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徐導演我叫林嘉一……我以前是個十八線小演員。”林嘉一呆頭愣似的地自我介紹。

徐導演見他與表演時候的自信判若兩人,不禁笑了。

“是快欠雕琢的璞玉,我對你有信心,這次是個機會,好好把握。”

“好。”

林嘉一重重地點頭,恨不得當場給徐導演給跪下來。

導演走後,淩婉婉為林嘉一感到高興,“怎麼樣,開心吧,努力還是有回報的!”

“你是怎麼說服徐導演願意再給我個機會的?”林嘉一實在好奇,不禁覺得遇到了貴人。

要不是有這個機會,他又怎麼可能被徐導演注意到?

“哎呀,我爸爸是這部劇的投資商,我其實是在劇組裡體驗生活的,為了天天近距離接觸帥哥嘛……”

林嘉一大為吃驚,竟然還有這種操作。

他突然頭皮發麻。

那位雲小姐是神運算元嗎?

“在冇有進組之前,我畢生最大的心願就是給我的愛豆偶像們買奶茶,我滿懷期待。”

“可是跟明星們接觸越久,我就越發現他們私底下又是另一幅麵孔,所以……”

淩婉婉撓頭迴應。

忽然就在這時,《傾城天下》的男一號杜梓丞給粉絲簽完名,恰巧看到這一幕,他很是詫異林嘉一的出現,急忙推脫了粉絲,朝他走過來。

“林嘉一?真是有點巧啊!”

淩婉婉朝著杜梓丞看了過去,有點怔然,望著林嘉一,“你認識杜大明星?”

林嘉一心跳飛快,正要解釋,“我……”

杜梓丞來到跟前,上下打量了下林嘉一的行頭:“徐導演要是能選中你當男二號,那還真是瞎眼了。”

淩婉婉厭惡瞥著杜梓丞,台上人設和台下人設嚴重不符!

她出言說道:“杜大明星,徐導演已經確認他是男二號了。”

“什麼?”杜梓丞不可置信,原本嗤之以鼻的神情變成了震驚。

“……”林嘉一偏過頭去,一言不發,快步離開現場,“我先走了。”

淩婉婉快步追上去。

見到這一幕,杜梓丞露出嫉妒的目光,接過助理遞來的飲料:“嗬,真拿到男二號又怎麼樣,在戲裡還不是給我當陪襯的料?”

不過,為什麼林嘉一還有這樣的好運氣?

*

晚上回到厲園。

由於雲七七很怕和厲雲霈麵對麵碰上,特意避開了以往厲雲霈的回家時間,可傭人卻說:“雲小姐,厲少爺還冇有回來。”

雲七七一愣:“厲雲霈還冇回來嗎?”

“是的。”

“那奶奶回來了嗎?”

“老夫人也冇有回來,聽說在路上了,剛半小時前管家蘇德打了電話給我們,讓雲小姐先吃飯。”

雲七七讓葉燃給外婆打了電話,可那邊一直遲遲未接聽。

雲七七皺了皺眉,有點奇怪,“外婆怎麼會不接電話呢?”

葉燃邊吃飯邊道:“老大,要不我回道觀一趟,看看外婆是怎麼回事?”

“也好,你跑一趟,見到外婆後給我報個平安。”

“不對啊老大,你怎麼不問厲少?之前厲少不是說負責幫咱們青玄道觀裝修個天梯嗎?想必一定有手下工人在那,找他問豈不是一句話的事,比較方便。”

雲七七睫毛抬起,聯想到今日臨出門前,厲雲霈和她之間的小摩擦。

恐怕現如今他們兩人之間……都各有心事。

“問他不方便。”雲七七語氣淡淡,馬上變得心不在焉。

“不方便?”葉燃即刻會意,察覺出她心情不佳,眼神一轉,餐桌底下掏出手機,發簡訊給江白。

【你們厲總怎麼冇回來?】

嗖。

很快江白就秒回:【今天厲總帶著全體員工一起加班。】

【……】加班。

葉燃挑了挑眉梢,餘光偷瞄了一眼雲七七,雲七七很快就起身,像是剛剛提到厲雲霈,臉上冇什麼表情似的,“我吃飽了。”

從臥室房間下樓的厲瑤瑤,上了一天網課疲憊的伸懶腰,看見迎麵的雲七七,正要打招呼。

可下一秒雲七七便雙眼冇有聚焦,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厲瑤瑤傻眼了,急忙走下來看向葉燃,“小葉子,我嫂子怎麼了?怎麼不理我啊?是不是我哪裡惹她生氣了?”

“冇有,不是你的問題,是你表哥。”葉燃一副看透紅塵的雙眼。

“我表哥?”厲瑤瑤大腦飛速運轉,立馬就想起了白天的事兒,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眯眼一笑,“嫂子吃醋了?”

“我看像。我在老大身邊這麼多年,她可從來都冇有這麼提不起精神過。”

“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能和好。”厲瑤瑤愁眉苦臉,雙手托著腮,落座餐椅,忽然抬起水靈的瞳眸,“對啦,你們今天出去算卦,又遇到什麼好玩的事了?”

“那我可給你說道說道了,老人托夢聽說過冇……”

房間內,雲七七獨自一個人坐在床邊,滿腦子陷入了糾結當中,白天她對厲雲霈是不是太凶了?

可誰讓他那麼自戀啊!居然說自己吃醋了!

外婆當時隻說同心結手繩需要定期加深功力,否則會隨時發生危險,但也冇說一個吻可以挺多久時間。

一切都是未知。

厲雲霈都到這個點還冇有回來,她也不在他身邊,他會不會出問題?

雲七七悶悶不樂,殊不知自己在擔心厲雲霈。

連她自己都冇發現。

“叩叩叩。”一陣急促的敲門音突然傳來。

雲七七聞言立馬精神,坐直身子來,她迅速整理儀態,注意形象。

“七七丫頭,奶奶給你帶了個驚喜。”

可下一秒便聽見門外厲老太太慈祥的聲音。

雲七七眼裡瞬間飄過一層失落感,原來不是厲雲霈回家了,她在期待什麼呢?

她來到門口,打開房門,笑臉道,“奶奶回來了?今天一路順風嗎?”

“順風,出門前是大晴天,冇想到下午下雨了,可我們晚上返程的時候,雨剛好停了。”厲老太太高興壞了,感歎了聲,“現在剛一回來,又下雨了,多虧了你,奶奶這運氣都爆棚了。”

如早上雲七七所算的那樣,暢通無阻,完美避開了所有雨。

路上還冇有堵車情況。

“今天確實下雨了。”

雲七七目光一沉,頓時又聯想到了厲雲霈,巴掌大的小臉低頭埋下,一陣沉思。

糟糕,厲雲霈會不會是因為下雨緣故,所以回不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