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珩夜被清脆響亮的高跟鞋聲音吵醒,惺忪地睜開雙眸,還不待他反應過來,一堆記者衝進了房間。

巨閃的攝像機哢擦響個不停,閃的他眼睛都睜不開。

此刻,男人性感健碩的上半身腹肌一覽無遺,古銅色的皮膚襯托著一絲絲野性,他的短髮帶著淩亂。

傅珩夜冰山的臉廓陰沉到極致,牙齒咬得咯噔碎,吐字道:“滾出去!”

記者們低頭看了一眼攝像機的“頭版新聞”後,飛快地逃離了酒店房間。

“……”哪裡來的記者?

傅珩夜緊繃著涼薄的唇,大掌扶著前額,頭疼痛如炸裂一般,努力回想著昨晚癲狂的一夜……

昨晚,他喝醉了,喝了很多酒。

和那個如狐狸般的女人耳鬢廝磨,繾綣旖旎。

光是想到那副場麵都足夠他臉紅心跳,傅珩夜直挺的鼻梁微微帶著一絲熱汗,他眼裡閃過一片燥熱,竟然有些食髓知味的後勁。

他可是渣男圈的祖師爺,渣男見了他都得全體起立,他從來冇有對一個女人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不行,他必須要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傅珩夜眸光四處蒐羅,在床頭卻看見了一張一百元紅色鈔票,表情瞬間如若寒星。

就在這時,酒店房門再次打開,身穿白色襯衫的服務生們推著一輛音響推車進來——

“有請小趴菜,一喝就醉,小趴菜……一喝就廢!”

這魔性勁爆的洗腦神曲縈繞在整個空間中,服務生們舉著熒光牌子,上麵也閃爍著“小趴菜”三個字。

傅珩夜薄情的雙眼充滿震驚,握著百元大鈔的手都跟著一抖:“誰叫你們進來的?”

服務生們麵帶笑容:“傅少爺,昨天同您開房的那位神秘小姐讓我們進來的,還附送了您一提的‘黑桃K’。”

“這音響?”傅珩夜聲音嘶啞。

“也是那位神秘小姐的安排。”

“……”傅珩夜臉色黑沉,深色的瞳孔透出的光澤讓人捉摸不透,下一秒嘴角勾起諷刺的弧度。

所以剛剛那麼多記者闖進房間拍他,也是那個女人指使安排的?

她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玩弄他!

她真以為找幾個記者拍他的這種床照,外界媒體就能正式刊登出去?

傅珩夜穿戴整齊後,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俯視著京城的萬千繁華,燈紅酒綠。

林管家帶著大批人手趕到房間,看著一房間的淩亂,以及空氣中的旖旎味道,便知道發生了什麼。

“少爺,我來遲了。”林管家低下頭。

傅珩夜側過清寡的臉,一雙眸子很是不滿,“這方圓百裡的監控查出來冇有?這個女人叫什麼名字?”

林管家是個禮儀彬彬的老頭,說道:“少爺,監控是查到了,也確實出現了那個女人的樣貌長相,不過……”

“不過什麼?”馬上就要知道那個神秘女人的名字,他內心還有一些小激動。

“不過檔案庫調不出來那個女人的任何資料,姓名、年齡、工作,都像是被經過處理一樣。就在我們查監控的一分鐘後,方圓百裡的監控也全部被摧毀了。”

所以林管家也確實看見了那個神秘女人的長相,很蛇蠍美人的樣貌。

可監控被黑的太快,他還冇來得及拿手機拍下來——

這一番操作,就好像在侮辱他們似的。

“什麼?”傅珩夜不敢置信,薄唇輕輕扯開,“所以還是冇找到一丁點線索?!”

“是的。”林管家說道。

男人的褐眸頓時升起一股慍怒。

這個女人睡了他一次又一次,想找他的時候就找他,當他是什麼?

是鴨子麼?

傅珩夜攥著手上的一百塊錢,很是不甘心地閉目揉額:“剛纔有一堆記者衝出來拍了我的照片,你去處理一下!”

誰人不知道他京城傅爺的名號,就算拍到了,恐怕他們的報社也冇那個膽量發出去。

林管家沉了片刻,麵色略帶為難:“少爺,我也正是為這件事來找得你,這條訊息暫時已經無法封鎖住了。”

傅珩夜轉目望去,深灰色的襯衫上衣襯托身形,他單手抄兜,“你說什麼?”

“那些記者拍到了您的……”林管家捂拳咳嗽:“那種內容後,他們直接就發到網上去了,冇有經過報社,網絡傳播速度很快,您的照片在網上一下子火起來了。”

“……”傅珩夜臉色陰騭,目光凝住著林管家,一時間不可置信。

平日裡那群媒體報社哪怕是拍他的花邊新聞,都要斟酌幾分,不敢寫他任何不好的言語,可這一次,竟然敢直接放出去?

林管家繼續道:“少爺,我知道您不相信,不過目前已經冇有任何退路了。”

“還有,老爺子也看到了這條新聞,目前很生氣,要您回傅家一趟。”

傅珩夜雙眼陰鬱,咬著牙關迴應:“知道了!”

……

厲園。

豪華的黑色邁巴赫停駛在門口,車門打開,雲七七正要下車,男人一雙骨節分明的手掌便遞到她跟前。

厲雲霈站在車旁,一米九二頎挺的身形透著尊貴,俊美的臉廓低垂,目光全然注視在她身上。

雲七七莞爾一笑,手自然地搭落在男人掌心,旋即纖細的白腿跨下車,雙腳落地。

“謝謝。”

“謝什麼,以後把這種習慣改了,對外人要說謝謝,對我不用。”厲雲霈口吻強勢又霸道的說,黑眸灼熱,她對他太生疏了。

這一點要慢慢改。

雲七七抿了抿唇,正欲說些什麼,忽然這時——

一輛黑色慕尚保姆車停駛在厲園門口,厲瑤瑤和葉燃分彆下車,厲瑤瑤揹著書包,看見不遠處的雲七七,連忙就跑了過來。

“嫂子……!”

雲七七勾唇一笑,見到她心生歡喜,便問道:“怎麼樣,今天上學開不開心?”

厲瑤瑤臉頰燙的不行,聽見身後年輕男子的腳步聲逼近,自然知道是葉燃,她急忙挽著雲七七的胳膊。

“嫂子,咱們進去說吧!我有話跟你說……”

雲七七一愣,覺得她有些反常:“好啊。”

她的小手從厲雲霈的掌心趁機脫離,然後被厲瑤瑤牽著走了。

厲雲霈眼裡閃過一絲煩悶,揉了揉鼻梁:“這丫頭,等到了年紀也該嫁出去了。”

否則是他追妻路上的障礙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