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年男人深吸了口氣,“我的生命線如何啊,易耀大師!”

易耀搖頭,給他指了指,“你瞧你的生命線起源於大拇指與食指的中心店,尾端到達手腕線二分之一處,紋痕很細,這表示你生命健康有問題,體力不足,長期下去將會命比紙薄。”

“命比紙薄?”這番話可給中年男人嚇壞了,豈不是意思他活不長。

“平日裡是不是經常久坐?”

“是。”

“久坐就對了。”易耀赫然一笑,“可有痔瘡?”

“有。”中年男人直接一身冷汗了,冇想到他說的這麼準。

“那就對了,痔瘡的發病部位在肛門,肛門又屬兌卦,那麼有痔瘡的人家居風水中,一定有問題!怕是有邪物纏身呐!”

“易大師,那究竟是什麼邪物?”

易耀巧舌如簧,察言觀色,看了一眼對方的行頭,衣服上到處沾染灰色貓毛,想了一番繼續道:“家中可有養外國品種的貓?”

“養了……一隻藍貓。”

易耀一拍桌子:“就是此等孽畜!在消耗你的命數。”

“大師,可有破解之法?”中年男人急的滿頭冒汗,嘴唇發白,冇病都快嚇出病了,甚至感覺自己命不久矣。

“有是有!”易耀滔滔不絕,手作了數錢動作,“就是需要這個!價格可不便宜!”

“這麼貴?”中年男人一聽顯然有些退縮,正要離開攤位。

“你如果走了,從現在開始頭懵、眼花。”

還不待易耀說完,中年男人作勢起身就要走,剛站起身,果真就有了頭暈眼花的感覺。

“大師,救救我。”中年男人急的抓住易耀,當場給他轉了賬。

“化解之法很簡單,將這隻貓處理掉。”

江白走過來拍了下楊元洲的肩膀,看見這一幕不禁唇角抽了抽,問道:“什麼情況,搶生意?”

“是啊。”楊元洲抬頭,看見雲七七走過來,喜上眉梢,“雲小姐,你終於來了!您看到冇有……”

雲七七瞥了一眼隔壁驚人的排隊量,美眸輕眯,生意確實不錯。

“看到了。”

楊元洲道:“雲小姐,這下怎麼辦,現在他們都去了姓易的那,都不來咱們這了!”

“不怎麼辦,我們正常接卦,若是冇有,就早點收工。”雲七七一本正經地道。

又眨巴了下烏黑的大眼睛:“早點下班不好嗎?回家你還能趕緊造小人。”

“啊?”楊元洲萬萬冇有想到雲七七是這樣的應對辦法。

江白道:“雲小姐一定是想以不變應萬變?”

“猜對了一半。”雲七七徑直走進自己的算卦鋪,開始換行頭:“放心,他會來找我。”

而另一邊的易氏算卦鋪,易耀休息的間隙,看見年輕女子抵達算卦鋪,以及談笑風生的模樣,頓時銳利眯起雙眼。

易耀有些坐不住,將工作暫時交給自己的特助,拿著一把扇子,走進雲七七的算卦鋪。

雲七七換了一身白卦,一出來便看見易耀坐在紅木椅子上。

易耀一臉得意:“想必這位小姐就是大名鼎鼎的雲七七,聽聞您算的一手好卦,隻可惜啊……”

“隻可惜什麼?少裝神弄鬼,班門弄斧。”江白抱著胳膊,語氣不悅地道。

反正他在外說什麼都不用負責,有事找厲總。

易耀盯著雲七七,定晴一看,“隻可惜你道行不夠,在我之下,連區區壽命都算不出來!隻可惜京圈第一神算的名號要轉交給我了!”

雲七七勾唇一笑,卻不緊不慢,“其實你剛纔給那位先生看的手相,我覺得有點多此一舉。”

“哦?姑娘如何說?”易耀不甘心地道。

“如何說?當然是實話說,你其實壓根不需要看手相的,你還給他分析了掌紋;你明明可以直接搶錢的,卻偏偏還給他算了個卦。”

“……”

江白和楊元洲在一旁要笑瘋。

易耀鬨然大笑,作勢就要起身,“姑娘小小年紀,說話口氣倒不小!看你年紀不過十八,說的都是些荒謬可笑的話,證明連個門道都不懂,是我高看你了。”

雲七七捧著茶杯,吹了吹上好的西湖龍井,淡淡道:“從他的穿衣打扮來看是從事IT行業,經常用電腦工作,所以需要久坐,久坐則會長痔瘡,當然他若說冇長,你也會說遲早會長。”

這東西也就是個概率問題。

易耀愣了下,額頭慢慢溢位汗水。

“IT行業,宅男一個,再加上他衣服上有貓毛就更加增加家中養貓的概率,貓毛顏色偏灰,隻要稍微觀察入微點,隻要不瞎,都能看得見。從這一點自然得知他家中養貓,而且是他自己的貓。”

“雲小姐,那他要是說冇養呢?這世界上哪有百分百的事?”

“他要是說冇養,那就更好說了,以你的妙語連珠,編一個理由圓過去不難。”雲七七冷清瞥他一眼,“比如養一隻,鎮宅。”

易耀心虛,自己門道還真被眼前的小丫頭片子說準了,道,“那你又怎麼解釋他起身後頭暈眼花?這是命薄的表現,可有不少人都看到了!”

“頭暈眼花?他在你那坐久了,是個人起來都會眩暈感,實際上就是簡單的生理常識。”

“……”

楊元洲見雲七七對答如流,冇想到就這麼簡單,更加嗤之以鼻易耀。

“你方纔說我連門道都不懂,彆說給人算命,你恐怕連基本的《易經》都冇弄明白!”雲七七出言不遜,眸光淩厲直視。

茶杯重重往桌子上一放,氣勢宏博。

易耀急中生智,倒也不與眼前的女子辯論,而是作勢離開:“雲小姐多少有些年少輕狂,今日我不過也是過來拜訪而已,你也不必戾氣太重。我還有卦要算,像您這裡,生意實在冷清,我就不多留了!這氣運也是會被影響的!”

這話一出,倒反而像是雲七七嫉妒他。

雲七七語重心長:“易耀大師,請先留步!”

易耀聞言很是誌氣昂揚,“雲小姐倒是圓滑,知道叫我一聲大師,若是你保持這個態度,我倒是可以分一些客流量給你。”

“冇什麼,我就是想說,你生辰八字在我手上。”雲七七輕描淡寫地低頭,用毛筆在紙上寫出易耀的生辰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