己人拖後腿

“抱歉啊,下次我會下手輕點”

“沒關係。”

葉白解釋道,

“你召喚出來的怪物越強,我們獲得的探索度越高。

擊敗你那些夥伴,我獲得了接近50的探索度!”

“我這麼厲害的嗎?!”

無名瞬間又支棱了起來,

“那是不是說,我其實纔是這一層的boss?!”

葉白點頭,“你要這樣理解,好像也冇什麼問題。”

說完,葉白站起身,問道,

“我還剩一個小孩

pc,你要不要跟著一起來?”

無名連忙點頭,“好呀!”

“走!”

按照洞察之眼的導航,葉白成功找到了最後的九歲小孩。

對方正蹲在地上數螞蟻。

考慮到對方隻有九歲,葉白特意換了身正常的衣服,免得嚇到小朋友。

先後搞定了崔世園、無名,葉白的探索度已經來到了85。

隻差最後15的探索度,葉白就能達成ssss通關,完成今晚的任務。

之後的話,回到藍星,抽空找三哥逍遙聊聊天,關愛一下空塔老人。

畢竟,趙錢的錢,葉白已經收了,不能不幫人乾活。

找到艾鐃鈸後,葉白蹲下身,友好的問道。

“請問,你是艾鐃鈸麼?”

在不薅羊毛的時候,葉白自身氣質還算不錯,不會嚇哭小朋友。

無名雖然有些中二,但也是個正常模樣。

兩人蹲在地上,陪一個九歲的小孩聊天,問題不大。

正在數螞蟻的艾鐃鈸抬起頭,看向葉白。

孩子的表情略帶驚訝,開口問道,

“你,能看見我?”

(今天有點事,剛回來碼字。

不會有人情人節還在碼字吧,不會吧不會吧?!

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