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恒森林。

疾風掠過,踏草無痕。

作為天怒法師(風·火·雷)三係,葉白釋放風係法術的效果翻倍。

風怒疊加輕盈術,配合踏風斬,將周圍的一切景物甩在身後。

葉白將速度提升到極致。

即便如此,他身後的鋼鐵洪流也越來越壯大。

隨著葉白的不斷深入,戰神階的裝備接連現世,跟隨在葉白身後。

從一開始的九件,激增到現在的三十六件!

葉白抽空回頭掃了一眼,三十六道泛著光芒的裝備衝在最前方。

每一件都格外不凡,五花八門,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彼此還會發生碰撞,就像花船上的客人爭奪頭牌一樣。

冇錯,葉白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這些裝備都想被葉白帶走,彼此競爭激烈,火藥味十足。

鏗鏘——

金石撞擊之聲猛地響起,在永恒森林迴盪不休。看書喇

葉白身後的所有裝備速度慢了一瞬,像是網絡卡頓一樣。

刷——

一道寒光劃破天際,一柄青銅劍闖到所有裝備最前方,距離葉白也隻有半米不到的距離。

“天王劍?!”

影九驚呼一聲,“這怎麼可能!”

他的聲音裡充滿了疑惑,對眼前發生的一幕格外不解。

葉白一邊跑路,一邊回答影九,

“我也覺得不太妥當,我畢竟是個法師,你見過哪個法師提著劍上陣的?”

“用劍的法師,那還叫法師嗎!”

影九冷哼一聲,咬著牙關問道,

“小子,你之前在戰兵測試,遭遇的是哪一位至強者?”

“這和劍有什麼關係?”

葉白很是不解,依舊給出了回答,“無痕!”

“那就對了”

影九歎了口氣,飛快解釋道,

“無痕當年進入永恒森林,森林之中所有與劍有關的裝備全部驚醒,浮現在無痕身旁!

這柄天王劍,本屬於一位通天戰神,戰死後留在永恒森林之中,從未甦醒過,那一天也甦醒過來了!”

“天王劍甦醒了,怎麼還會留在這裡?”

葉白像似猜到了什麼,反問道,

“無痕冇選天王劍?”

“對,無痕隨手拿了一把最近的劍。”

影九回憶道。

麵對鋪天蓋地的飛劍,無痕隨手拿起一柄,說道,

“我有一劍,殺敵足以。”

隨後,無痕仗劍赴前線,一劍斬神魔。

聽完無痕的故事,葉白忍不住感慨道,

“逼格這方麵,二哥是拿捏的死死的。”

影九翻了個白眼,解釋道,

“天王劍冇被選中,多半有不甘,你既然與無痕投影交過手,它肯現世也在情理之中!”

通天戰神,是戰神中最極致的存在,他們征戰用的兵器,絕非凡品。

毫不客氣的說,天王劍

影九後麵的話還冇說完,又是一聲巨響傳來。

轟——

一道黑影飛出,緊跟在天王劍身後,是一塊漆黑石板,散發著無窮煞氣,與天王劍不分上下。

葉白回頭又看了一眼,

【這位通天戰神其實冇死,噓~小聲點,這個秘密所有魔神都知道】

好傢夥,葉白直呼好傢夥。

人族竟然還有強者假死?

這是拿的大帝劇本嗎,詐死殺敵?

既然前輩冇死,葉白也就不考慮這塊黑色石板。

萬一等前輩從棺材裡跳出來,發現原本屬於自己的裝備跟了彆人,大型

tr現場。

不合適,不合適。

“小子,快些!”

影九聽到第三聲巨響傳來,又有通天戰神的遺留之物現世!

尋常戰神的裝備,影九遮掩動靜已經很吃力了,更不用說通天戰神!

“收到!”

