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呀,我好像忘了我要說什麼了!”

雲七七驚訝地喊了一聲,似乎也意識到不妥當,捂著臉害羞結巴:“等、等我想好了再來找你……”

厲雲霈俊美如斯的臉廓泛起危險,見她就要逃跑,迅速將她一把拽住懷裡,低垂著黑眸,濃欲盯著她。

“勾引完了就想跑?這就是你道歉的誠意?”

她竟然敢忘。

雲七七巴掌大的小臉陷入糾結,猶豫好一陣:“好吧,那我隻有一個問題,你、你喜歡我嗎?”

她心跳一下又一下,十分誠懇地望著眼前男人的俊臉,她真的很想知道這個答案。

厲雲霈偌大挺拔的身軀瞬間僵硬,他目光猩紅,緊緊鎖著眼前女孩的臉……

下一秒,男人薄唇輕啟,落聲道:“喜歡。”

雲七七見他冇有絲毫猶豫,皺著眉,不高興道:“是哪種喜歡呀?該不會是喜歡我的錢吧?”

“……”

厲雲霈一陣緘默,心底不知道有多好笑,寵溺地掐了掐她的臉蛋。

雲七七痛叫了一聲,雙眼埋怨地盯著厲雲霈:“你再掐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不掐,還不是看我媳婦太可愛。”男人停手,挑眉繼續追問,“雲七七,你能有多少錢?”

這傻丫頭,怎麼會覺得他是看上她的錢呢?

雲七七迷迷糊糊伸出五隻白白的爪爪,“我一個月的存款這個數!”

50億,她各個公司一個月的進賬。省著點花的話,呃,是有的吧!

“哦?才五千萬?”厲雲霈抬起她的下巴,眯眸輕笑:“看不出來算卦還是挺掙錢的。放心,我不喜歡你的錢,那可是你辛苦攢的小金庫。”

“那你對我的喜歡到底……”雲七七又重新回到了這個問題上。

厲雲霈目光深邃,聲音撩撥,“男人對女人的那種喜歡。你說,是什麼?”

雲七七傻乎乎地問:“是什麼?”

“全世界的男人對心愛的女人隻有一種喜歡,負距離的喜歡。我這麼回答,夠不夠直白?”

厲雲霈反射弧比較長,這一刻也領悟到了那天雲七七對話之間問他的問題。

究竟是一時興起,還是一往而深?

他的回答當然是後者。

“七七,你呢,你喜歡我嗎?”厲雲霈實在忍不住要問她,酒後吐真言,她不會再像上一次躲避了吧?

雲七七的注意力莫名被他的拳頭吸引,觀察到他的手背有些發青。

厲雲霈心急如焚,見她不說話,急忙催促:“七七。”

“你的手受傷了。”雲七七語氣傷心地道,給他吹氣:“呼、呼、呼。”

現在是關鍵時刻,厲雲霈哪裡顧得上這個,想要讓她注意力拉回來:“七七,那不是重點,你喜不喜歡我?”

眼前的小妖精簡直太折磨他了。

“那你說,你這手是怎麼傷的?”

“白天揍龍子鶴了一拳,你忘了?”厲雲霈快問快答,內心那叫一個焦灼。

雲七七恍然大悟地想起來,下一秒一臉嚴肅:“我要給你治好。”

“治好?”

厲雲霈不太理解她說的治好是什麼意思,再說這一點傷對於他來說不算什麼。

雲七七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三根銀針,夾在指縫間:“鍼灸,一針治所有,三針永不超生!”

厲雲霈整張臉都冷峻如冰,正欲往後退步,可眼前的女孩信誓旦旦:“隻要讓我給你治好,我就告訴你,我到底喜不喜歡你。”

聞言,厲雲霈咬牙切齒,硬著頭皮將手背給她。

“你紮吧!”

雲七七眼中燃起興奮的光澤,以掩耳不及盜鈴之勢,又掏出三根銀針,等厲雲霈後悔時已經來不及了。

整整六根銀針紮在厲雲霈的手背上,猶如刺蝟的背。

厲雲霈緊閉雙目,強忍著劇烈的痛楚,殷紅的薄唇緊繃:“七七……”

額頭晶瑩的汗珠順著他的臉頰落下。

睜開雙眼後,隻見雲七七已經趴在沙發上睡著了,白皙小手手還墊著自己的下巴,翹鼻粉紅,漸入佳夢。

“……”厲雲霈晴天霹靂,他究竟為什麼會上她的當?

就在這時,擺放書房桌上的筆記本,發出紅色警報音。

“滴滴滴。”

厲雲霈妖冶的麵容透著冷厲,無暇顧及手背上的銀針。

他疾步生風地衝到筆記本電腦前,目光幽沉望著螢幕——

上麵顯示著一個IP紅點,正不斷跳躍。

厲雲霈眼神如若寒冰,他一直無法定位到黑客帝國幕後老闆的具體位置,但卻研發了一種高科技技術。

那就是——當對方出現在他身邊附近的位置,警報則會響起。

上次他已經知道了對方出現在了京城。

可現在的狀況……代表著黑客帝國的幕後老闆離他越來越近。

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響了。

怎麼又響了?對方來京城到底有什麼任務?

厲雲霈目光四處蒐羅,雕琢深邃的臉廓略帶冷硬,最終視線定格在沙發旁雲七七掉落的老式古董手機上。

太陽升起,清晨。

雲七七在房間內醒來,宿醉後腦子昏沉,她剛睜開睫毛,便看見厲老夫人坐在床邊。

“七七丫頭,你終於醒了,可把奶奶擔心壞了,還有哪兒不舒服嗎?”

“奶奶。”雲七七坐起身來,敲了敲腦子,恢複一如既往的冷靜,“昨天晚上我怎麼了?”

厲老夫人捂唇偷笑:“昨晚你喝了米酒,醉的不省人事,聽瑤瑤還有小葉子說,你纏著雲霈讓他陪你睡了一夜。”

“……”雲七七麵孔驟冷,這像是她會乾出來的事嗎?

她昨晚是去書房找厲雲霈前有多緊張,居然忘了自己根本不能沾酒這一茬!

“你們夫妻感情好,奶奶自然也是不敢插手的,奶奶心底是著急抱曾孫,但你們也不要有壓力,一切都要順其自然。”厲老太太笑嗬嗬道。

“奶奶,厲雲霈呢?”雲七七急忙抓住厲老太太的手詢問。

“雲霈他在樓下等你,說是今早要親自送你去算卦鋪。”

雲七七聞言臉上泛起紅暈,想也不想就掀開被子下床去收拾。

三十分鐘後,厲園外麵。

雲七七剛一出來,第一眼便看見了黑色邁巴赫前站著的矜貴男人,身材筆挺,像是行走的衣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