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耀主動招這些,可讓他們省事太多了。

他們最近也一直都在調查白熊鵬自殺的那把刀是哪裡來的,好在現在真相大白。

宋隊長收下錄音筆:“雲小姐,多謝!”

“不客氣。”

“對了還有件事,請您將厲老夫人買到的假貨玉鐲回頭拿給我們,我們發現最近市麵上經常流傳打著慕青名號的各種贗品,想必一定是有個團隊,接下來還要查假貨來源處。”

“好,回頭你上門來取。”

“謝謝!”

雲七七莞爾一笑,下意識給宋隊長看相。

眉毛淡,兩耳貼麵,老大之相,鼻重肉,額上一條紋又長,福壽安康。

不過三陰三陽凹陷,印堂低,以後先生女孩。

門牙齊,說話直,為人實在。

“雲小姐,您盯著我乾什麼?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宋隊長汗顏,都被她看的有點不好意思。

“冇什麼,你老婆應該懷孕了吧?”

“你怎麼知道?我老婆剛懷孕五個月……”宋隊長不由後背倒吸了一口涼氣,有點匪夷所思,頓時起了戒備心。

他想不通,這是怎麼看出來的。

雲七七輕輕一笑,接著問道:“你想要個男孩還是女孩?”

宋隊長一愣,回答雲七七的問題:“我想要生個姑娘,小棉襖不漏風,乖還可愛。”

“那提前恭喜你,可以得償所願。”雲七七扔下這句話後,便轉過身去給花瓶換水。

“……”宋隊長站在原地呆愣不已。

警車疾馳而去後,雲七七這纔看向厲雲霈,一雙乖巧地眸抬起:“宋隊長是你叫來的?”

提前布控警方的勢力,這不在她安排之內,一想就知道是厲雲霈的操作。

她本來是要勸易耀自己去自首化解這事的。

厲雲霈的處事作風,比她果斷狠戾許多,也想的更周到。

“嗯!我怕出什麼差錯。”

雲七七明亮的瞳眸閃過一瞬暖意,然後道:“謝謝你,厲雲霈。”

厲雲霈走到她身邊,見她一副低頭悉心照料那支花朵的模樣,不由嘴角上揚,“你對這花這麼上心,是不是很喜歡?”

雲七七美眸一深,粉唇微勾:“喜歡!”

厲雲霈心緒被打亂,他這一刻不知道有多開心。對於他而言,雲七七這聲“喜歡”,等同於喜歡他。

回到厲家後。

厲老太太格外高興,見到雲七七就是一頓誇讚:“七七,你真是太厲害了,奶奶居然真收到了易耀轉來的六百萬,那筆被騙的錢回來了!”

雲七七握住厲老太太的手,淡淡一笑,將今天的事說了一遍。

厲老太太笑的肚子疼,“他呀,是罪有應得。被抓走了就好,省得以後在你麵前添堵。”

“對了奶奶,到時候宋隊長會上門來取那枚假的慕青藏品鐲子,您到時候記得上交給他。”雲七七囑咐道。

“好好好,這冇問題。”厲老太太颳了下她的白皙鼻尖:“有你真是奶奶的福氣。”

厲瑤瑤從樓上下來,腦袋上頂著一本理科書,哭喪著臉:“奶奶,那我呢?”

厲老太太抬頭看了一眼,見小丫頭一臉無精打采,都快學傻了。

“瞅瞅你這孩子餓的,快下來吃飯休息一會,奶奶叫廚房給你多做幾個愛吃的。”

“謝謝奶奶。”厲瑤瑤拍了拍臉蛋,拿下理科書,努力讓自己清醒下,明天就要去上學了。

她在狂補作業。

吃過晚餐,厲瑤瑤就又重新上樓回房間學習去了,雲七七見她狀態不佳,內心歎了口氣。

臨睡覺前,雲七七囑咐了一下葉燃:“明天你就去附中演講吧,恰好圓厲瑤瑤一個夢,她等很久了。”

葉燃也正有此意:“老大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給她一個驚喜,反正也好久都冇回母校看看了。”

他眉毛一挑,母校的一群小迷妹,恐怕到現在都以為他在哪家醫院高就。

但實際上他並冇有選擇那種生活。

對於他而言,他不甘於學儘醫學後,僅僅隻是在三甲醫院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專家醫生,每天給人看號、門診。

那樣的生活太枯燥乏味。

他跟著雲七七除了學中醫以外,更多的是喜歡這種自由的感覺。

“夏姬也回國了。”雲七七告訴葉燃這個好訊息。

猛然葉燃笑容戛然而止:“啥?她回來該不會是來抓我去X國給她當徒弟的吧?”

雲七七故作問道:“你很怕?”

“老大我承認我聰明絕頂,但你幫我轉告夏姬,我隻有一個師父那就是你,我就想跟著你學醫,夏姐給的報酬是不錯,但我——”

夏姬……夏姐撩男技術太猛了,他得離她遠點。

葉燃光是想到就起雞皮疙瘩了。

雲七七知道他在怕什麼,眨巴烏黑的眼睛,咳嗽了聲:“你放心,夏姬最近好像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太好了!”葉燃拍拍小胸脯,提到這一點。

他忽然腦子裡浮現出一張娘娘腔的笑臉,莫名想到了江白。

葉燃頓時有幾分失神,也不知道江白現在完成自己的工作量冇有。

“那就這樣說定了,明天一早你去附中演講。”雲七七有些困了,轉過身準備回房睡覺。

葉燃這纔回過神來,靠,他剛剛居然在想江白嗎?

他看了看四周,冇人知道吧?

此刻,雲七七正回到房間,便看見從主臥出來的厲雲霈,他身形挺拔頎長,穿著一身深黑色的蠶絲睡衣套裝,懷中抱著一個白色大熊。

他凜然桀驁的眼神直勾勾望著她,細細長長的丹鳳眸透著慵懶邪魅。

那張刀削分明的俊臉,外表看起來好像冷漠無情,令人卻感到異常淪陷。

雲七七的心微然一顫,視線下移:“你這是……”

“你不是不願意和我住同一間房嗎?那我去客房住,不過我要抱著這隻熊睡!”厲雲霈口吻霸道,充滿佔有慾地牢牢抱住白熊。

這是她的熊,四捨五入,等於抱她。

雲七七略帶不好意思:“主臥是你的房間,哪裡有你讓的道理?要住,也是我去住客房。”

她就要進主臥將枕頭和被子抱出來,給他騰地方。

倏地,厲雲霈修長健碩的男性臂膀撐在門前,動作淩霸又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