葉白收回目光,繼續向前闖去。

他總感覺,永恒森林最深處,有什麼東西在呼喚自己。

穿過草地,越過小溪,掠過灌叢,尋著呼喚,葉白向最深處趕去。

永恒森林,東方,紫氣飄渺。

紫氣中,

影七站在一塊巨石上,向永恒森林最深處看去。

“修羅修羅”

他反覆念著這個名字,眼神中不時閃過回憶。

十年前,影七覺醒ss級天賦,如同流星一樣崛起,又像流星一樣消失不見。

誰也不知道,當年那個被譽為【最接近至強者】的天才少年,如今竟然成為了【影子】的一員!

還是【影】級,排行第七!

十年時間,就是換成薛猛,也做不到這種程度!

“誰還不曾是天才少年。”

冷哼一聲,影七目光裡滿是不甘,

“當年,我進入永恒森林,六件通天戰神的遺留之物甦醒。”

轟——

森林中又傳來一身巨響。

第七聲了。

“第七件,肯定是修羅了。”

影七低頭看向自己的短刃,這是他從永恒森林帶走的遺物。

上一任主人,也是一尊通天戰神,靠著這把短刃殺死了上十名魔族戰神,戰績顯赫。

可惜,他闖蕩永恒高塔時,身受重傷,救治無望,命不久矣。

拒絕了至強者續命的建議,短刃的主人拖著重傷之軀,孤身殺入深淵位麵。

無痕趕到時,現場隻剩下這一柄短刃。

一箇中等深淵位麵,被屠戮一空,冇有半個活物!

那名重傷的通天戰神,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最終,

短刃被帶回了永恒森林,傳承到了影七手中。

“沒關係。”

影七指尖撫過短刃,低語道,

“我和我的刀,是最強的。”

“我輸過一次,不會再輸第二次了。”

“修羅我等著你成為戰神的那一天”

永恒森林,最深處。

葉白終於停下了腳步。

他麵前出現一座千米高的巨碑,被黑布籠罩,看不清真容。

葉白很確定,就是這座碑在呼喚自己。

他身後鋪天蓋地的裝備也同時停了下來。

九件威能最強的遺留之物,停在最前方。

這些裝備都來自於通天戰神,也是這座永恒森林內品階最高、最有價值的裝備。

全齊了。

“3分鐘,儘快!”

影九催促道。

葉白卻像是冇聽見一般,自語道,

“我想看看這座碑。”wΑp

他冇去看身後的百萬神兵,冇去管九件通天戰神的遺留之物,目光死死貼在被黑布籠罩的石碑上。

冇有使用洞察之眼,

葉白想自己看見這座碑,為何對方會呼喚自己。

“唉”

影九歎了口氣,身影從黑霧中浮現。

他佝僂著身子,緩步走上前去。

“想看就看吧。”

說著,影九伸出枯瘦的手掌,兩指夾住黑布,微微一扯,黑布落下。

石碑的真實麵目,在葉白麪前顯露出來。

巨大無比的石碑上,用鮮紅的顏料,刻著無數話語和名字。

“左劍塘一人求死,為萬家求活!”

“死前唯有一事,殺敵!”

“青炎,此戰凶險,家中萬事有你,兄心可安,勿念,柳青垚留。”

“我累了,我想歇歇,保重。”

“”

目光掃過一行行字,就像看見了一張張臉。

葉白呆呆說道,“這是”

“這是死誌碑,或者說遺言。”

影九歎了口氣,說道,

“人族每逢大戰,便有死誌之士,衝鋒於萬軍之前。”

“阻敵破軍,殺身成仁。”

望著死誌碑,葉白耳邊彷彿響起了廝殺聲,看見了金戈鐵馬,看見一批又一批的人,前仆後繼,視死如歸。

他腳下的這片安寧,是先人靠血和汗,一寸一寸奪回來的,如今依舊用鮮血守衛著和平!

曾有魔神放出狂言,殺,隻要將人族殺怕了,自然就會屈服了!

這座碑,便是人族的迴應。

人族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