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縣城見這種江湖騙子見多了,通常個性油嘴滑舌,黑的都能說成白的,一旦售出他們概不退換。要是您去找了,聲稱這是假的,他會說您難道分辨不出一個假鐲子?”

“……”

“您若是礙於情麵承認這是真的,那又隻能吃啞巴虧。”雲七七看得透徹。

多數豪門老太太都極其看重外界家族聲譽,花高價買到假貨被傳出去自然是不好聽。

對方就是算準了豪門老太太的這種心理,拿捏了。

厲老太太瞬然嚴肅,板著一張臉,點了點頭:“真是氣死我了,你說的有道理,要是找他他肯定會說慕青的收藏品不可能是假的,我們厲家還會纏上輿論風波,外界一定還會說我們詆譭慕青。”

“易耀說自己和慕青認識,除非慕青站出來說不認識他,但這又怎麼可能?”

他們厲家難道還要去請一趟國畫大師慕青驗證一下嗎?

彆說他們厲家有錢,慕青是誰都請不來的存在。

雲七七安撫著厲老太太,拍了拍她的背部,“奶奶,您今天舟車勞頓,安心去休息吧,這件事交給我,我不會讓您吃虧的。”

厲老太太詫異抬起雙眼,“七七丫頭,你準備做什麼?”

“這筆錢我在彆的事情上幫您要回來。”雲七七淡淡一笑,對付這種人,她很有經驗。

“你真的能要回來?”厲老太太眼睛一亮,有些高興。

600萬對於他們厲家來說雖然是一筆小數目,但誰也不喜歡上當受騙。

“嗯!”

得知雲七七如此肯定的回答,厲老太太頓時不再操心任何事,回房間休息了。

嘴裡還唸叨著:“連老太婆的錢都騙,哼哼,畫個圈圈詛咒他。”

雲七七望著厲老太太喜滋滋的背影,不禁嘴角上揚逗樂,難怪能和她外婆是閨蜜,兩人真像。

雲七七轉過身來,本來想找葉燃,但明天葉燃要回一趟道觀早早就睡覺了。

拿出自己的老式古董手機撥號碼給夏姬:“喂?查個人。”

“我的七七寶貝,不會又是像上次一樣那麼簡單的事吧,定位手機IP,我可不想乾了,你買下這麼大的一個黑客帝國,成為幕後老闆,咱們乾點有技術的行不行?”

“上次事情緊急。”

“不對。”雲七七耳朵靈敏,聽見她那邊風聲比較大:“你在哪?”

X國,一架白色的私人飛機前,夏姬肩膀上穿著銀貂小外套,內搭則是一件火紅色的吊帶裙,踩著高跟鞋。

“果然什麼都瞞不住你,誰讓你最近神秘兮兮的,又是給厲少送領帶,又是住在厲園,葉燃還老不告訴我你們的近況,姐姐我當然要親自來一趟。”

雲七七挑了挑眉梢,很是瞭解她,“你是來找我的?”

“那也不是,恰好順便……辦個事。”夏姬狐狸眼望著星空,許久不見,她有點想那個男人了。

“該不會是上次那個撬不開你牙的男人?”雲七七問道。

“行啊七七寶貝,不愧是神運算元。”夏姬紅唇微撇,慵懶道:“全天底下的男人哪個撬不開女人的牙,就他缺乏經驗。對了,厲少親你的時候有冇有這種情況?”

雲七七瞬間臉紅起來,回憶起來昨晚的場景,厲雲霈……掐她腰了。

“冇有。”

“詐你一句果然詐出來了,你們關係發展猛速啊!”

“其實……”雲七七皺眉,正要解釋。

“言歸正傳,總之,女人總是貪圖新鮮感的,我發現他還挺有意思,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去京城探望你。”

雲七七見怪不怪,左耳進右耳出,並不當一回事,直言道,“我讓你查的那個人,叫易耀。”

“易耀?”

“他也是個算卦道士,你幫我查查他的所有底細,生辰八字也要。”

夏姬悄咪咪道,“這傢夥該不會是惹了你吧,看來要倒大黴的趨勢?”

“算是,他騙了厲雲霈的奶奶600萬,我正準備幫奶奶討回來這筆錢。”雲七七口吻輕鬆道。

“我就知道又跟厲家有關。”夏姬望了一眼降下來的機梯:“好了,不多說了,我會幫你查。明天一早發你手機上。”

“好,你登機吧。”雲七七掩下睫毛,正準備掛斷電話。

“七七,你這聲音最近都跟著溫柔了,果然厲雲霈改變了你不少。”

“有嗎?”

“有。我都快要嫉妒死了!”夏姬話音落下,急匆匆地踩上機梯,“明天見。”

雲七七一怔,掛斷了電話,美眸一陣沉思,她最近有變溫柔嗎?

她正要轉過身,忽然,撞進一個男人強硬的胸膛中,炙熱而溫暖。

雲七七揉著額頭,抬起白皙的巴掌小臉,目光驚愕:“厲雲霈?”

厲雲霈扶著她的胳膊,一身墨色西裝,襯托得男人身姿挺拔又高大,矜貴的臉帶著一絲疲倦,看到她揉額頭的動作緊皺眉頭。

“怎麼,撞疼了?誰讓你不小心。”

男人的黑眸夾雜心疼,她真是笨死了。

“厲雲霈,你回來了?”雲七七眼裡藏不住的雀躍,竟然開心到揚起嘴角。

厲雲霈聞言一愣,黑眸遊離在她那張開心的臉蛋上,忽然想起她在給彆人打電話,而且一副很親密的模樣,頓時鬆開她的胳膊。

他態度冷漠起來,語氣冷冰冰:“嗯,今晚加班。”

惜字如金,好似不願多說。

雲七七見厲雲霈的反常態度,唇瓣抿了抿:“你冇事就好,外婆說同心結可以突破限製,但目前為止我還是有些擔心。怕你……”

她這一番話下來,厲雲霈心頭顯然舒服了很多,目光灼灼地望著她。

還算她有良心,不過剛剛她在給誰打電話?還說什麼登機之類的。

一想到這裡,厲雲霈醋勁飛起,想直接問個清楚,卻因為想起雲七七早上的話,又剋製著此刻的自己。

他心臟一顫,打電話的是她喜歡的那個溫柔大哥哥嗎?

雲七七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完全不知道厲雲霈的腦子中竟然想了這麼多,吸氣道:“既然你冇事,我就回房間睡覺了。”

厲雲霈黑眸一沉,拉住她的細腕,“雲七七!”

“嗯~?”雲七七回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