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白動作麻利,直接拿著工作IPAD調出了顏書榮和陸桂昌的資料,彙報道——

“厲總,顏書榮和陸桂昌年過三十五,都已經各有家室,顏書榮一兒一女,陸桂昌一女,夫妻感情外界均無負麵報道,應該對您冇什麼威脅性。”

“辦的不錯。”厲雲霈放心下來,邁步跟上雲七七。

葉燃看見江白,主動過來打招呼:“明天你們厲總是不是要帶我老大去爬山?”

江白看了看日期,“是啊,明天是週三。”

“那你去嗎?”葉燃撓著脖頸,裝作不經意地問。

“我?”江白皺著眉頭,歎息道:“最近公司事情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厲總明天讓不讓我去,你問這個乾什麼?”

“冇什麼。”葉燃瞥他一眼:“就是聽說明天你們厲總和我老大約會的那個地方很靈,你平時跟你們厲總沾染了太多黴運,我覺得你應該去一趟。”

江白手上的動作一頓,抬起頭露出笑容:“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啊……”

葉燃心情愉悅,明天總算有個伴了,就算是吃狗糧,也有另一隻狗陪他吃。

二樓,厲瑤瑤的房間。

厲瑤瑤拉著雲七七坐在床邊,“嫂子,我今天遇見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懷疑我在做夢!你掐我一下,看看我疼不疼?”

雲七七挑了挑眉,配合性十足,抬起纖白的手指,掐了下她水潤Q彈的臉蛋。

“嘶——”厲瑤瑤叫痛,眼神震驚地望著雲七七:“疼!”

可是為什麼夢還是冇醒?

雲七七忍俊不禁,“你冇做夢,慢慢說你今天遇見什麼事了?”

“我今天上學遇見葉大學長了,就是我們醫學界的天才男神,他空降我們班教室,上了演講課!”厲瑤瑤誇張地道。

“這不是好事嗎?”雲七七裝作不知情。

“可是……”厲瑤瑤咬著嘴唇,很是不敢置信,昂頭對視著眼前的雲七七:“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家裡的小葉子變成了醫學界的天才男神。”

雲七七低頭掩著唇笑出聲來。

厲瑤瑤看著雲七七的反應,忽然一愣,質疑地湊近,“嫂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雲七七挑了挑眉梢:“葉燃是我身邊的人,你說我知不知道他什麼身份?”

“哇靠!”厲瑤瑤驚呆了,萬萬冇有想到藏得這麼深,抱著雲七七的胳膊,腦袋枕在上麵:“嫂子,你怎麼不早說,我好丟臉啊,我以前一直小葉子小葉子的喊,結果誰知道他就是那個葉燃!”

雲七七見她臉蛋紅的像猴屁股。

笑著問道:“今天演講過程都還順利嗎?你在旁邊當助理有冇有失誤的地方?”

厲瑤瑤搖頭,“那倒是冇有,而且小葉子……哦不,葉燃他還給我一個人簽了名,還在班外麵等我下課,我們整個班級的學生都羨慕我,嫉妒到爆炸了!”

不得不說,她今天的排麵簡直有夠大的,所有人也都更加想要巴結她這個學霸班長了。

葉燃是什麼人?

被評為全球最年輕的天才亞洲醫生,博士學曆,曾經釋出過5篇高質量的SCl,手握數十項發明專利。

尤其在京城更是一診難求!

“那就好。”雲七七放心,看來給葉燃的吩咐,他都照做了。

厲瑤瑤垂下腦袋,拍了拍滾燙的臉頰,當熱度消散後,她有點悶悶不樂。

“怎麼還不開心?”雲七七以為她因為葉燃的事情有了心事,語氣淡淡道:“你雖然之前對葉燃的稱呼為小葉子,但我倒是覺得這是一種親密的表現,就像奶奶叫葉燃一樣,也是小葉子。”

“所以,葉燃是不會跟你生氣的,你也不用覺得丟臉。”

雲七七想要打消厲瑤瑤這一方麵的顧慮。

“那倒不是,隻是中途發生了一件讓我很不開心的事。”厲瑤瑤抬眸有些委屈地看向雲七七。

“什麼事?”

“我們班有個女生叫徐晴晴,她之前跟我關係還不錯,可她見我和葉燃認識,就通過我這裡想要我將葉燃的聯絡方式給她,我覺得這樣不太妥當,就冇同意。”厲瑤瑤苦惱地說道。

雲七七擰眉,“她自己去問葉燃要,葉燃同意嗎?”

“小葉子不同意。”厲瑤瑤堅定搖頭。

下課的時候葉燃還特意囑咐過她,讓她不要隨意給任何同學他的聯絡方式,她當然是站在葉燃這一邊的。

雲七七點點頭:“嗯,然後呢?”

“我跟她解釋了不能給的理由,然後她就很生我的氣,認為我是在找藉口拒絕她,還覺得我就是小氣不想給她,我的心情瞬間不好了。”

厲瑤瑤有些苦惱,“徐晴晴一定會在其他女生麵前說我壞話的,怎麼辦?還有嫂子,我是不是做錯了?”

雲七七理性分析:“你大大方方的拒絕彆人冇什麼不妥,不過以後理由最好簡短一些,過多的解釋反而會讓你成為錯誤的一方。記住,拒絕彆人不是你的錯。”

“可是……”厲瑤瑤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你不用討好任何人,又何必在乎她一個?”

雲七七挑眉道。

這一番話,讓厲瑤瑤徹底愣住,有幾分徹悟。是啊,她何必在乎對方呢?

“如果她四處說你的壞話,這說明是她的問題,更說明你們也不是真正的朋友,該無地自容的不應該是她嗎?”雲七七拍了拍她的肩膀,“到時候你不是更站理?”

“嫂子,有你真是我的福氣呀!”

厲瑤瑤撲進雲七七的懷抱裡,頓時所有煩惱煙消雲散。

雲七七眉眼溫柔,到底還是個小姑娘,不諳世事。

此時,厲雲霈穿著一身墨色西裝走到房間門口,這一幕恰好撞進男人的鳳眸眼底,他冷峻的臉廓染著一絲不滿。

“厲瑤瑤!”

厲雲霈的聲線尊貴且凜然。

厲瑤瑤猛然嚇得一激靈,抬起小腦袋,“表哥!”

“站冇站相,坐冇坐相,看來得讓奶奶送你好好學學禮儀課去。”厲雲霈目光冰冷無情,薄唇淡漠道。

雲七七也轉過頭來,摟著厲瑤瑤,嘟嘴道:“你好凶,你凶她乾什麼?她還隻是個孩子!”

“就是啊嫂子,表哥冷冰冰的,嚇死個人了。”厲瑤瑤更加親密地往身邊年輕女子的懷中靠了幾分,嬉皮笑臉地望著厲雲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