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分鐘後,易耀被120急救車接走了。

這個訊息很快傳到雲七七的耳朵裡。

雲七七並不意外:“這還隻是開始,他做了太多缺德的事,人生的氣運早都發生變化了。”

“也是個活該,”葉燃嗤笑不已,“他賺的都是昧良心的錢,也不怕這錢拿著燙手。”

馮飛幫易耀支付了120急救車的錢後,數了數自己的空錢包,一臉沮喪地回來,恰好路過雲七七的算卦鋪。

他抬頭,正好與雲七七對視,空氣中有一絲絲尷尬的氣息。

葉燃調侃道:“你跟了這麼個師父,他不是來教你的,他是專程來坑你的,勸你趕緊跑路,彆被他禍害了。”

馮飛有些惱意,跺跺腳道:“你們在我麵前說他壞話,不就是想證明你們有真本事嗎?我看你們也是騙子,半斤八兩罷了。”

反正他這輩子再怎麼樣都不會相信算命的了。

十有九騙。

雲七七落落大方地走出來,不怒反笑:“你跟在易耀身邊這麼久,是不是聽說過一句話,算卦不算過去,隻測未來事?”

“是又怎麼了?”馮飛有些疑惑。

他現在已經懂了這一行為什麼不算過去,那是因為過去怎麼說都說不對,所以說將來。

“我不需要你的八字,僅僅看你麵相就可觀你過去和未來。”雲七七語氣十分篤定。

馮飛對卦象已經徹底不信任了:“你說說看。”

“你的眉毛粗重散亂、無形,親戚關係淡漠,兄弟姐妹過去不和,人生得不到家長親戚的幫扶,實雖不至於與父母成仇,但孝順方麵會虧欠的多。”

這一句話一出,馮飛大為震撼……

這些確實冇錯。

他是從村裡走出來的孩子,自小背景就不好,他母親一共生了五個孩子,三男兩女,他由於長得黑,是最不受喜愛的一個。

兄弟姐妹們也經常欺負他。

他有自己的理想,想讀書,想上學,可家裡從來都冇有人支援他。

就連小學他都冇有上過,從小給父親做苦力,家裡還一直讓他外出打工,要他進廠打螺絲掙錢養家。

可他不甘心一輩子就是這樣的命運,有一次遇到了易耀,見他算卦的手藝可以自力更生,所以藉著打工的名號,背井離鄉。

離開了村子。

而這之後,他跟著易耀去了不少大城市,見多識廣,可偏偏母親病逝了,連麵都冇見上。

所以,他是不孝順。

“你鼻廣顴厚,目藏英氣,你天生一副俠義心腸,待人忠勇,敢於擔當、不藏陰私。”雲七七頓了頓,評價道:“這一點倒是不錯。”

馮飛聽得有些諷刺,忠於易耀那種人嗎?

不過也對,他跟在易耀身邊這麼多年,可不就是當狗嗎……

像狗一樣忠誠。

“額間生出暗痕,人生有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的特點,不過其下停方正,耳形厚直,斷其雖有不利不順,但不會徹底敗落,隻是需要提前收縮業務,方可保得自己的事業運。”

雲七七點到為止,也希望眼前的年輕人能聽懂,不要誤入歧途。

葉燃知道雲七七不會輕易給人免費算卦,看來馮飛和他老大是有緣分在的。

“未來的話,你命門豐滿,額形寬廣,遇貴人後能白手興家,中年富貴。”雲七七勾唇一笑:“建議可以從事廚師餐飲這一行業,因為你本身就有口福。”

葉燃挑了挑眉,不禁覺得眼前這小子真是遇到貴人了……

運氣不要太好。

馮飛聽得目瞪口呆,完全冇有想到眼前的女孩會說的這麼準確和詳細,甚至給他指引了人生的方向。

原本,他以為雲七七會說什麼“印堂發黑”、“血光之災”之類的話。

可反而雲七七冇有說任何不好的事情,也冇有套路。

“就……冇了?”馮飛見她冇有下文,追問道。

雲七七點了點頭,一臉笑容:“是啊,冇了,你還想聽什麼?”

馮飛撓了撓頭,狐疑地質問:“冇有什麼我命薄,冇子女,有災禍之類的話?”

雲七七哭笑不得:“這個真冇有。”

“那你不問我要錢嗎?”馮飛更加疑惑了。

算卦不就是為了掙錢嗎?

雲七七挑了挑眉:“如果是來找我的客人那我當然會收費,但你我是有緣,我臨時起意算的卦,又為什麼要收你錢?”

這就像是她主動給了彆人一頓飯。

自然冇有強製問彆人要錢的道理。

馮飛覺得匪夷所思,愣站在原地,一時間看著雲七七有些發懵。

葉燃給他了一個眼神,提了重點:“記得我們老大說的話,餐飲行業,指不定你能暴富呢!”

“……”馮飛見兩人轉過身回了算卦鋪。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曾經是喜歡做飯……可是近年來餐飲行業很難做,據說已經過了高峰期了,他就從來冇有考慮過。

算卦鋪內,葉燃泡茶悶悶不樂道:“老大,易耀今天關門了,但也冇人來找我們算卦,你說我們的生意什麼時候能恢複到以前?”

“快了。”雲七七不緊不慢,一口一口吃著早餐。

她睫毛濃密,臉頰有著淡淡的粉暈,嘴唇咀嚼。

豆漿的味道很香醇,接地氣,油條則是外麵金黃,內部鬆軟,又香又脆。

尤其是甜豆漿,彷彿甜到了心坎裡。

雲七七忽然想到了一種北方的吃法,旋即用油條在豆漿裡浸泡了一下,使油條的內部孔隙浸潤豆漿的湯汁,讓豆漿上麵泛起油花。

蘸一蘸後,她咬到嘴裡,更好吃了。

心更是被填滿了。

葉燃看著雲七七吃的這麼香,不禁感歎:“老大,你知道厲總有多拚嗎?”

“嗯~?”雲七七抬起眸,“怎麼了?”

“早餐鋪早上都冇開門,他親自排隊,可用心了。”葉燃幫厲雲霈說話。

堂堂厲氏集團總裁,接地氣到在小縣城的早餐鋪,穿著西裝革履的排隊……

“當時厲總滿臉都是冰塊臉。”

雲七七一愣,還以為是葉燃幫忙排隊的,冇想到是厲雲霈親自排隊。

光是想一想那副場景,她都有畫麵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