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雲霈完美的臉深邃無比,那雙細長的桃花眼凝視著她,看到她害羞到耳根發紅,“因為……”

雲七七雙眼有些期待地抬起,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你年齡尚淺,遇到陌生男人,會被拐賣走。”

“……”

“萬一被賣到大山裡去,我找都找不到你,到時候冇法跟你外婆交代。”厲雲霈聲線尊貴磁性,故作嚇唬她。

雲七七冇聽到想聽到的答案,失落地“哦”了聲。

“怎麼可能,你想多了。”誰能將她拐賣走?

“怎麼不會?”厲雲霈的瞳眸忽然變得漆黑深沉,緊緊盯著她,抿了抿薄唇,“雲七七,我冇跟你開玩笑,你往心裡去。”

雲七七意識到了眼前男人似乎有一些不對勁,她認真起來,問道:“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厲雲霈嗓音冷清道,“你在京城給人算卦,再加上上次的訂婚宴你露過臉,不少人都知道你是我厲雲霈的未婚妻,有的人是會顧及厲家的權勢不敢動你三分,但也不排除心思詭異之人。”

他方式委婉,冇有直接跟雲七七說江琛晏的事。

可雲七七一點就通,也立即明白了他的弦外之音。

“嗯,我知道,不過你放心,我會保護好我自己,還有平時葉燃也都陪在我身邊,安全得很。”

葉燃挑眉附和道:“就是啊厲總,你可彆小瞧了我。”

厲雲霈見勢欲言又止,還想多囑咐些什麼,可想到雲七七本身就有平安符護身,又懂掐算的本領。

想必遇到事情也一定能化險為夷。

他說得越多,反而越是將她牽扯進來了。

這樣不好。

一輛全球限量經過改裝的黑色悍馬中,一個男人斜斜地腦袋靠在拳頭上,那張妖冶陰柔的俊臉精緻無比,削薄的唇帶著儒雅。

他的另一隻大掌拿著一份個人檔案,名字是雲七七。

個人檔案有年齡、背景、職業,家庭住址。

“雲七七,18歲,職業算命道士,住在S市縣城的青玄道觀,和她外婆相依為命。”

江琛晏饒有興致地勾起笑容,看了好幾張找私人偵探拍攝的雲七七個人照片,一張又一張的欣賞著……

“去找過她外婆嗎?”

“找過,她外婆不在道觀。”

“有點可惜。”

他放置在自己西褲長腿上,視線緩慢落在縣城兩個字上,目光忽暗忽明,像是回憶到了什麼。

冷夜掌著方向盤,忽然停駛車子,發出吱的一聲——

“到了,少爺!”

整個夜色朦朧,狂風怒卷,碼頭上的行人都瑟瑟發抖地加快回家步伐。

唯獨有最後一個巨型大貨車還冇運走。

裡麵正不斷髮生哀嚎聲,老虎沉甸甸的大爪子不斷猛拍。

看守老虎的兩個押運員邊抽菸邊道:“這東北虎就是猛啊,注射完鎮定劑才幾個小時,這麼快就醒了。”

“一會兒到了動物園還得搞一支給它,不然真是危險。今天是個大工程啊。”

江琛晏冷冷凝視著這一幕,眼神一點點變得戾氣和充血,渾身散發可怕氣息。

鎮定劑。

小七在裡麵一定很害怕,很恐懼。

這群該死的人!

“動手。”

“是!”

這一瞬間,黑色的車門打開,數十個黑衣保鏢訓練有素地下車,直衝一個目標……

僅僅兩三下的功夫,兩個押運員的脖頸上被迅速注射了鎮靜劑,直接暈倒在地。

江琛晏的人手從押運員的口袋中掏出一串沉重的鑰匙。

“到手了。”

“砰——”

巨型大貨車的鎖鏈打開,一隻貓科動物東北虎猛地竄了出來,體長約兩米多,頭大而圓,整體毛色是棕黃色。

額頭則是黑色橫紋,霸氣無比。

這隻東北母老虎昂頭哀嚎著,害怕到時不時縮著爪鞘,來回在地麵行走,不知道去哪裡。

光是那巨大的牙齒都讓人感到強大與凶狠。

嚇得保鏢們不由往後退了幾步,卻冇有人敢靠近半分,更不敢直接給它注射鎮定劑。

這是他們大少爺最為心愛的寶貝!

他們要是動了,下場會死的很難看。

江琛晏姿態優雅地下了車,一身銀狐色風衣披身,肩寬腰窄,更加襯托出他完美的身形。

男人的步伐一步步朝著老虎走去,聲音溫柔如水,喚了聲:“小七。”

僅僅隻是這一聲,眼前的東北虎瞬間變成了大貓咪,朝他看過來,變得溫順又乖巧。

發出嗚嗚嗚的咕嚕聲音。

然後主動跑到江琛晏的褲管邊,沉甸甸的老虎爪子按在他的皮鞋上,腦袋蹭來蹭去,眼睛中依稀有淚花翻湧。

就連冷夜都看的有些不可置信,這東北虎是地球上最大的貓科動物,生性內向,多疑而凶猛。

平日裡連他都不敢碰。

如此難以馴服的動物,可偏偏見到江琛晏,乖得像隻小母貓。

太神奇了。

江琛晏的眼神極其溫柔:“這麼說,你是受委屈了?”

他像是能聽懂它說話一樣。

“嗚嗚。”東北虎依舊發出哀嚎,坐姿端正,可憐兮兮地望著他。

江琛晏大掌愛撫著它的腦袋,眼神忽然變得毒辣凶狠:“小七,我一定會讓欺負你的人付出代價!”

冷夜走過來:“少爺,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帶它回彆墅吧!”

江琛晏一出現,保鏢見勢纔敢靠近,動作極為嫻熟地給這隻東北虎套上鎖鏈牽引繩。

東北虎瞬間有些應激,也許是被抓的後遺症,抗拒地嚎叫。

“小七,乖一點,車上等我。”江琛晏再次開口。

保鏢們順利帶它上了那輛可以容納下老虎體型的悍馬車。

當然,必須一會兒要江琛晏陪同,否則以這隻東北虎的性子,要是看不見江琛晏,半路吃了他們都不一定。

江琛晏攥著拳頭,笑的涼薄:“這一次,是厲雲霈先觸碰我逆鱗的!”

冷夜不敢多言,知道江琛晏現在正在氣頭上,誰惹誰倒黴。

這隻東北虎是當初江琛晏在X國森林意外救的一隻老虎,也許是冥冥之中具有緣分,江琛晏很是疼愛它,像是對待人一樣。

翌日一早。

易耀果然出事了。

昨天他被急救車拉走後,在醫院承受百般折磨的接了骨,可剛一回來,關於他的醜聞便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