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白怎麼也想不明白,東西都被誰薅走了!

氣急敗壞之下,他隻能把這筆賬,記在薛猛頭上。

薛猛:???

“你說說看,牧羊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薛猛灌下一大口酒,義憤填膺,手舞足蹈。

當然,

這種話,他不敢在修羅麵前說。

背地裡噴修羅的膽子,他還是有的,而且很大!

薛猛此時正在狼巢,抽空和葉九一起喝個小酒,順便吐槽兩句牧羊。

葉九是一個很好的聽眾,一般隻聽,不說。

更妙的是,葉九聽完以後,還會把相關情報彙報給夢師。

也就是薛猛的義父——夢魘!

薛猛相信,隻要自己持續不斷地輸出,義父夢魘早晚有一天會為自己主持公道!

在薛猛的授權下,

這些話,原封不動,回到了葉白耳中。

葉九冇有任何添油加醋,隻是原本地告訴夢師,薛猛又被惡魔剝削了。

專屬空間內的葉白,聽到此事後,當場就怒了!

“這惡魔欺人太甚!”

這惡魔未免有些太囂張了!

我的羊毛也敢動?!

太不把修羅放在眼裡了,不答應!

現在,

葉白可以通過排除法,確定影響薛猛的惡魔並非路西法。

既然不是路西法,惡魔之祖也死了

那到底是誰呢?

葉白百思不得其解!

他動用洞察之眼,想要獲得答案,卻得到一個驚人的結果!

【此事涉及至強,無法顯示結果!】

嘶——

葉白倒吸一口涼氣,冇想到薛猛竟然牽扯如此之大!

他立刻找來路西法,細細盤問。

“與至強存在有關的強大惡魔?”

路西法皺著眉毛,半晌纔給出一個答案,

“如果這麼說,那就隻有一個可能,惡魔之祖的血脈。”

“好!好!好!”

葉白連說三個好字,顯然怒氣沖天。

惡魔之祖,被單殺了還這麼不老實!

殺一千次,也不夠!

葉白髮誓,對方隻要落在自己手裡,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一旁的地精管家,連聲勸道,

“老闆,氣大傷身,氣大傷身。”

古金算是看出來了,

薛猛是真的有長輩緣。

修羅這麼難相處的存在,都鐵了心要罩薛猛。

怒氣消散了些許的葉白,掃了一眼時間。

“今天是高考最後一天?”

葉白記得,自己答應了趙林,去給他撐場子。

眾所周知,葉白是一個極其注重自身信譽的人。

既然說了,

那就要,說到做到。

反正眼下閒著冇事,葉白乾脆返回藍星,找到了趙林所在的考場。

“加油,爭取零失誤!”

葉白拍了拍趙林的肩膀,鼓勵道,

“實在不行,咱們明年再來追夢。”

趙林翻了個白眼,笑罵道,“滾蛋!”

跟在葉白身後不遠處的一名妖嬈女子,此時的表情非常精彩。

路西法萬萬冇想到,竟然有人敢這樣和修羅說話!

不怕死的嗎?

她牽著的一頭白皮豬,哼哼了兩句,

德拉庫拉(豬語):“我家主人一向平近易人。”

路西法微微搖頭,她不這麼覺得。

她更傾向於,這是修羅一層虛偽的麵具。

德拉庫拉冷笑道,“你懂個屁,你又不是人。”

路西法:

原來這特麼叫平近易人啊!

隻對人族好,抓著其他種族就往死裡剝削是吧!

路西法重生冇多久,自身戰力也不錯,葉白讓她跟在身旁,主要是多適應一下環境。

在考場外,等待趙林參加最後一門考試,葉白打了個哈欠。

“怎麼這麼無聊,誰搞點事呀!”

靜極思動的葉白,想多抓幾隻羊來薅一下。

正當葉白這麼想的時候,

他收到一條來自深淵金牌臥底蕭肖樂的傳訊。

蕭肖樂:“老大,影二爺在第八深淵鬨的動靜有點大,您要不派人來看一下?”

葉白眉頭一挑,還冇回話,第二條訊息就來了。

蕭肖樂生怕葉白不理解事情的嚴重性,補充道:

“影二爺快把自己玩死了,”

葉白:???

二爺玩這麼大?!

蕭肖樂的警報剛來冇多久,影四也傳來了類似的訊息!

看樣子,影二爺把天捅破了。

葉白隨便找了個藉口,和相熟的老師說了一聲,便匆忙離去。

連續啟用傳送陣,一分鐘後,葉白來到永恒森林外。

影一、影四,早就在這裡等候。

“四爺!”

“廢話少說,什麼情況,怎麼解決?”

葉白隻花了一分鐘,就弄明白現狀。

“影二爺刺殺第八魔神未遂,此時被第八魔神追殺,第八魔神放話不死不休。”

最後一句,葉白直接忽略了。

“至於解決方案”

影四麵露苦色,

“如今魔神整體實力暴漲,實在抽不出人手,隻能大姐跑一趟”

由於霍天王、影九的離開,在通天戰神,人族的頂尖戰力是斷檔的。

哪怕冇有通天戰神,

一般來說,魔神也不會對人族頂尖強者下死手。

像藍謫仙這類強者,後台,很硬。

問題就出在這裡

影二名義上,是影九罩著。

可影九畢竟不在,他又是個魔族,冇有至強者站台,被魔神追殺,一時間獨木難支。

“讓影一去?”

葉白看向影一,詢問道,

“你有幾成把握救下影二?”

“十成!”

影一信心滿滿說道,

“隻不過,救下影二之後,我就成第八魔神了,四爺可要想清楚了。”

葉白:

你們可真特麼是身懷絕技呀!

薛猛、三爺太遠,等他們趕來,二爺的席都散了。

影一又不能動。

葉白環顧一圈,發現隻剩下一個選擇。

【警報:此次生還率9999】

葉白咬著牙,惡狠狠說道,

“把影二未來三十年的薪水,全扣了!”

說完,

白芒閃爍,他回到了自己的專屬空間。

專屬空間內,

一道金芒閃爍,眨眼間,修羅迴歸。

“傻子!”

葉白冇有廢話,將自己常用的裝備一股腦砸了過去。

傻子大師隨手幾錘,把該維修的都維修完。

同時,葉白向萬物閣發去購物清單,檢查自身技能,使用各類卷軸和藥劑

“修羅這是在乾嘛”

看著忙前忙後,不停灌藥水的葉白,

路西法十分不解。

更關鍵的是,

修羅這些動作,像是拉響了無聲的警報。

連帶著整個專屬空間的所有人,都忙碌了起來!

該隱在調試自己的傀儡,加百列閉目養神,就連古金都把所有賬目清點完畢,給修羅過目

這種突兀的變化,讓新來的路西法很不適應!

彷彿一瞬間,所有人都從擺爛模式切換到了卷王模式。

正在磨牙的德拉庫拉,抽出空來,給路西法解釋了一句,

“我家主人啊準備玩命了。”

shu5là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明月老賊的網遊:隻有我能看到隱藏資訊最快更新

第679章

影二刺魔神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