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廳牆壁上的假畫正在陸陸續續被拆卸。

厲雲霈確實很懂她,她曾經不願公開露麵,今天露麵也不過是出於無奈。

厲雲霈鳳眸輕眯,寵溺地捏了下她白皙的鼻尖:“奶奶回家後要是知道你就是她喜歡的慕青大師本人,一定要高興壞了。”

難怪之前她能在訂婚宴上拿出一副慕青的真跡來送給老太太,原來是連夜熬夜畫出來的。

雲七七下意識地閉上濃睫,迴應道,“你可以不告訴奶奶嗎?”

“當然,這是你的權利,你若是不願意告訴她,我也不會說。”厲雲霈挑了挑眉梢,冷峻的臉龐很是深邃,為她著想。

不知道為什麼,厲雲霈的語氣更加驕傲了,原來他的未婚妻這麼優秀。

上得廳堂……不對,算的一手好卦,又畫的了世界國畫!

不過不管她是什麼身份,他都會毫無條件的護著她。

“對了,上次在醫院我遇到雲潼兒,是你故意讓江白花錢請來的?是嗎?”

雲七七記仇的小眼神飄過來,望著他的臉,似乎遭受到了欺騙。

厲雲霈笑容一停,一雙漆黑的目光閃爍不斷,總不能就此承認花錢膈應了她,“你剛聽錯了。”

他送她的洋桔梗花語她不是都看見了麼?

他在她麵前願意放下所有的戒備心!

“冇想到在厲家和你相處的這段日子,你還是怕我有所圖,我還是趁早離開厲家吧。”雲七七歎息地搖了搖頭,無視他的自證清白。

“你敢?”

“我怎麼不敢?”

雲七七故作說道,傲嬌的轉過身,穿著一身最新款連衣裙,她的右肩是蝴蝶絲帶設計,露出白皙小巧的直角肩。

厲雲霈一把拽住她的細腕,將她擁入胸膛,俯下一張矜貴的臉,深深盯著她那雙清純的眸子。

該死的,這小女人笑不笑都欠吻。

雲七七是故意嚇唬他,這一刻卻因為厲雲霈充滿危險性的雙眼有點愣神,他想乾什麼?該不會是要親她?

她的黑色睫毛正欲垂落……

就在這時,顏書榮和陸桂昌來到二人麵前,出聲打破他們之間的好事。

“雲小姐——”

厲雲霈摟著雲七七細軟的腰際,目光很是充滿不耐煩地看過去,薄唇輕掀:“你們兩個怎麼還不滾?什麼國畫大師,追著一整個展廳的假畫都能吹捧上天,就這水準當什麼大師。”

現如今還打擾他們的清閒。

厲雲霈向來說話狂妄直接,顏書榮和陸桂昌忙擦了一把冷汗,自認理虧。

然後麵麵相覷了下,齊刷刷對著雲七七道:

“雲小姐,請收我二人為徒——!”

雲七七有些疑惑好笑:“你們二人在國畫界的地位已經很高了,還拜我為師乾什麼?”

“以前估計是挺高的,現在摔下來了纔來求著你。”厲雲霈毒舌道,目光帶著冷漠的輕蔑,最看不起這種牆頭草的類型。

剛剛顏書榮和陸桂昌帶頭起鬨,丟失顏麵,鬨了這麼大的笑話,國畫界也就拿他們兩個當個笑柄。

若雲七七不是慕青,這倆人還不得更囂張的踩她頭上了?

“我們自詡是國畫一級大師,可冇想到連現場的假畫都看不出來,這一刻才意識到或許是我們能力不夠,學無止境。”顏書榮道。

陸桂昌點了點頭,沉聲說道:“我們唯一想要拜師的人就是您了,我們想跟著您學國畫,請您務必收我們為徒。”

他們之所以那麼捧著慕青,也是因為極為欣賞慕青。

厲雲霈黑眸夾雜著一絲嘲弄氣息,直接從西褲口袋掏出手機放在耳朵,語氣高高在上:“放心,你們以後都在國畫圈混不下去了!既然能力不夠,就趁早改行。”

“……”顏書榮和陸桂昌瞠目結舌。

他們又繼續道:“雲小姐,您要想想,厲先生是京城誰也不敢得罪的存在,可剛剛我們那麼不顧所以的去保護慕青大師的名聲,還不足以證明什麼嗎?”

“證明什麼?”厲雲霈挑了挑冷眸,言語毒辣,“證明你們眼瞎!”

“不是的,證明我們是真的喜歡慕青大師。”顏書榮和陸桂昌強力辯解。

不論雲七七是慕青也好,不是慕青也罷,他們當時都會因為慕青而得罪了厲雲霈,也早就做好的準備。

再怎麼說,出發點是好的。

“就算厲先生真的要將我們踢出國畫界,我們也認了……不過隻求能拜雲小姐為師!”

厲雲霈不得不感歎這群文化圈們的醜陋嘴臉,正欲說些什麼,身邊的女孩便掀開紅唇:

“我慕青從不收徒,既然你們這麼執拗,就要讓我看見你們的誠意。”

顏書榮和陸桂昌眼睛一亮,看到了希望:“請您說,我們要怎麼做?”

“向外界宣佈退出國畫圈。”雲七七勾唇一笑。

提出了一個普通人完全不能辦到的要求。

顏書榮和陸桂昌這兩個人在國畫協會的名氣頗大,這一輩子名利雙收,光是一幅畫都售價上百乃至上千萬,早就不愁吃喝、賺的盆滿缽滿。

他們拜師,要是能做到放棄這些名和利,她就收!

這也是她對他們的考驗。

“……”顏書榮和陸桂昌臉色紛紛一震:“這……”

“怎麼,做不到嗎?”雲七七眯了眯美眸,神情斟酌了起來。

厲雲霈臉廓的線條冷硬淡漠,倒是有幾分饒有興致,也等著聽他們的回答。

陸桂昌有些冷汗,不解地問:“雲小姐,身為國畫大師,我們若是退出了國畫圈,還怎麼畫國畫?畫出來的畫又有何價值?”

“我不玩你們的國畫圈,那你說我畫的畫,有價值嗎?”雲七七搖頭,他們果然還需要豐富內在。

最高的境界則是,她不在江湖,可江湖一直有她的傳說。

陸桂昌大為震撼,略帶猶豫,可世界上又有幾個慕青?僅此一個而已。

“想做我慕青的徒弟,需低調、感恩、知足、仁愛、慈悲、敬畏、與世無爭、淡泊名利、構建正確的審美觀、樹立正知正見。”

“對外,更不能炫耀你們的師父叫慕青,拿我的名號去圈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