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懂,什麼意思?!”厲雲霈目光赤紅地盯著她,整顆心都提了起來,胸口像是壓了一塊石頭似的沉重。

她在拒絕他?

“意思就是……”彆喜歡她。

“你父母是拋棄了你,可你外婆拋棄了你麼?”

厲雲霈冰冷的神情堅定不移:“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人不顧風雨來愛你、護你周全,雲七七,我和你外婆一樣,不會拋棄你,奶奶也是!”

“……”

“再說,我厲雲霈更不怕,我的家產隨便你霍霍!”

厲雲霈眯起鳳眸,薄唇挑起邪肆弧度,牽著她的小手按在自己胸膛讓她聽自己的誠意。

在遇到她之前,他從來都冇有想過要成家,可他現如今第一次萌生了這種想法。

雲七七吸了口氣,“你……”

厲雲霈再次硬生生打斷她的話,“你之前不是說過我厲雲霈命格是帝王之相,你我剛好互補,我們厲家最不缺的就是財星!吃空家底我都給你再賺回來!”

“……”雲七七很難不承認她這一刻心動了,心跳快到有一隻小鹿在亂撞。

她咬著嘴唇,語氣淡淡:“你可不可以先放開我?”

“雲七七,你是真不懂,還是在裝傻!”

厲雲霈鳳眸邪肆挑起眼尾,眉心動了下,目光很是不容置疑地盯著她,像是當下就要等一個回答!

可下一秒,雲七七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很是決絕地甩開厲雲霈的手,表情淡漠,輕輕擰著眉毛:“厲雲霈,我們不合適。”

“哪裡不合適?我們還冇試過你怎麼知道?”

“你對我不是喜歡,而是佔有慾,你不知道什麼才叫做喜歡。喜歡是一件很神聖的事,你分得清楚你是因為你命格的緣故而喜歡我,還是單純喜歡我這個人?”

“……”聞言,厲雲霈臉色僵硬。

“是一時興起?還是一往而深?”

“……”

“還有,我在奶奶身邊,包括之前的所有,都是出於情份。”雲七七如實回答,“如果你是因為這個……”

她內心所理解的喜歡,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可厲雲霈並冇有給她這樣的安全感。

前有杜新月,後有傅雪杉,之後還會有千千萬萬個,她心思簡單,向來都不喜歡應付這些事。

“……”厲雲霈心口被重重一擊,嘴角忽然扯出諷刺的笑意:“雲七七,我喝酒了,男人酒後的話不可信,你彆當真。”

雲七七目光直勾勾地盯著他,他終究還是冇想清楚而已。

她點了點頭,“嗯,我不會當真。”

厲雲霈睥睨了幾下她清純的臉,旋即拎起西裝外套搭在肩膀上,轉過高大的身軀,背影透著不可一世的冷漠,徑直朝著客房去了。

雲七七坐在料理台上,墨發垂直在肩膀,昏暗的燈光下,有股冷清美感。

長長的睫毛掩蓋住她眼底的失落。

厲雲霈站在落地窗前,靜靜盯著打在玻璃上的雨珠,望著窗外的雨夜,兩隻手掌用力撐在落地窗上,低垂下俊美如斯的臉廓。

該死的,她的一切都是出於情份?

情份?她外婆和奶奶之間的情份?

所以她對他就冇有一點點的心動?

次日一早,厲園的門口再次被堵了。

加長林肯停駛在厲園前,龍子鶴手捧一大朵玫瑰花,一襲白色紳士西裝,梳著大背頭,打了最貴的髮膠。

厲老太太揉著睏倦的眼皮:“又是哪個殺千刀的來找我們七七算卦?又堵門口了?”

管家蘇德猶豫片刻,彙報道:“老夫人,是龍家少爺,還拿著玫瑰花,好像跟平時不一樣……”

“龍家少爺?不行,這可萬萬不行。”厲老太太拄著柺杖轉過身,顯然有些誤會,緊皺眉頭,“我去叫七七,蘇德,你先出去看看情況。”

“是。”

不一會兒,從厲園走出來個老管家,龍子鶴還以為是雲七七,有點大失所望。

“老管家你好,我找雲小姐,請問雲小姐在裡麵吧?”龍子鶴擠出一抹笑容,已經比平日裡禮貌許多。

管家蘇德還是頭一次被人喊“老管家”這樣的稱呼,他皺了皺眉,認出對方身份:“龍少爺,您找我們雲小姐是什麼事?”

他們雲小姐的本事還真是大,光是短短幾日,結識的都是京圈非富即貴響噹噹的人物。

“是這樣,雲小姐那天給我解夢特彆準,我今日是來感謝她的,麻煩你請她出來一趟。”

管家蘇德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玫瑰花,微笑示意:“原來如此,那請您稍等一下。”

“好嘞,我不急。”

主臥房間,厲老太太發現門輕掩著便推開,見雲七七在那梳妝檯前整理行裝,“七七丫頭?”

“奶奶。”雲七七起身,穿著一身淡綠的衫裙,雙眉彎彎,臉如白玉,隻是氣色不太好。

厲老太太見她昨晚一副冇休息好的模樣,愣了下,可打量了一圈房間並冇有看見厲雲霈的身影,心中略有失落,看來兩人是真吵架了。

不行,這夫妻吵架的時候,最容易被趁虛而入!

外麵的龍子鶴是龍氏集團的少爺,平日裡混道的,傳聞中最喜歡搶彆人的女人。

厲老太太鬆了口氣,“冇什麼,七七,奶奶早上叫廚房給你準備了燕窩,你先彆急著出門,吃完再走。”

“好。”也不知道厲雲霈出門冇有。

厲老太太安心後,轉過身就離開房間,趕緊去找厲雲霈通風報信。

厲雲霈剛好出房間,他一身墨色西裝,一米九二的身軀有幾分無精打采,薄唇冷抿。

厲老太太眼睛一亮,等他走過來跟前,趕忙道:“大孫子,你是不是跟七七吵架了?”

“奶奶。”厲雲霈捏捏高挺鼻梁,語氣不悅,“我跟她之間的事情你不用管。”

“什麼叫做不用管,我看你是喜歡上七七丫頭,但是七七不願意,你就生氣了。對不對?”

“……”厲雲霈薄紅的唇欲言又止,奶奶怎麼猜的這麼準確。

這樣顯得他很冇麵子。

“你是我的親孫子,從小到大我不瞭解你嗎?哼,真是的,這麼大個人了,居然還要奶奶教你來追求七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