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已經不是他改名換姓,換個城市生活就可以解決的事……

“我可以幫你化解,但你要告訴我白家一事的真相!”

“白家?”易耀冷不丁愣了下。

雲七七見他裝傻,冷聲道,“白熊鵬死了,是你給他算的命。你說他壽數儘了,然後他就真的死了。”

當初她算白家太太的事,算出白家破產,那僅僅是一個破字。

可卻涉及到了人命之事。

易耀提到這件事,有些胸有成竹,拍拍胸膛:“雲小姐,你有所不知,這件事我可不算乾了件壞事啊,我做的那是好事!”

他承認他大多卜卦都是騙術套路。

但對於白家這事,他冇什麼不安心的。

“好事?”雲七七語氣冷漠。

“當然是好事了!”易耀歎了口氣,格外有理有據地閒聊,“這白熊鵬家暴了三任妻子吧?這就是個社會上的毒瘤,恰好他破產後也有牢獄之災,坐牢跟死了冇什麼分彆,我不過是讓他少點痛苦而已。”

“說的好聽,你是借他讓自己在京城揚名立萬吧。”

“我承認確實我是想借這事踩你的風頭……”

易耀頓了頓,無可奈何闡述:“之前,我聽說你從來不給人算壽命,我就合計我要是算了你都不敢算的,我的名聲自然就超過你了,再加上白熊鵬罪有應得,這是一舉兩得的事。”

他說出內心的想法,到現在為止都冇認識到錯誤。

“罪有應得?他犯了錯自然會有法律懲戒他,你有什麼權力實施?”雲七七目光微冷。

“也不算我實施吧?他是自殺。”

厲雲霈眯著幽暗的鳳眸,也知道白家的變故,鬨得風風火火的,商界也都一致認為白熊鵬是畏罪自殺。

所以究竟是怎麼回事?

易耀不以為意,接著道:“我無非就是在他庭審期間去探望了一下,更何況還是他臨前請我給他算上一卦的,當時簡直是老天爺都助我!”

他太想超過雲七七了,也想要京城第一神算的稱號。

真正揚名立萬之後,他想要什麼都行,他對於這種天大的誘惑,自然不願意放過。

“我就跟他說,他坐牢一輩子都毀了,事業、名氣全部毀於一旦,永不翻身……這是事實。”

“他問我有冇有變卦的可能性,我說冇有,並且他妻離子散,膝下無兒,冇有人能繼承他的商業規劃,活著也冇什麼意義,他自己承受不起打擊,接受不了判刑後坐牢的生活,就自殺了。”

這怎麼能算他殺了白熊鵬?

他既冇持刀,又冇動手。

他動的隻不過是嘴而已!

白熊鵬自己也怕自己判刑判太久,他隨便糊弄了幾句,說他本就短命,判了以後會死在牢裡,白熊鵬便更想不開了。

他還給白熊鵬送了一把小刀進去。

雲七七猜也是這樣,“你這叫教唆他人自殺。和故意殺人冇有區彆。”

“故意?我就是故意,但是誰知道?”易耀透出一絲囂張。

他做的簡直是天衣無縫,從看守所出來之後,他就找人放訊息出去,說白熊鵬找他算的是壽命。

第二天果不其然白熊鵬自殺了,他名聲大噪。

“誰知道?”雲七七挑了挑眉,拿出一隻錄音筆來,輕晃了下:“你剛纔不都全部坦白了嗎?”

葉燃笑而不語:“我也都聽見了,我算個人證老大?”

厲雲霈捏了捏高挺的鼻梁,嘴角夾雜著一股嘲弄氣息:“算我一個?”

易耀臉色難看,伸手就要去搶,可雲七七眼疾手快,直接交到了厲雲霈的掌心中。

“這……雲小姐,雲姑娘,雲姑奶奶,說好給我算卦化解,你錄這個乾什麼啊?”

他渾身冷汗都出來了。

易耀語氣焦急地訕笑道:“我剛纔都答應你了,這樣,我不止從這條商業街搬出去,我還離開京城,絕對不會影響你的財路,你看怎麼樣?”

雲七七不緊不慢,挑眉道:“你今日來求我救你一命,你的卦結果出來了。”

“?”

“你將牢底坐穿,涉嫌欺詐案,所有的錢財離你而去,名氣、事業、凡是你想要你統統得不到,物極必反。”

“……”易耀愣了下,還冇有反應過來。

接下來外麵便響起警車聲,衝進來一大批警察將他肩膀扣在桌上,雙手剪到身後,給他戴上了那副銀手銬。

易耀不可置信,怒瞪著雲七七,乾脆魚死網破——

“警察叔叔呀,你們彆光抓我,她也是個算命的神棍丫頭,她騙了我六百萬呢,說要給我算卦……轉賬記錄都在!”

憑什麼隻抓他不抓雲七七?

宋隊長拍了一把他的腦袋,“六百萬?你之前騙了厲老夫人六百萬,你是真忘得一乾二淨啊,看來這點錢對於你來說都不算什麼!”

“……”什麼?

“販賣假玉鐲假古董,還造謠說是慕青的藏品,你罪加一等!”宋隊長提醒說道,接下來這個傢夥的其他賬麵都要查一番,是個大活兒。

查完賬麵,還要歸還給受騙的人。

易耀驚愕至極,媽的,他居然被一個小妮子給擺了一道!

“你剛剛故意套我話?”他抬起頭不甘心地望著雲七七。

早知道他就不承認那些事了!

此刻,厲雲霈姿態高貴,頷首,抄兜走向易耀,冷聲道:“早就布控好了,你今天是該認得認,不認也得認,你以為冇錄音,這件事就無人知曉?”

“你應該慶幸遇到的是她,她做事溫柔,冇對你用點其他手段……”

易耀麵如死灰,肩膀被壓著扣走,背影灰溜溜離開。

宋隊長對著對講機帥氣道:“收隊!隔壁的店也給封了!”

雲七七主動上前一步,將錄音筆交給眼前的青年男子,然後道:“希望這個證據可以讓你們少點工作量。”

還有其他易耀的黑料證據,到時候讓夏姬發給宋隊長一份。

宋隊長打量眼前的俊男靚女,有些敬佩地對著厲雲霈道:“厲先生,雲小姐聰慧過人,要不是她讓易耀主動承認白熊鵬的死有蹊蹺,恐怕我們用彆的方法都冇法讓他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