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月嫂嫂,等等我!你彆誤會……其實……”

聲音逐漸遙遠。

管家蘇德看著庭園外,以及厲瑤瑤追著杜新月上車的場景,不禁哀歎,“老夫人,二小姐她……”

厲老太太眸沉,“不用管她,遲早她會知道那個女人根本就是利用她,她還是年紀太小不懂事,吃過虧就知道了。”

管家蘇德點了點頭。

拱形的歐式落地窗,皇家英式風傢俱翻的淩亂,厲雲霈和江白還在四處尋找。

透過玻璃窗,可一睹厲家莊園外的湖畔池,清澈愜意。

“厲雲霈,你東西找不到了?”雲七七走到落地窗前,抬聲隨口問道。

他剛纔幫了她一把,這種小情分,她不喜歡欠著彆人的。

眸光挑起明亮,外婆教導,不管是恩還是仇,當場就報。

厲雲霈少有的耐心,眼神一股涼薄,說了聲,“不明顯?”

“你丟東西的時間、物品,告訴我。”雲七七淡淡抬唇,特地補充了句:“一定要精準到分鐘,雖然大概時間也能算出來,隻是算起來會很慢。”

厲雲霈皺眉,臉色像灰土一樣難看,誰閒著冇事記這個?

她說的算?該不會是……

“太好了,正巧我記住了!”江白快速翻手機,“那時候我定了下一場會議的時間,有行程提醒,我看看哈……有了!”

“是上週三,早上的九點二十分。”

雲七七已經開始腦海裡布九宮八卦的方陣,手掐算起來,三奇六儀,分置九宮,以甲統之,她站甲辰。

九宮八卦的最高境界,她在哪,方位即是哪。

雲七七慵懶掀眸:“丟的是什麼物品?長什麼樣子。”

“一份商業檔案,用牛皮紙袋封著,上麵貼著一張厲氏集團的便箋。”

“嗯,知道了。”

這幅場景太過惹眼,厲老太太急忙也趕過來看,握著鑽石把柄柺杖的手都緊了緊。

雲七七計算不超三十秒,報出了方位:“吧檯找找看,一個杯子的旁邊,瓷質的。”

這麼準確。

厲雲霈檀黑的鳳眸微怔,旋即使了個眼色,江白走過去一看,順勢翻了翻吧檯上,果然找到了一份檔案資料。

江白揚了揚手上的牛皮封袋,“厲總,找到了,還真在。”

走過來遞交到厲雲霈的手上,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掌握著檔案袋,眸子一暗。

邪門了。

“雲小姐,我很好奇,你這是怎麼找到的?”

“你想知道?”雲七七保持神秘地一笑。

“能不能稍稍透露一丟丟。”江白空中作了個手指輕捏的動作,咧唇一笑:“就一丟丟。”

他突然相信算命了。

冇想到算命還附贈找東西的技能,要是學會,以後豈不是丟什麼東西,都能輕而易舉找到。

見他心誠,雲七七懶懶開口。

“你聽說過術士所用的風後奇門麼?分‘奇’和‘門’。”

江白張了張嘴,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模樣:“我隻在電影裡見過。”

雲七七勾唇:“‘奇’為三奇,即乙、丙、丁。”

“那門呢?”

“門為八門,即開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驚門、死門。在十天乾中,剩下的以戊、己、庚、辛、壬、癸為六儀。”

“三奇六儀,又分置於九宮,我剛用的,就是這九宮。”

“我去……”

江白眼露崇拜的表情,“那是不是用這個算什麼東西都行,雙色球號碼能算出來嗎?彩票一類的。”

雲七七挑眉,“那叫泄露天機,泄露天機會折損壽命。”

麵對雲七七專業的解釋,厲老太太格外讚許地點了點頭,揚笑道:“七七丫頭真是厲害,一點也不輸她外婆。”

厲家上下的所有女傭也變了神情,對她的刻板印象瞬間提升一個級彆,變得高大上起來。

“瞎貓碰上死耗子,碰巧而已。”厲雲霈動唇掃興地說道,打破了客廳所有人的念想。

男人寬大頎挺的身軀,朝著雲七七走過來。

他居高臨下,語氣篤定地盯著她巴掌大的臉道:“這麼厲害,算算我的運勢?”

“……”

之前在天橋上,雲七七硬生生就冇看出過厲雲霈的命格。

說來著一點也奇怪,他周身有紫氣盤繞。

通常這種情況,以前外婆給過她兩個解釋:

要麼對方生下來就有詳兆,祖上曆代積德,而這個條件,必須每一個人都冇有做過壞事,否則就會破功。

要麼對方的術士道行,遠在她之上。

厲雲霈其實是有意為難她,唇角自始至終噙著一絲邪妄的笑意。

“你認真的?”雲七七吸了口氣,抬起頭與他對視。

他們兩人之間,具有身高差,厲雲霈一米九二,她一米六八。

像是一頭雄獅vs腹黑小白兔。

“怎麼,算江白算得出,算厲瑤瑤也算的出,算我就算不出了?”厲雲霈挑眉,大掌攥住她的小肩膀,拍了下正要越過,“那就算了。”

到底是個滿口胡言的小丫頭,會些三腳貓的功夫,戳穿她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算得出。”

女孩的聲音在他身後陡然響起,甜甜糯糯。

厲雲霈回過頭,她站在原地,睜著一雙靈動的眼眸,眨巴眨巴,格外呆萌。

“不過這是另外的價錢。”

“……”

厲雲霈來了興致,雙眼微眯,唇角勾勒著一抹淺弧,“我給你十萬,算我一次運勢。”

“成交!”

雲七七痛快答應下來。

厲大總裁出手闊綽,她這便宜哪能不占,速度抱住金主爸爸大腿。

“你的運勢……”

“嗯?”

厲雲霈無動於衷地坐紅絨沙發上,骨節修長的手拍打著邊角鑲嵌的鑽扣,眉梢上挑。

雲七七沉了半天,摸著他的掌心紋路,來回翻轉。

光看這動作,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調戲大BOSS。

“你在比大小?”厲雲霈無情吐字,皺著濃眉。

“……”

江白看的嚥了咽喉嚨,這是解鎖新姿勢啊。

又一種演算法。

看著他們之間親密無間的舉動,站在遠處的老太太欣慰不已,語氣激動道:“蘇德,你看到冇有。他們……他們牽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