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她就在他身邊,他能有什麼危險!

“要不是我記得,主動找你索要,你都忘了給我。”厲雲霈黑眸深深睥睨她一眼,挑了挑眉梢。

“你還委屈上了?”雲七七頓時眯著眼看他,捏著粉拳,她看他是欠揍。

“你說呢?”

厲雲霈嘴角的笑意濃烈。

緊接著男人心滿意足地調整好坐姿,雙手落在黑色西褲膝蓋處,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

雲七七看著厲雲霈深邃英俊的側臉,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怎麼以前冇有發現,厲雲霈有些厚臉皮呢。

突然間,想到昨天晚上的新聞,雲七七問道:“對了,傅珩夜是怎麼回事?”

厲雲霈正閉目養神,睜開雙眸,挑眉轉過頭:“你不關心我,老是問其他男人的事?”

“他是你的兄弟,你身邊的人,我當然都會關心。”雲七七如實地皺眉說道,當然她自己也存有私心,想藉著傅珩夜瞭解厲雲霈。

雲七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無形之中,其實早就開始在意厲雲霈了。

厲雲霈對於這個說法比較滿意,捏了捏眉心,冷冷道:“傅家祖上一脈都是軍世豪門,傅老爺子年輕時候也是功勳滿滿,準確來說,直到他的兒子戰死沙場,他纔開始正式退役從商。”

“傅老爺子的兒子?”雲七七驚愕。

“嗯!”厲雲霈轉過頭來,深深注視著她:“也就是傅珩夜的父親,為了保衛國家,犧牲了……母親則是殉情。”

傅珩夜和傅雪杉,是一對龍鳳胎兄妹。

“所以,傅老爺子內心希望傅珩夜不要走他父親的老路,更希望傅珩夜能安安穩穩過一輩子,從商一樣也能站穩腳跟,可傅珩夜骨子裡還是有祖脈的基因。”

雲七七點點頭,一下子聽懂了:“他不想從商,對吧。”

“對。”厲雲霈眉眼冰冷起來,勾唇一笑:“所以他就搞出一些花邊新聞出來,在外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樣,讓外界的風評說他不配做傅家繼承人,想忤逆傅老爺子,以此來讓他同意這件事。”

雲七七略有沉思,這真不是個好主意,自己毀了自己。

畢竟有了劣跡行為,想選擇另一條道的話……也有影響。

“他這一路確實也禍害了不少姑娘,所以他這樁新聞出來,我並不意外,我早知道他遲早會栽到一個女人的身上,這世界上這麼多人,總有一個女人治得了他。”

雲七七挑眉:“世間萬物,相生相剋,一物降一物。”

“是啊。一物降一物。”厲雲霈讚同地道,眼神都不自禁變得曖昧。

她雲七七不就降服了他?

全世界,隻有她能破解他的命格。

前座,江白的整張臉幾乎都貼到黑壓壓的遮擋板上,耳朵聽了半天,除了剛纔厲雲霈大聲迴應的那一句以外——

“靠,這隔音也太好了,什麼都冇聽見。”

葉燃單手握著方向盤,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你還想聽什麼?”

江白忍不住好奇地摸著下巴:“難道你不想聽?”

葉燃白了他一眼,果斷回絕:“不想!我冇這種變態的愛好!”

“那你的愛好是什麼?”江白抱著胳膊,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我的愛好?”葉燃擰著眉,轉過頭來注視著江白,沉了半晌:“我的愛好就是跟男人在一起。”

“啥?”江白以為自己聽錯了,笑容凝固在嘴角。

心臟咕咚咕咚地跳個不停!

快的起飛。

他默默看了一眼車窗,能跳車嗎?

“……”葉燃目光隱隱暗沉,見對方逐漸紅了臉,無語地撇唇,“彆誤會,我意思是我除了平日裡陪在我老大身邊,剩下的愛好就是有個好兄弟,一起打打牌,喝喝小啤酒,乾點男人之間的事,輕鬆自由。”

這傢夥剛剛在頭腦風暴什麼?

“你該不會想歪了吧?”葉燃臉色沉重。

“怎麼可能!”江白口乾舌燥,咳嗽了聲,“你專心開車,不跟你聊天了。”

葉燃也覺得莫名其妙,撓了撓眉心道:“快到了!”

華鎣山石林景區。

天下第一情山。

傳聞,這是全亞洲最靈驗的愛情山,所有來登山的情侶,都會有情人終成眷屬。

在熱戀期間的男女當然會因為這樣的美好被吸引,不少外地遊客坐了幾小時的飛機,也都要來許願愛情長長久久。

從停車區出來後。

厲雲霈和雲七七檢了票,他們買的是VVIP至尊票價,不需要排長龍般的隊伍。

雲七七望了一眼一條長龍的隊伍,大多數還真都是手挽著手的情侶,不得不驚歎這景區的知名度。

她這一刻也恍然大悟,原來厲雲霈帶她來爬的不是普通山,而是情山。

厲雲霈出現在她身後,大掌從她纖細的手掌穿過去,與她十指相扣。

“看什麼,走,你想直接坐纜車到山頂還是步行?”

他問她意見。

雲七七仰視著眼前的男人,語氣有些疑惑:“我們不就是來爬山的麼,坐纜車上去還有什麼意義?”

厲雲霈目光劃過一抹暗光,抬起下頜,“從這裡到山頂,一共要20平方公裡,你的體力,確定跟得上?”

雲七七被他問的忽然間就有點冇底氣。

尤其是他熾熱入骨的眼神,彷彿在試探她其他領域的體力。

“葉燃跟江白呢?”她轉移話題問。

“在那。”厲雲霈瞥了一眼纜車的票售賣處,江白和葉燃形影不離,已經決定坐纜車上去等他們。

雲七七:……

這倆傢夥。

“來都來了,先走一走吧,等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再坐纜車。”雲七七從小做事情就有毅力,外婆教導過她,做事情不要半途而廢。

凡是做事半途而廢的,都不能成大事。

“好!”厲雲霈一口答應她,今天本來就是讓她高興就好。

沿著人行道上了山,一路上鳥語花香,空氣清新,再加上早晨緣故,有露水沿著葉脈落下,鬆鼠時而若隱若現。

雲七七注意力被吸引,總是想要看鬆鼠,剛踩上一塊石階,腳底忽然一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