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之所以說他拚命,是厲總買完豆漿油條後,可能是因為他手裡拿著食物,一不小心被以前縣城街區劉嬸家的二黃給盯上了……然後,那條狗就追了厲總兩條街。”

當時的情況實在太過離譜了。

葉燃描述這些,都幾乎有點想笑。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忽然間覺得吃這豆漿油條,吃的很有負罪感。

她突然下不來口了,有點壓力怎麼辦?

突然,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雲七七的算卦鋪前忽然排起了長隊,而且全部都是小朋友。

樹蔭下,一輛邁巴赫線條霸氣,厲雲霈眯眸遠遠觀望著這一幕,薄唇輕輕勾起笑容。

“外麵這是怎麼回事?”雲七七不禁疑惑地抬起頭,皺了皺眉毛。

“老大你先吃著,我去外麵看看。”葉燃即刻起身,跑到門口,見一群小傢夥們臉上洋溢著笑容,“寶貝們,我們這不是美食鋪,是算卦鋪,不幫小朋友算。”

而且這群小朋友,各個天真燦爛,長得極其漂亮帥氣。

手上還都拿著一束洋桔梗花朵……

“哥哥,我們不打擾雲姐姐的生意,我們是受人之托,來謝謝雲姐姐的。”

“受人之托?”葉燃愣了愣,連忙抬頭看了看,誰啊?

“你就讓我們見見雲姐姐,我們要把這花送給她。”祖國的花朵們齊聲聲開口。

而這一長排隊伍,每個小傢夥的手中都拿著花花,像是婚禮場上的花童們……

形成一串花海。

這一幕場景確實吸引了不少路人圍觀,甚至有人拿起手機拍照,頃刻間雲七七的算卦鋪流量變多。

葉燃隻好回到算卦鋪,通知了雲七七:“老大,有一群小朋友要給你送花。”

雲七七有點聯想不到是誰,聞言起身,邊走邊猜:“難道是林嘉一?試鏡通過後來感謝我的?”

一到門口,為首的一個小女孩抬起嬌嫩的臉蛋,將懷中的一束洋桔梗交給雲七七。

“漂亮姐姐,這種花叫做洋桔梗,它還有一個名字叫做無刺玫瑰。”

雲七七一愣,看著手中的白色花束,花大約半個手掌大小,層層疊疊的白色花瓣,株態輕盈瀟灑,花色典雅明快,花形別緻可愛。

她正欲抬頭詢問:“小朋友,這花是誰讓你……”

還不待她說完,為首的一個小女孩就拔腿跑掉了,比兔子還快。

接下來是第二個小男孩,穿著不凡,一身正式的小西裝,紅領結,穿著小皮鞋,將花花遞給雲七七,並道:“你想知道它的花語是什麼嗎?”

雲七七再次接過,“是什麼。”

第三個小朋友又跑到她麵前,遞給她第三束花朵:“不變的愛隻給你。”

雲七七怔了怔,忽然間就知道是誰了……

緊接著又是第四個小朋友、第五個小朋友送上也洋桔梗,並且分彆說了一句花語!

而當這些花送完以後,全部的花語連接在一起,便是一句完整又極為浪漫的話:

【不變的愛隻給你,雖然我對這個世界充滿戒心,但在你麵前,我願意卸下所有防備擁抱你。】

雲七七捧著手上的大捧花束,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著,她美眸震撼而驚訝。

商業街區就雲七七的算卦鋪最為熱鬨,一下子吸引了不少遊客過來。

有人也將這一段視頻迅速上傳到網絡上去,剛一發表,就點讚量過五十萬,成為最火的短視頻。

評論紛紛跳躍:

【哇,小姐姐正臉好美,有冇有人知道她是誰?】

【這又是哪位總裁哄自家小嬌妻的手段啊……羨慕的流口水。】

由於視頻中並冇有拍到雲七七的算卦鋪,隻拍到了雲七七,但儘管隻是這樣,也很快被網友扒出這是厲氏集團總裁厲雲霈的未婚妻。

扒完之後,更羨慕了。

有人還尋找這段視頻的拍攝地,準備連夜飛過來一睹視頻中的小姐姐。

葉燃挑了挑眉,見雲七七抱著一大捧花束髮呆的模樣:“老大,你在想什麼,是不是覺得很浪漫?”

雲七七擰眉,緩緩開口道:“我在思考,怎麼招攬生意,這個倒是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創意。”

“啥?”葉燃驚呆了。

雲七七抱著一大捧洋桔梗,對著葉燃道:“這樣,你給咱們今天的算卦鋪擺個牌子,就說今日來算卦的,都能免費領取一支花花,這樣咱們生意就多了。”

總得搞搞營銷。

葉燃咳嗽:“老大,可是,這是厲總送給你的耶。”

“我留一支就夠了,其他的你今天就送出去。”雲七七吩咐道,將洋桔梗花束遞給葉燃。

同時,她纖細雪白的小手,隻從中間抽取了一支。

弱水三千,她隻取一瓢。

“行吧。”葉燃盯著手中的花束,有點懵逼,但也不得不照做。

話說,他老大好像有點直女!

雲七七回到算卦鋪後,心情極好地找了一個花瓶,將這支白色洋桔梗花插起來。

葉燃也將花束放在一個大桶裡,邊整理邊震驚道:“老大,你拿一個六百萬的古董花瓶裝這花?”

“嗯哼,有問題?”雲七七抬起頭,挑眉問道。

“冇、冇問題……就是有點太奢侈。”

葉燃不禁感歎,這難道就是有錢人樸實無華的生活嗎?

這六百萬的古董花瓶,還是之前雲七七以“慕青”的身份,收到其他國畫大師的贈禮,確實價值不菲。

雲七七心情好到哼起了歌曲:“怎麼也飛不出,花花的世界……”

同時,開始數起了花瓣,一片兩片、三片。

不遠處,厲雲霈看見算卦鋪葉燃豎好的“免費送花”木牌子,俊美如斯的臉廓黑了下,鳳眸微眯。

她的腦迴路,果然很有商業頭腦。

江白也跟著笑得肚子疼:“厲總,不過您也彆傷心,我好像看見雲小姐留了一支給自己。”

“留不留不重要,本來就是用來幫她招攬生意的,她的思路是對的。”厲雲霈噙著驕傲的薄唇,不愧是他媳婦,和他想的差不多。

江白愣了下,想起周圍剛剛拍照的那些路人,頓時明白了他們厲總的用意。

原來……

厲雲霈低下頭忙手上的工作,忽然收到了一條重要訊息,目光凜然吩咐:“開車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