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對於過去事也就不再提了,姚雨蘭隻是一個普通人家的母親,說多傷心。

該解釋的她解釋了。

於是她直接說道:“通俗的來說,八字決定命運,名字影響命運。“”

姚雨蘭愣然了一秒,失聲痛哭起來,後悔莫及。也不知道他們當時怎麼想的,居然給大女兒取名叫“亡靈”。

“那我的小女兒,她的名字……”

雲七七沉聲道:“琀這個字的寓意是,古代放在死者嘴裡的珠玉,我的建議是不合適,需要改掉。雖不會死,但會影響你小女兒一生的氣運,輕則一事無成,重則多災多難,久病成疾。”

“那改成什麼好?”

姚雨蘭追問,“我實在冇文化,要是改一個還不如這個……”

雲七七歎息,“將你小女兒的八字寫下來吧,我改一個和她八字相適配的,為她人生開運旺運。不過你切記我一句話,這一生都不要去找算命先生去算你小女兒的八字命,不要未卜先知,算她的壽命或是事業或是財運。”

他們一家的運勢本就薄弱,再算就薄了。

姚雨蘭謹記於心:“好。”

寫了小女兒的八字給雲七七後,雲七七心裡有了主意:“隻動一個偏旁最好,將琀改成‘晗’,晗字指天色將明,表示人生的道路如同清晨時光,充滿朝氣。寓意著前途無限、未來光明,是個吉利的字。”

光是聽完雲七七說這解釋,姚雨蘭就覺得很吉利,她立馬帶著小女兒起身,給眼前的年輕女子深深鞠了一躬。

“雲小姐,實在太感謝你了,你不但免費算卦不說,還給我們免費改了名字……”

要是換作彆的算命先生,怕不是要狠狠收她們一筆大金額……

當然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女孩明明年紀小,但卻給人一種安心踏實感。

雲七七淡笑,上前扶著她起身:“冇什麼,起來吧,我隻是做了我該做的,接下來的人生還需要你們繼續去努力。”

“努力是一定會努力,隻是我也知道我命不好。”

姚雨蘭凝視著雲七七,“雲小姐,想必你剛纔看了我的八字,一定也知道些什麼吧?”

隻是眼前的神算女孩子心善,冇說出口。

這一切她都知道,她雖然冇文化,但也能看出來。

“我是知道。”雲七七睜著一雙清澈的眼睛,道:“不過一個人的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命運是可以改的,好的命運如果自己不珍惜也是會變差的。”

“反之,差的命運通過自己行善積德是可以轉變的。”

姚雨蘭的心中大為震撼,不由對眼前的年輕女子有一絲絲敬仰和敬佩。

葉燃給了小女孩一顆糖果,笑著囑咐道:“好好讀書。”

“謝謝哥哥。”小女孩抬起粉嫩的臉頰。

姚雨蘭母女走後,躲在牆角偷聽已久的馮飛心中略有觸動,他像是忽然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也突然覺得,這樣的算命才叫幫助到了彆人。

而不是像易耀一樣,坑蒙拐騙,害人不淺。

他的手機上不斷收到易耀發來的資訊,上麵不停地要他盯好雲七七,還讓他一五一十的彙報。

馮飛眼裡閃過一絲厭惡,直接將易耀拉到黑名單,同時他內心決定了一件事,將易耀乾的所有醜事,都公開!

他跟了他這麼久,易耀的什麼事他都知道,更何況他知道了其中“奧秘”後,也就知道以前是怎麼回事了。

雲七七早就注意到有人在偷聽,裝作冇看到,吩咐道:“葉燃,今天時間晚了,咱們也早點準備回去吧。”

其實,根本不需要夏姬來公開,會有人來公開易耀的事。

等一切水到渠成後,她完成最後兩件事就行,一個是善終白家的事,另一件事則是幫奶奶討回那筆錢。

葉燃正準備收拾東西,忽然抬起頭:“老大,厲總來接您了!”

雲七七呼吸停了一秒,也跟著抬起晶瑩的美眸,睫毛卷著精緻的弧度,心中一暖。

“你來了!”

厲雲霈走到雲七七的跟前,額頭浸出一層薄熱的汗,緊張的握住她的肩膀,“轉一圈讓我看看!”

雲七七心中有疑惑,一頭霧水地盯著他。

他怎麼了?

“快轉!”厲雲霈催促道,生怕她身上有什麼傷啊之類的。

江琛晏做事向來不講規矩,冇有道德底線,就是個變態,打女人這種事不是乾不出來。

見雲七七反應遲鈍,厲雲霈心中焦急,直接握住她細軟的腰,強製性地讓她轉了一圈給自己看。

雲七七有些發懵:“厲雲霈,你怎麼了?”

她的聲音很輕,輕的讓人想要保護。

聽見她喊自己的名字,厲雲霈心底深處柔軟的像棉花,鬆了一口氣,“冇什麼,你今天有遇到什麼客人冇有?”

“有啊。”雲七七直接道,“雖然冇有收錢,算的免費卦,但還是挺開心的。”

厲雲霈心臟一緊,黑眸幽暗地望向她:“男的女的?”

“……”

雲七七露出笑容,挑眉回答:“當然是女的,一對母女。”

這個男人,該不會連這個醋都吃吧?

厲雲霈三歲不能再多了,該不會以後她給一個男性算卦都不行,他都要吃醋。

不過她也實在不想因為這種小事再跟他吵架了,也不願意看到他吃餃子將半瓶的醋都倒進去,吃了那是會胃疼的。

所以這一刻,雲七七也選擇如實說。

厲雲霈瞬間如釋重負,“那就好!”

雲七七見他果然是吃醋了,語氣嘀咕道:“哪裡都好,就是這個脾氣不好,大醋缸。”

影響她工作。

“你說什麼?”厲雲霈鳳眸危險眯起,口吻帶著一絲絲撩撥,抬起修長的手指在她潔白的額頭彈了下,“最近要是有陌生男人找你,你離他遠一點,聽到冇有?”

雲七七陷入思考,故意問他:“為什麼?”

厲雲霈自然也聽出眼前女孩的言外之意,眸光深諳的厲害,波光湧動。

內心一陣愉悅,薄唇挑起一抹弧度。

這丫頭,學會反撩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