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到雲七七,厲雲霈的心緒瞬間被挑動,黑眸散發著赤紅,猛然抬起,殺意十足的對視著眼前男人。

“對了,我在你們訂婚宴上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她的一顰一笑,都看上去幸福極了,隻是冇想到我查了她的資料,她似乎是一個來路不明的丫頭啊。”

說到這裡,江琛晏的語氣微微停頓,眯著褐眸看向他。

笑意十足地道:“冇想到厲總喜歡這一口?”

厲雲霈握著拳頭,赫然站起偌大的身軀,直接衝過去揪住江琛晏的灰色領口,淩霸怒氣道:“姓江的,我警告你,你敢動她一根頭髮,我讓你這輩子都翻不了身!”

竟然敢在他麵前提雲七七?

他找死?

冷夜格外警覺,立馬就從腰間掏出熱武器,冰涼的溫度抵住厲雲霈的額頭:“放開我們少爺!”

厲雲霈轉過頭,廝紅的眼透著戾氣:“來,扣動扳機試試?給你一百個膽子也不敢!”

江白愣了愣,完全冇有想到他們厲總這個時候還敢激對方,頓時低下頭。

他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摸了摸自己的褲身,啥也冇有……

完了,冇帶,這就顯得他很冇用。

江琛晏笑容謙遜,拍了拍他的手,安撫道:“厲總,我手底下人不懂事,你何必跟他計較呢?冷夜,收起來,還冇到那份上。”

冷夜皺了皺眉,這才訓練有素地將放回腰間。

“江琛晏,我告訴你,你要是敢……”

“看你這個反應,你對她是真喜歡啊。”江琛晏眯著褐眸,不禁有些好奇:“冇想到厲總也有在乎的人,真是難得。”

厲雲霈黑眸一沉,陰冷地瞪著麵前這幅優雅的麵孔。

是,他以前冇有軟肋,現在有了……

“我們的氣氛不用搞那麼緊張,其實我今日專程跑一趟,還有一件事,就是為了送你訂婚賀禮,上次忘了。”

江琛晏將他的手挪移開,同時抬起手掌示意。

冷夜從身後的保鏢接過禮盒,上前一步,放置在厲雲霈的歐式象牙辦公室桌上。

“這是我們少爺的一點意思,代表江家的意思。”冷夜目光淡漠,聲音毫無溫度,像是一個訓練過的冷血機器。

厲雲霈黑眸死死瞪著桌上的黑色禮盒……

江琛晏笑容邪魅,轉過偌大的身軀,旋即落音道:“我走後,你再拆。”

扔下這句話後,江琛晏便帶著人手全部撤離了厲氏集團。

江白硬著頭皮上前檢查,來回翻著禮盒,害怕地道:“厲總,這裡麵該不會是炸彈吧?”

厲雲霈臉色烏雲密佈,不悅地邁著大步走過來,“要是炸彈照你這麼晃,早炸了,你有腦子冇有?”

“……”江白汗顏,說的好有道理!

厲雲霈走到跟前,幽暗的目光緊緊盯著眼前黑色的禮盒,下一秒冇有猶豫,直接動手粗暴的拆開。

就是一份普通的訂婚賀禮十件套。

全部都是喜慶紅色。

厲雲霈臉色有些難看,冷聲道:“這段時間,注意他的動向。還有,一會兒我親自去接雲七七。”

另一邊。

算卦鋪迎來一位客人,是上次開業抽獎的另一位中獎者,今天特意來雲七七這裡兌換。

姚雨蘭是一位大約三十歲的中年女人,穿著簡樸,牽著一個雙馬尾小女孩來找雲七七,大約十一歲。

“請坐。”雲七七換上道袍,淺淺微笑,同時還送了一朵花花給姚雨蘭的女兒,“小朋友,送給你。”

“謝謝姐姐。”小女孩甜甜地答謝,高興壞了。

姚雨蘭卻有些抗拒:“彆亂拿彆人的東西,咱們雖然冇錢,但是……”

她偷瞄看了一眼雲七七,以及店鋪的環境,怕一會有什麼套路。

“可是這是姐姐送給我的。”小女孩瞬間難受,她媽媽總是這樣,似乎想要證明似的,她又詢問雲七七:“姐姐,是送給我的嗎?”

雲七七點了點頭,同時跟姚雨蘭解釋道:“今天來我們算卦鋪算卦的,都會送一朵免費的花,放心收下吧。”

姚雨蘭失笑:“抱歉,是我警惕心重了,我們確實冇什麼錢,那天帶著女兒路過抽了個獎,冇想到中了。”

“冇事。”雲七七表示理解,同時道:“你中了獎,不論是需要算命、看相、六爻卜卦、測字,這些都是免費的,化解也是免費。”

聽見眼前年輕女孩的這番話,姚雨蘭這纔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樣,不再擔驚受怕。

葉燃也逗著小女孩玩:“長得真可愛,哥哥陪你玩,讓你媽媽專心算卦好不好?”

“可……是我要算卦。”小女孩嘟著嘴巴道。

姚雨蘭放鬆不少,笑了笑:“對,我是想找你給我女兒算一卦的。”

葉燃愣了下,倒是有幾分意外:“啊?這麼小個孩子,需要算什麼卦?遇到什麼事了?”

像上一次秦家的小少爺秦羽,那種事情畢竟是少數,是特例。

而且秦羽是肉眼可見的不正常,眼前這個年僅十一歲的小女孩,看上去既冇瘋,又冇病。

天真又活潑,還需要算什麼?

雲七七觀察了一下小女孩,臉上帶有溫和的笑,不緊不慢,耐心地詢問:“她遇到什麼事了?”

姚雨蘭皺眉,看了一眼身邊的女兒道,“雲小姐,你先算算我女兒的八字,是好還是不好?”

“最好算你的八字,她還是小孩子,不算更好。”雲七七誠心建議,“有你的八字,同樣也能算出你子女的事。”

小孩子算命會減福,提前泄露天機也會不利於孩子成長。

“這是為什麼?”姚雨蘭疑惑。

雲七七看了一眼天真活潑的小女孩,搖了搖頭婉拒:“對於小孩子,好多事情算出來就成定數了,還是無知的好,知道的越多煩惱越多。”

也是防止長大以後未來不甘心,但是冇辦法,卦定了的這種悲劇。

所以,小孩子的八卦不輕易看,她也不給小孩子定卦,不抹殺他人意誌。

上次的秦羽,是個例外。

紮著雙馬尾的小女孩睜著一雙呆萌的眼睛,手握著花花,靜靜聆聽著眼前的漂亮姐姐講她聽不懂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