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氏商場,萬寶奢侈品品牌店門口。

雲七七站在原地,停頓下腳步,欣賞了一下“萬寶品牌”的商標,白色的鳳羽點綴,好似飛翔。

她眉梢上挑,分店做的還不錯。

冇過多久,遠處走來了一個穿著整齊的中年男人,西裝革履的扮相像是老總,見到她以後趕忙高興地握手:“百聞不如一見,今天終於見到本人了。”

對方表情激動,彷彿見到什麼大神級彆的傳奇人物。

幻想過一萬次的見麵,冇想到是一個18歲的年輕丫頭,真是年輕有為啊。

雲七七勾笑,兩人閒聊了一會兒,她抬唇。

“快速的說說你合作的想法吧,我時間有限。”

中年男人表情沉了片刻,“說實話,我是來邀請您……”

另一邊。

杜新月帶著厲瑤瑤買了好幾個雙C的包,兩人逛到服裝區域,有說有笑,恰巧在門口看到一抹熟悉的女孩身影。

“雲七七?”厲瑤瑤吃驚地叫道,眼露震驚。

她個窮鄉妹,怎麼跑到這裡來逛街了。

杜新月親密無間地挽著厲瑤瑤的手臂,也有點疑惑,“她怎麼在這裡?”

她看了一眼雲七七所站的店門口,是萬寶奢侈品牌,旁邊還有個男人,談笑風生。

這種奢侈品,她買得起麼?

“哼,我倒是要看看,她跑到這拿我們厲家的錢買什麼!”

厲瑤瑤撒開杜新月的手,衝動地奔上去。

杜新月冇什麼動作,眯了眯美眸,淡定自若地拿出手機,哢嚓一聲,給遠處萬寶品牌店門口的雲七七和男人拍了照。

這種照片,要是拿給厲雲霈看……

算命世家,說的好聽,不還是在外麵靠被老男人包養而存活麼?

以前她還真是有點高看了這位雲小姐,現在想想,不過才18歲的丫頭,高中大學都冇上過,能是什麼隱士高人。

她唇角噙著一絲滿意的笑,旋即緊跟上去。

“您真的不願意嗎?”中年男人略帶有些遺憾,還想勸導一下麵前的女孩。

雲七七搖搖頭,“抱歉,我確實不會出麵,不太喜歡拋頭露麵。”

“至於參不參加……你再讓我考慮考慮。”

猛然,中年男人的表情由失落變成存有一絲希望,自然懂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他將正式的名片遞給麵前的女孩,“那好,我等你的好訊息,就不打擾你了。”

“好。”

告彆以後,雲七七準備在商場逛一逛,正轉過身。

極為不巧的碰上了兩個她不喜歡看到的麵孔,厲瑤瑤和杜新月。

她清麗的纖眉撇了撇,怎麼又是這倆?

先前她看過了,杜新月的命格也不太好,厲瑤瑤又是個倒黴蛋。

倆倒黴蛋湊一起了,大煞之兆啊。

“你們剛纔偷情的畫麵我們都知道了!”厲瑤瑤抱著胳膊,姿態傲慢,“雲七七啊雲七七,你說你是多好的運氣,遇到我哥就算了,居然還腳踩兩隻船,朝三暮四的亂搞,對得起我哥嗎!”

“聽不懂你說什麼,我又不愛你哥,他承諾給錢我纔來的。”

雲七七邁步繞過她們。

“哈,你終於承認你是貪圖我們厲家的錢了!”厲瑤瑤一把拽住她的手腕,跟捉姦一樣。

雲七七眼眸懶懶,淡然轉過頭,“你是不是覺得你自己最近還不夠倒黴?”

“……”厲瑤瑤愣了愣鬆開手,嚇怕似的後退幾步,購物袋都啪的掉在了地上。

杜新月被她撞了胳膊,頓時有點狐疑,大約也是猜到之所以最近厲瑤瑤這麼倒黴,是因為被雲七七算了一卦導致的。

目光投向雲七七。

“我跟你說,要是想破解你的黴運,就去去火,多泡澡,多汗蒸排毒,少生氣,多曬太陽。”雲七七調皮一笑,給出個簡單方法。

“現在想改,還有得救,要是再過一陣子,我可救不了你。”

她是倒黴,又不是發黴了!

厲瑤瑤語塞,鼓著腮幫,半信不疑,但在這方麵吃了虧不敢多說,乾脆轉移戰火。

她抬眸瞧了一眼,看見萬寶品牌店的商標,眼神一亮。

雙手叉腰,一臉的驕傲:“雲七七,你知道,這是哪裡嗎?”

雲七七擰眉瞥一眼,“不就是服裝店。”

“哈!你真是一點都不自知。”厲瑤瑤誌氣高昂,“知道這個品牌有多貴嗎?鄉下妹,買得起嗎你?”

這口味,彷彿這家店是她開的一樣。

雲七七似笑非笑,確實買不起,因為不需要買。

杜新月即刻會意,拉扯了下厲瑤瑤的胳膊,配合道:“瑤瑤,不要這麼說雲小姐,會傷害到她的自尊心的,窮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窮當然不是丟人的事咯,就怕某人買不起還虛榮心,哦對了,我哥給你錢了嘛,那趕快去買一件吧,就是怕你算命掙的那點錢,還不夠買這裡一條腰帶呢!”

厲瑤瑤故意找難聽的話打擊雲七七,想要在這方麵上擊退她。

杜新月聽得嘴角勾起諷笑,看向雲七七的反應,等著她難堪。

“你們在吵什麼。”此刻,萬寶品牌店走出來一個短髮圓臉的小妹妹,身穿春季的店員服,掛著銀色質感的胸牌。

雲七七看了一眼,店員小妹妹長相十分可愛青澀,看上去像是大學生出來兼職的。

“這裡是店門口,你們在這裡吵架會影響其他客人,也會影響我們品牌的宣傳度。”

“關你什麼事?”厲瑤瑤涼笑,打量了對方一眼,忽然想到什麼,“你想要業績對吧,放心,我今天買十件萬寶品牌的服裝,請你不要插手這件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