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秦小鵬,自打記事起,就生活在這個山林裡麵,我師父秦玄關說我是他撿來的,師傅說,遇見我的時候,百鳥圍著我,百獸都在一邊守護著我,所以我很小就自己一人上山下山。

師父是修道之人,所以我也自幼跟著他學習道法,一晃十九年過去了,師父突然有一天洗刷整齊,盤坐在床上對著我說道:“小鵬,師父大限已至,自己修道多年,也算是有了這解脫。”

聽到師父說這些話,我心裡很是悲傷,眼圈一紅,眼淚就要掉落下來,師父也是愛憐的摸著我的頭說道:“小鵬,無需悲傷,花有花開花落,人有生死彆離,這就是道法,隻是......”

話到了嘴邊,又說不出來了,師父隻好歎口氣說道:“小鵬,記住為師的話,這一生不要下山,安安靜靜在山中修道,好好生活,好好修行,為師去了!”

說完這些話,師父便緩緩閉上眼睛,我上前一探,已無氣息,當即跪在地上哭起來,安葬好師父,晚上自己孤零零的守著這處房子,望著圓月,心裡很是悲傷,淚水也不自覺湧上來。

不自覺中睡著了,也不知道什麼時辰,被外麵一陣嘶吼聲驚醒,趕緊坐起來,來到了窗戶前往外看著。

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一個奇特的影子,高約兩米,似人非人,在月光下嘶吼著,這什麼東西?自己生活在這裡十幾年都不曾見過這種東西,他的嘶吼讓山林中的所有動物都像死了一般的寂靜。

就在我準備出門察看一番的時候,有幾個人在樹林裡麵走出來,來到了那個怪物身邊,怪物也看到了他們,扯著嗓子對著他們就是嘶吼,幾個人也不害怕,竟然擺出戰鬥的姿勢。

隻見有一個人雙手合十,來回的搓著,然後雙手猛地一推,竟然冒出了熊熊火焰,對著那個怪物噴過去,想不到怪物身形巨大,行動卻是如此迅速,一個閃身躲開,嘶吼著朝著他們撲過去。

隻見另一個人不急不慢的雙手一揮,濃重的寒氣朝著怪物打過去,隻見它空中轉體躲過去,伸出鋒利的爪子對著他們揮過去,幾人也是快速的躲開,這時有個人豎著劍指唸唸有詞,突然一道閃電劈下來,怪物靈巧一躲,在空中來回的旋轉,一爪子劃過去。

幾個人聯合起來竟然一時間拿它冇有辦法,反倒是那怪物越戰越勇,已經打傷了幾個個人了,不行,不能在這麼等著了,怪物行動太快,必須佈陣困住他。

我趕緊挎上太極袋推門跑出去,那幾個人驚訝的看著我,一時之間我也管不了許多了,拿出羅盤按照奇門遁甲之術,將符紙放在各個位置上,佈置好以後喊道:“把他引到這裡來!”

幾個人也冇有好辦法,隻好將怪物引到我佈置的五行困妖陣中,等到怪物進來後,我豎起劍指,大喊道:“你們都快些閃開!”看著他們出了陣中,再次喊道:“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開!”

各個位置的符紙金光閃現,迅速連接,形成一道道網,怪物一看,開始變得驚慌,想要逃出去,陣中再次一道道金光,如同繩索一般將它困住。

這時候那股寒氣再次對著怪物打過去,很快將它凍結成了一個大大的冰塊,我見戰鬥結束,就收了陣法,舒一口氣,對著他們點頭致意,然後就要回去。

剛要走,就聽見有人喊道:“這位小哥,留步!”我扭過頭看著他們,一共是五個人,四男一女,客氣的說道:“幾位還有事情嗎?”幾人冇有回答,卻湊在一起小聲嘟嘟囔囔,隻聽見什麼打不過,739局,帶回去。

好一會那個女子才走過來說道:“你好,我叫冷蝴蝶,隸屬於國家739調查局,這隻怪物是屬於崑崙逃出來的超自然事件,不能讓普通人看見,今日你出手相助,按照規定,必須將你就地滅口!”

說到這裡,我的手伸進太極袋中,做好戰鬥準備,可是聽她繼續說道:“但是,你道法甚高,我們應該無法將你就地滅口,所以隻能讓你跟著我們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