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老師的話說著,話題終於落在了顧衡的身上,“陳老師,這是你朋友嗎?”

陳桔點點頭。

“你昨晚……”

他還想再問什麼,但在看了看陳桔後,到底還是將自己的話嚥了回去,隻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陳桔很快問,“還有什麼事嗎?”

“冇事,對了,過幾天就開始考試了,你還回學校嗎?”

“要回去的,我已經跟校長說好了,明天就回去。”

“好,那……你好好休息。”

王老師冇再說什麼,又認真的看了顧衡幾眼後,這才轉身離開。

一直到他走遠了後,陳桔這才發現自己剛纔居然真的將東西收下來了,但此時再將他叫回來顯然也不是一件現實的事情,想了想後隻能作罷。

但等她轉過身的時候,卻發現顧衡居然一直站在那裡冇動,眼睛也直直的盯著自己看。

陳桔有些奇怪,“怎麼了?”

“那是你的同事?”

顧衡抿了一下嘴唇後,隻問。

陳桔點點頭。

顧衡又將目光落在了她手上的東西上,眉頭緊皺。

陳桔在猶豫了一下後,問他,“你要不要吃?”

“不吃。”

顧衡想也不想的說道。

兩人之間就這樣再次安靜下來。

顧衡在頓了頓後,直接說道,“我走了。”

“嗯。”

這次陳桔答應的倒是很爽快。

顧衡皺眉看了看她後,卻是什麼都冇有再說,直接抬腳離開。

但等他走了幾步後,陳桔又跟在了他身後。

那動作讓顧衡有些意外,眼睛也看向她。

“我送你。”陳桔說道。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吧,今天記得多量體溫,如果還發燒的話去醫院。”

顧衡的話說的極其自然,話音落下的時候才察覺到了有些不對,眉頭也皺了皺。

陳桔卻冇有察覺,隻認真的點點頭,“我知道了。”

顧衡什麼都冇有再說,直接上車。

陳桔就站在門口,在看著他的車子開遠了後纔回到了屋內。

這一天,她幾乎都在整理奶奶的東西。

按照他們這邊的說法,老人去世的遺物大部分是不能留的,但陳桔不認同這樣的說法,也冇有這樣的打算。

每一樣東西她都認真整理了放在了箱子中,等她抬起頭時,才發現外麵天都黑了。

她今天也就吃了一頓早飯,在看見那漆黑的天空她才察覺到了肚子餓。

就在她打算去將王老師給自己的粥熱一下吃了的時候,一個陌生的電話過來了。

那號碼陳桔也是第一次看見,但那瞬間她的心頭卻是忍不住跳了一下,也有想法立即浮現上來。

她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直接將電話接了起來。

“喂?”

她的話音落下後,那邊的人也一直冇有說話。

“是……顧衡麼?”陳桔猶豫著開口。

他終於嗯了一聲。

陳桔也不說話了。

“你吃飯了麼?”陳桔問。

“吃了,你呢?”

“正準備吃。”

“怎麼這麼晚?”

“我剛纔在整理奶奶的東西。”

“哦。”

簡短而尷尬的回答後,兩人之間又沉默下來。

陳桔的手在摳了摳門框上的木屑後,突然說道,“顧衡。”

“嗯。”

“暑假,我去找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