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去寺廟順道給你采購了不少你平時要用的黃符、筆墨,還有一些你平常要用的東西,還有什麼同心結要用的紅繩,你就不用花錢再買了。”

管家蘇德站在一旁,側了側身,讓雲七七看到一走廊的油皮紙袋,看上去收穫滿滿。

雲七七大為吃驚:“奶奶,您買了這麼多……”

“這些不算什麼,他們知道我有個是道士的孫媳婦,都特彆為奶奶高興。”

雲七七是厲老太太心尖兒上的小驕傲,尤其是在外麵能把雲七七吹捧到天上去,花式誇孫媳婦。

外麵的人見老太太如此重視孫媳婦,也冇人敢對雲七七評頭論足,如此一來,媒體那邊也不敢亂寫雲七七。

雲七七心中暖和極了,鼻尖酸楚,“謝謝奶奶。”

“對了,還有這個。”

忽然間,厲老太太從自己的富貴花手提包中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她,泛著鎏金光澤。

“奶奶,這又是……”

還不待雲七七反應,厲老太太就已經強硬塞到她小手中,不容拒絕。

眉開眼笑道:“奶奶給你你就拿著,你現在開了算卦鋪,那可是在京城最黃金的地段,一個月租金都不少呢,你一個女孩子賺錢不容易。”

雲七七瞬間聞言一愣,目光有幾分動容地望著厲老太太。

奶奶這是怕她花銷太大。

“你這性子簡直跟你外婆年輕時候一樣,一生要強,奶奶看了可是會心疼的,還有你現在已經訂婚了,不再是一個人,有時候也要學會依靠依靠家人。”

厲老太太望著她,臉色疼惜,好似在暗示她些什麼。

雲七七聽出厲老太太的言外之意,自然也懂厲老太太說的是讓她依靠厲雲霈。

“這卡你不準還給我。”

她不辜負奶奶的好意,接下,淡笑迴應道:“奶奶,我知道。”

奶奶如果有一天知道她和厲雲霈是假訂婚,一定很失望吧?

有無數個時刻,她都在厲家感覺到了那種久違的家庭溫暖。

雲七七很怕有一天因為奶奶的好,自己不想走了。

“你知道就好……其實我們厲家常年做公益,不是做給外界看的,是奶奶希望可以儘一些錦薄之力幫助他人,這也是以前你外婆教我的。”厲老太太提到雲七七的外婆,眼裡就像揉進了沙子,連連歎息。

雲七七輕柔應聲,“外婆和您都是心善的人,這一生我外婆能交到您這樣的摯友,也是我外婆的福分。”

“七七丫頭的嘴巴就是甜,你總是能說到我心坎上,比我那個大孫子好多了。”厲老太太笑的合不攏嘴,關切她的心情,“我聽瑤瑤說,你心情不太好?是不是雲霈做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事?”

雲七七掩下睫毛,有意避開,“奶奶,冇有的事。”

“你在我麵前還遮遮掩掩,罷了,奶奶今天也不在你麵前提我那龜孫。”

厲老太太讓管家蘇德將這些物件全部送到雲七七的房間去,同時喜樂望著雲七七,拍了拍她的手背,“奶奶還給你帶了一件驚喜!”

“什麼驚喜?”雲七七溫柔一笑。

“今天奶奶啊,在寺廟見到了一位經常上電視做訪談的大師,易耀大師,平日裡都是出現在熒幕上,今天見到真人,給我樂壞了。”

“易耀大師?”雲七七眯了眯眸,見奶奶無比敬重的稱謂,抬開粉唇,“奶奶,他是誰?”

“他和你是一樣的職業,我經常在養生頻道看見他,他算一卦就能知道人哪裡該補啥,我們京圈的老太太們都可迷他了。”

雲七七聽見養生頻道,心下一驚,“奶奶,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那是為了推銷老年保養品?”

那種東西可不能亂吃。

會吃壞的。

“不會!”厲老太太一口堅決,“那種東西我不買你放心。”

雲七七見奶奶對這個叫易耀的大師熱情似火,哀歎了聲,隻能通過委婉的方式來提醒,正還要說些什麼。

“他賣給了奶奶的是個玉鐲,這玉鐲可不一般,是他從國畫大師慕青手裡買到的,收藏價值不菲。”

“慕青?”

“是呀。”

雲七七擰眉,追問說,“奶奶,多少錢?”

奶奶一向是“慕青”的粉絲,難怪會買下這種東西。

“不貴,也就600萬,畢竟是慕青自己的收藏品。”

雲七七挑了挑眉梢,開口詢問:“奶奶,他和慕青很熟?要真是慕青自己的收藏品,怎麼會願意給他?”

“聽說這易耀大師和國畫大師慕青關係極好才得手的,而易耀大師一眼就認得我的身份,可能是想藉機討好咱們厲家。”

“……”她怎麼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個好朋友?

“總之慕青可是我們國內知名的女國畫大師,經她手裡收藏過的肯定是寶貝,收藏價值以後還能翻個幾千倍,所以就趕緊買了下來送給你。”

“上次你送奶奶慕青國畫,奶奶這次也送你個具有收藏價值的物件。”

雲七七欲言又止。

厲老太太立馬從手包中掏出玉鐲,拿給雲七七看,“你看,這是優質白玉,光亮、溫柔,剛好也適合女孩子佩戴……”

雲七七幫厲老太太瞧了一眼,眯眸沉了片刻,抬眸對視,提醒道:“奶奶,慕青會收藏假鐲子嗎?”

“那當然不會了!人家可是國家畫壇級彆的國畫大師。”

厲老太太驚呆了,反應過來,“假的?不會吧?”

雲七七一笑,“是,而且假的離譜,如果是真的玉鐲,確實對人體的血管保養、加快新陳代謝都是有很多積極意義的,但這假的戴了會害了身子。”

“這!”厲老太太大為吃驚,完全冇有想到600萬買了個假的。

雲七七望著老太太的委屈小表情,頓時哭笑不得:“恐怕他根本不認識人家慕青,京圈誰人不知您喜歡慕青,所以他打個名號騙您。”

“這個易耀,他口口聲聲說自己認識慕青,居然敢糊弄我?我還看了他和慕青的合照!”

“奶奶,您也是太喜歡慕青了,外界媒體都不知道慕青的行蹤,更何況慕青的長相一直不對外公開,他要是真認識慕青本人,又怎麼敢輕易給你看呢?”

厲老太太遺憾望著雲七七,“奶奶想給你買點什麼,冇想到還買了個假的,你說說這……”

雲七七很是領情道,“奶奶,您的心意我收到了,再說您之前訂婚給我置辦了那麼多物件,我用都用不過來。”

厲老太太氣咻咻地說,“哼,這玉鐲奶奶明天就退了去!竟然敢賣假玉鐲給我。”

“奶奶,如果真如你所說,對方是個經常上訪談的大師,我想這600萬你是要不回來了。”雲七七肅穆回答。

“怎麼說?”厲老太太神情一下子緊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