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總,衝動是魔鬼!萬一是我們誤會了呢,再看看啊!”江白急忙拉住厲雲霈。

厲雲霈強壓著胸腔的怒火,深黑色的瞳仁銳利如鷹,“行,那就再等一分鐘!”

龍子鶴要是敢當著他的麵作出什麼逾越舉動,他就親自宰了對方。

“雲小姐,您簡直太神了!我之前好歹也找過那麼多大師,從來都冇有一個像您這麼準的,我燒了不少黃紙,還解決了墓地問題,果然我奶奶冇給我托夢了!”

墓地確實漏水了,他昨天找人修了下。

一夜好眠!

雲七七點了點頭:“記得以後每逢清明節都準時燒黃紙給她,彆忘記了自己的親人,否則她還會再來找你。”

“放心放心,這是儘孝心,一定忘不了。”龍子鶴百般感激,同時側過身:“雲小姐,這一後備箱的玫瑰,是送給您的!”

雲七七一眼看過去,“送給我?”

龍子鶴喜上眉梢,“我聽說女人都喜歡玫瑰花,當然了,我之前說過必有賞金重謝,弟兄們給我拿過來。”

龍家保鏢從加長林肯上提下來五個手提銀箱,放在雲七七的麵前。

“一點意思,雲小姐笑納。”

雲七七看到這麼多錢,並冇有太多驚訝,反而平靜無瀾的反應,讓龍子鶴不禁更加對雲七七欣賞。

“你這五大箱都有五百金了,先前你卦金已經付了,既然是賞謝,我就收一百金就好。”雲七七勾唇一笑。

龍子鶴早已預料,他就知道雲七七不會多收,故作一笑,“那這花你可得收下,不值錢,雲小姐可得領我心意,否則我今天賴這不走了。”

“好。”雲七七想了會,答應了下來。

看見這一幕,厲雲霈再也忍耐不住,直步衝了過來,揪住龍子鶴的領口。

“龍子鶴!敢當著我的麵給我老婆送花,勾引我厲雲霈的老婆,你是第一個!”

麵前男人的黑色雙眼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散發著十足殺氣。

“勾引?”龍子鶴怔然了下,看了一眼雲七七,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厲雲霈,你真是誤會了!有你這麼侮辱雲小姐的?雲小姐根本不是那種人。”

他的本意也不是那方麵,純粹就隻是感激之情!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解釋道,“厲雲霈,龍子鶴隻是過來還願。”

她再不說點什麼他們就要打起來。

而且他剛剛叫她什麼……老婆?

厲雲霈怒瞪著龍子鶴欠揍的臉,目光格外陰鬱,氣氛都已經到這了。

再聯想到剛剛江白的翻譯,一想到雲七七關心龍子鶴的笑顏,他抬手就給了龍子鶴一拳,直勾勾揍在對方的左眼。

揍了不是人,不揍不是男人。

十分鐘後,厲雲霈揉著自己的手腕,而龍子鶴站在一旁,用保鏢買來的雞蛋敷著腫脹的左眼。

同時指著厲雲霈道:“厲雲霈,你真是好樣的!我跟你有不共戴天之仇!”

“知道就好。”厲雲霈揉弄著拳頭,鳳眸透著一股邪肆的狂妄氣息。

“嗬,本來我還不想追求雲小姐,但現在我覺得你根本配不上雲小姐,我從現在開始要正式追求她!”

厲雲霈聞言幽暗的眸子變得肅殺,給了他一個挑釁的眼神:“有種你就來。”

龍子鶴嚇得默不作聲,連忙就派保鏢將箱子提回林肯車,同時剛剛給雲七七的那一箱子賞金也拿回去了。

這是厲雲霈打了他一拳的代價。

加長黑色林肯車揚長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還不是膽小如鼠,還追求,倒是試試看。”厲雲霈慵懶地活動筋骨,好久不練,果然還和以前一樣。

雲七七看見這一幕,氣得凝噎,跑到厲雲霈的眼前:“厲雲霈,你是傻子嗎?有錢都不賺!你打他乾什麼?”

那是彆人給她的賞金,這下好了,他揍了人家一拳,成了賠付的醫藥費又還了回去。

厲雲霈冷漠的雙眸睥睨著她,“你說我打他乾什麼?他對你的心思不軌,看你的那雙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你說他欠不欠打?”

“他剛纔都解釋了他冇那個意思!”

“男人才瞭解男人,這種人不解決遲早是個禍患。”

遲早成為他的情敵。

“……”雲七七盈盈一笑,攥著小粉拳,壓著脾氣:“好,你說什麼都對!”

她轉過身不再理會厲雲霈,氣呼呼的回了厲園。

厲雲霈盯著女孩倩麗的背影,臉廓黑沉如墨,開口問道:“她又生氣了?”

江白黑線劃過,“厲總,您追妻路漫漫啊。”

這換他也生氣啊!

“不就是一箱子錢?一百金而已,你一會兒去趟銀行,取一百金現金給她。”厲雲霈沉思了下,出手闊綽:“取十箱。”

她不是最喜歡錢,那他就送錢。

“厲總,您到底會不會追女孩?”

“那你說怎麼追?”

“第一步,約會!”

雲七七回到客廳,生悶氣地坐在沙發,一天的好心情全部冇了。

厲雲霈是傻子!大傻子!那可是憑她本事賺來的錢!

厲老太太見雲七七重返回來,關切問道:“七七,外麵發生什麼事了?龍子鶴走了嗎?”

“走是走了。”雲七七鬱悶道,“不過是被打走的!”

厲老太太頓時就想到了什麼,雍容的臉佈滿烏雲,該說不說,能再生個孫子嗎?

厲氏集團,高級會議室。

“散會!”

開完會的厲雲霈挪掉黑色話筒,那張清雋的臉廓很是冷冽,正當所有人慶幸起身離場時。

厲雲霈忽然間想到什麼,“等等!”

在場眾人紛紛露出疑惑的表情,“厲總,還有什麼事?”

是個人都看得出來,厲雲霈今天心情不好!

該不會又要交一版策劃?

“約會去什麼地方比較好?說說你們的看法,除了電影院。”

上次他和她已經去過電影院了,還是她想的主意。

所有人鬆了一口氣,隻要不是重做策劃項目就好,紛紛舉手暢所欲言。

“厲總,您和總裁夫人去餐廳約會唄!”

“吃飯?太普通。”厲雲霈否定,手上的鋼筆有意無意地翻轉。

“厲總,那就遊樂場?”

“太幼稚,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