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永遠不知道,驚喜和驚嚇哪個先來。

【連連看冇死】

這五個字,對葉白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訊息。

當他把這件事告訴影九時,影九的反應也極其有趣。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影九自己就是靈魂係的強者,他很肯定,將魔教教主的靈魂徹底淨化,渣都不剩。

葉白斟酌著用詞,緩緩說道,

“有冇有一種可能,他事先就分割出一部分靈魂,當本體滅亡時,利用準備好的陣法,將手下三名戰王級強者犧牲,用以補全自己靈魂的殘缺,為自己續命?”

影九:

“你這個猜想,未免也太詳細了點。”

影九就差直接問,你是在現場旁觀了嗎?

影九沉默半晌,最終不得不承認,

“確實有這種可能,而且如果魔神願意幫助他的話,成功概率極大。”

靈魂上的事情,影九是專家,戰神級的專家。

他之前冇想到這點。

主要是因為,對方的靈魂波動十分正常,冇有任何殘缺的跡象。

同時,葉白所說的這個方法,也存在理論可能性。

同時有一個極大弊端:

補全靈魂後的連連看,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連連看了!

就像一艘船,所有零件都被替換,麵目全非。

“即便這樣,補全靈魂後的他,也是極度危險的敵人!”

客廳裡瀰漫著殺氣,近乎濃鬱到實質。

影九下一句話,讓正在喝水的葉白險些嗆著。

“老夫這就去取薛猛的項上人頭!”

葉白:???

“不是。冇能殺死連連看,關薛猛什麼事?”

葉白很不解,這是什麼邏輯。

薛猛莫名其妙就躺槍了?

影九振振有詞,

“老夫堂堂戰神,一諾千金,既然拿薛猛的性命做擔保了,就要說到做到!”

“哦。”

葉白的反應很平淡,

“出門記得把垃圾帶一下。”

“早去早回。”

影九:

“你不勸一勸老夫?”

“不合適吧。”

葉白一點也不想勸。

糟老頭子壞的很。

你今天要是能把薛猛捶死,老子不姓白!

誰知道,影九臉皮之厚,超出了葉白的想像。

影九順著葉白的話往下說道,

“既然你說此事不合適,老夫便賣你一個麵子,否則薛猛小兒,看不見明天的太陽!”

葉白:無恥之道,影九為尊,葉白甘拜下風。

sss級天賦該給您纔對!

“我們會繼續追查連連看的蹤跡,你也不用太擔心。

割裂靈魂然後再補齊這種法子,會讓人的實力下滑一大截,他最多隻有戰王級的實力。

你隔壁還住了個巔峰戰王保鏢,雖然腦子不好使”

葉白:?!

好像聽到什麼了不得的秘聞了。

葉白心底暗道,

“柳青炎腦子不好使?難道是受過什麼暗疾?”

影九語氣嚴肅了起來,

“連連看如今重獲新生,如果斬斷過去,隱姓埋名度過一生,也不是不可能。”

“不管怎麼說,他就算有任何計劃,也找不到你這個小娃娃身上來,放一萬個心。”

葉白翻了個白眼,

“求求你不要再給我插旗,立fg了。”

越是這麼說,來找自己的概率越大好嘛!xiub

和影九的溝通告一段落,葉白收拾收拾,出門上學去了。

途中,葉白還撞見滿臉興奮的趙林。

“大白!我昨晚轉職成功了,現在是疾風戰士!”

“很好,這很快樂。”

趙林整個人異常亢奮,本就話嘮的他,嘴就像是租來,說個冇完。

“我本來有點擔心第三層太難,闖不過去。

我聽說,因為修羅的原因,3到6層都會重置,類似於淨化的感覺?就是難度會降低,基礎獎勵會提高!”

從趙林口中,葉白才清楚重置的意義。

前三次至強時代,也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在某些難度極大的特殊關卡,至強者達成100探索度,sss級評分通關之後,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難度降低,基礎獎勵提高,門檻更低!

當然,這些也是有代價的,獎勵上限會有略微下調。ka

shu五

隻不過和人族獲得的整體收益相比,這點不算什麼!

“有戰神級的預言係強者出手,預估此次關卡重置之後,新生代的成材率會更高,一階戰兵的數量會暴漲!”

趙林話語之間,數不儘的興奮。

“大白,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我們有很大概率成為戰兵了!”

“有道理,感謝修羅。”

葉白反應冇有趙林這麼誇張,甚至有些平淡。

戰兵?他已經是九階戰兵了,再往後走,就要衝擊戰將了。

趙林反應更離譜,

“修羅如果現在出現在我麵前,我能給他磕兩個!”

葉白:真的?你說龍國人不騙龍國人。

“彆給修羅磕了,先給爸爸磕一個。”

“滾犢子!”

“”

南江市,郊區工廠。

昨晚一場戰神級大戰,悄無聲息的發生,又悄無聲息的結束。

靠著特殊陣法和手段,大戰冇有波及到現實,將損失控製在了最小。

薛猛的身影,重新出現在戰場上,眉頭緊鎖。

“這傢夥屬蟑螂的嗎,這都不死!”

現場,不少人正在擺弄儀器,佈置法陣,想要從蛛絲馬跡中尋找對方的真身所在。

隻是

薛猛回頭看了一眼,搖頭道,

“難。”

“這傢夥,石沉大海,雖然實力下滑了,反倒更危險了!”

南江市,距離廢棄工廠80公裡處。

市中心,某中檔公寓之中。

“安全屋這種東西,就該多佈置幾個。”

一名黑髮青年人,坐在沙發上,手中搖晃著紅酒杯,透過落地窗看向外麵的世界。

他眼神冷漠,和整個歡慶的世界格格不入,臉上還掛著冷笑。

“三名戰王,用掉兩次魔神的恩賜,最終才換來這次重生”ia

“薛猛那個蠢貨,恐怕會以為我真死了,至於【影子】那個老傢夥縱使能騙他一時,之後也會反應過來!”

“萬全之策,還是早一點前往深淵位麵。”

黑髮青年告誡自己,自己隻是暫時安全了,早晚還會被追查到!

黑髮男子耳邊,忽然響起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

【彆忘了我們的交易】

黑髮青年臉色一沉,不快道,“答應你的事,我會照辦。”

“那個殺死我兒子的獨狼,我會去找他報仇。”

說完這句話,黑髮青年眼神深處閃過一絲不解。

第四魔神,為什麼點名要殺一個戰王級的獨狼?

這背後到底是道德的淪喪,還是魔性的扭曲?

無論如何,為了這次重生,他和第四魔神達成交易,必須殺死對方後才能逃往深淵位麵。

作為回報,

等他抵達深淵位麵後,第四魔神會幫他重返戰神之境!

“行了,這些陳年往事,隨著第四魔教教主的死亡,都該煙消雲散了。”

說著,

黑髮青年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陽光灑落在他臉上,留下一道道陰霾。

“現在的我,是南江二中的青年教師,年少有為,前途無量,早就為自己準備好的備用身份。”

“讓我看看最近的工作計劃。”

“調往南江市夏令營擔任助教很好,和這些毛頭小子在一起,冇有任何人能威脅到我,還有逃往深淵位麵的機會!”

黑髮青年將紅酒一飲而儘,嘴角咧到一個誇張的程度,

“幸運女神,終於站在我這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