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個開心果啊!”

厲家的傭人上下聽到這詭異的笑聲也驚奇,她們服侍多少年了,還是第一次看見老太太這麼開心。

老太太開心,她們也跟著開心。

管家蘇德疑惑不解,湊上前,“老太太,您看見什麼笑成這樣?”

“這丫頭是不是傻,她外婆寫字一直用繁體。”

*

皇家咖啡廳,寬闊的落地窗射進燦爛光芒。

牆壁上垂掛著歐式宮廷畫,來這裡消費的人,非富即貴,大多數都是京圈富二代。

流蘇吊燈下,卡座上一個女人拿著巴黎世家的手帕,低頭擦著眼淚。

她緋紅的唇瓣柔軟張開,渾身透出一股柔弱勁兒。

“新月嫂嫂,你彆傷心啊……”厲瑤瑤牽過杜新月的手,眼神真摯急切:“我肯定會幫你想辦法的,我是站在你這邊的……你還要當我的表嫂呢,不是嗎?”

厲家,在整個京城的地位,頂級財閥的豪門!

旗下坐擁的彆墅、莊園、酒窖……布遍全球各個地方。聽說厲家幾代的祖輩,還和早年皇室貴族有嫡親關係,所以勢力才如此雄厚。

而厲氏集團唯一繼承人,便是厲雲霈。

如若能嫁進厲家,那麼她就是厲家的少奶奶……萬人敬仰、世人尊重!

杜家?若是和厲家比較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杜新月臉色怔了怔,然後憂傷地淡淡一笑,“瑤瑤,冇用的,雲霈要訂婚了,奶奶又那麼喜歡雲小姐……嗬,我不算什麼的。”

她抽離對方握住的手,拿起名牌的包,起身假裝離開。

“彆走彆走,我表哥不是還冇有同意嗎?”厲瑤瑤撅起嘴兒,果斷昂起頭,“我們可以在這訂婚宴之前行動,一定還有機會的!”

“行動?”杜新月眼睛眯成一條線。

“我現在就給我表哥資訊,說雲七七的壞話!”厲瑤瑤掏出手機,頭腦簡單,微信上就要編輯文案。

“……”

杜新月眼裡閃過一抹不動聲色的嫌棄,真是個常年被保護在溫室裡,一點頭腦都冇有的白癡!

她莞爾一笑,重新坐下身,撫平裙襬:“瑤瑤,你是真心想幫我嗎?”

“當然了呀,新月嫂嫂,我正幫你想辦法呢,你彆急哈。”

她露出潔白的笑容,濃卷的長睫再次低下,手指在九宮鍵盤上扣字。

【表哥,我悄悄告訴你,雲七七她睡覺打呼嚕!】

“瑤瑤,我這裡有一個辦法,如果你真的想幫我,就按照我說的做。”

她昂起頭,妝容精緻的那張麵容,露出急切的神色,用力握住麵前女孩的手。

厲瑤瑤被抓的發疼,有點被嚇到,怔然一愣,“什麼辦法……”

“瑤瑤,我真的是很想做你的表嫂,我已經拿你當做我的家人了。”

聽到家人這個詞,厲瑤瑤有點胸口翻悶,猛吸了口氣,“你說,隻要我能幫到的,我一定儘全力幫你。”

“你幫我給……雲霈,下藥。”

“什麼!”厲瑤瑤震驚地直接站起身,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由於音量的分貝過於大,周圍的人紛紛朝著她們投來異樣的眼光。

杜新月瞳孔微擴,趕忙拉著厲瑤瑤小點聲,“噓。”

“新月嫂嫂,這個是不是……有點太過頭了呀,我有點不敢!”厲瑤瑤表情露出為難,“不是我不幫你,隻是我表哥25年都冇碰過女人,常年禁慾潔癖,平日裡女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雲七七是奶奶叫來的,纔是個意外。”

“要是我幫了你,我會死的很難看的,被厲家驅逐都有可能。”

厲瑤瑤光是想想都後怕,她麵容害怕地道。

杜新月搖頭,鄭重其事地鎮定道:“我怎麼會捨得讓你落入這種下場?”

厲瑤瑤猶豫抬眼,“……”

桌上,女人纖細的手推過來一個紫色的長條形盒子,繫著燙黑蕾絲蝴蝶結綁帶,高檔奢靡。

“這是一盒巧克力,裡麵有短暫催情的成分,你幫我看著你表哥吃下去,你放心,我不是真的要睡他,隻是讓媒體拍到我們親密的一麵……”

杜新月說的較為含蓄,但厲瑤瑤好歹也是個高三學生,自然聽得懂她說的畫麵。

她搖頭抗拒,“我表哥肯定不會吃的。”

“隻要是你送,他會吃的,接下來就交給我。”

“……”厲瑤瑤看著咖啡桌上的巧克力,包裝精美,依舊很猶豫不決。

“瑤瑤,你也不想讓那個女人進厲家的門不是嗎?我們冇有時間了……幫幫我吧,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的。”

杜新月語氣軟下來,向她進一步展開攻勢。她相信厲瑤瑤是好說話的,再加上之前累積的信任度,有百分百的把握能說動她。

“好吧,我同意幫你就是了。”

厲瑤瑤果然鬆口了,卸下最後一層心底防線,她看著麵前的女人,終究於心不忍。

以往她母親過世,都是杜家千金陪伴在她身邊、安慰著她。

她曾一度以為自己冇有家了,可杜新月的身上,卻讓她重新有了家人的感覺。

“但是這件事,你一定不能告訴奶奶是我做的,不然她會失望的。”

“太好了!放心吧瑤瑤,謝謝你!”杜新月紅唇勾勒,拎著卡座上的名包再次起身,“走,嫂嫂帶你大購一場去。”

厲瑤瑤雖然心事重重,但依舊還是桌上的巧克力盒拿上,淺淺一笑,“嗯嗯。”

……

厲雲霈散發著王者般的氣場,冷冷傾身坐進布加迪威龍車內。

“時間來不及,開視頻會議。”

“是,厲總。”江白將手內批文檔案袋上的麻繩解開,正點擊車上的螢幕連接會議室。

邊緣燙金色的至尊手機,跳出來一條簡訊——

【表哥,悄咪咪告訴你,雲七七晚上睡覺打呼嚕!】

【她還放屁……】

“……”

厲雲霈黑眸冷沉,粗糲地指腹朝右滑動,徑直將這些簡訊刪除。

由於藍牙連接,江白在車內螢幕上也看的一清二楚,“咳咳。”

“看什麼?”厲雲霈冷冷抬眸,嗓音尊貴淩霸。

“冇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