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下一秒,一雙男性大掌及時抓住她的手腕,炙熱而有力。

“慢點!”

她抬起頭,看見厲雲霈站在高處的台階上,那張俊美如斯的俊臉,很明顯地閃過驚慌擔心。

此刻,厲雲霈冷眉緊蹙,不悅囑咐道:“你牽好我的手,山上地形複雜,你不準看小動物,看我。”

雲七七哭笑不得,“你不會連小動物的醋都吃?”

厲雲霈冷哼一聲,握著她的手用力拽她上台階,“你知道那鬆鼠是公的母的?萬一是公的呢?凡是公的品種,你都不準靠近,看都不行。”

他佔有慾十足地盯著她。

雲七七又多看了好幾眼。

“放心,我今天出門前算過吉凶,我們一路大吉,不會有事的。”她嘴裡不經意地道,要是真凶她就不跟他出門了。

“不準看!給你買個彆的小玩意玩。”

厲雲霈強行拽著她走了,很快到了一處矗立在半山腰的小寺廟。

遊客紛紛都前去打卡,還有不少姓名手鍊做同心結的攤位,以及算命攤位……

厲雲霈給雲七七買了一個泡泡機,讓她拿著玩,避免看什麼鬆鼠。

雲七七盯著手上的粉紅色泡泡機,“我又不是小孩子,你給我買這個乾什麼!”

厲雲霈修長的臂彎搭在她的身前,俊美如斯的臉廓低垂,抬手拿著沾泡泡的柄端,以她的視線吹了一串泡泡。

雲七七赫然愣在原地,一動不動,看著眼前絢爛五彩的泡泡,飄在空中,隨風飄蕩。

真好看啊。

厲雲霈大掌揉了揉她墨色的發,親密無間地塞到她手上,“你試試!”

雲七七任由男人溫暖的大掌包裹著她的小手,重新沾取泡泡液,然後兩個人一起親密無間地吹泡泡。

周圍的女孩子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

“我也要我也要,你看看人家男朋友多會啊,我的天居然握著女朋友的手一起吹泡泡……”

“這有什麼啊,我也會,不就是帶你吹泡泡嘛!來來來手給我!”

“不行,你冇人家男朋友的顏值高!也不知道人家上哪找的這麼帥的男朋友,羨慕啊~!”

一堆女孩子們發出感歎,但當她們男朋友要帶著她們吹泡泡時,她們又不樂意。

最後女孩子們跟女孩子們抱團羨慕雲七七,男孩子們也紛紛抱團,全部嫉惡如仇的瞪著厲雲霈。

雲七七感知到周圍嫉妒的目光,趕忙在厲雲霈的懷裡昂起臉蛋:“周圍人都看我們!”

“我陪我自己老婆吹泡泡,關他們什麼事?”厲雲霈傲嬌地道,完全不予理會異樣的眼光。

雲七七小聲地道:“那你就不怕他們認出你是厲氏集團總裁?”

厲氏集團總裁厲雲霈,在某半山腰陪未婚妻吹泡泡機……

“安心玩你的。”厲雲霈冷酷瞥了她一眼,將泡泡機塞到她手上後,轉過身朝那群人堆走去。

厲雲霈眯著邪肆的眸,渾身攜帶尊貴的強大氣場,開口說了一句話——

兩分鐘後,雲七七看著厲雲霈折返回來,而剛剛那群人堆全散了。

“你跟他們說了什麼?”她有點好奇厲雲霈是怎麼解決的。

“不告訴你。”厲雲霈目光幽暗不已,“猜猜看?”

“不猜!”

雲七七轉過身動手就掐算起來,什麼事算一算就知道了。

剛掐算了幾秒,她就愣了下來,臉色逐漸凝重,再到臉頰漲紅。

厲雲霈看著她的模樣就知道她算到了,有點拿她冇辦法。

看來有個神算小嬌妻,往後什麼事都瞞不過了?

“你看他們在做同心結,他們的同心結,和我的是不是不太一樣?”厲雲霈來到她身邊,轉移她的注意力問道。

雲七七點頭:“那是當然!他們是普通的同心結,你的同心結不止可以保你平安,當你出現危險的時候,我隻要算一算,就能知道你的凶兆程度。”

厲雲霈握著雲七七的手,光明正大的露出自己手腕的紅色同心結,眼裡帶著不可一世的炫耀。

哼,他絲毫不羨慕彆人,因為他有獨家專屬的同心結。

全世界僅此一個。

他薄唇勾起:“像個警報器。”

就在這時——

算命攤位前。

“老闆,這個多少錢?”有個戴防曬帽的年輕男人抓著一串古珠誠心問道,還有點質疑:“是不是真的能保平安,讓身體健康起來?”

他懷裡依偎著一個臉色近乎病態的女人,雙眉緊皺,明顯想買。

身穿卦袍的算命先生道:“施主,藝術品不說錢,說緣,你給壹萬捌仟元就好!”

“這麼貴?”

“貴有貴的道理,敢問你女朋友是不是經常生病?小至感冒發燒,大至黴運連連?”

男人身邊的女人瞬間臉色難看下來,冇有迴應算是無聲默認。

“至於能不能讓身體健康平安起來,這是一定的,萬物皆有靈,你買下它,從今以後你就是它的主人,我會教你如何使用,這都是開過光的,一定可以保你女朋友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算命先生隨便看一眼,就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是給自己體弱多病的女朋友買的。

他又玄乎道:“你女朋友若是再不買個靈物佩戴,將會有血光之災!我瞧她印堂發黑,是大不順之征兆,現在還來得及,要是之後災大可就難解了!”

男人聞言立馬就掏出手機,咬咬牙:“壹萬捌仟元是吧,我買了,給我包起來。”

“好嘞,那我再送你點消磁石。”算命先生高興壞了。

雲七七見勢,漫不經心地抬步走過去。

厲雲霈皺了皺眉,自覺跟上。

“等一等!”

一道清脆悠揚的女音在半空中響起,算命先生眼看著錢就要到手,卻因為這一聲,男人不付款了。

“姑娘,你要找我買靈物佩戴得排隊!人家這邊還冇買好呢,奪人所好可不是君子做法,請你稍等一會!”算命先生給自己貼金道。

雲七七冷聲道:“我不買東西,你這東西也冇什麼靈性,批發市場也就最多15一串。”

男人懷中近乎到病態的女人看了一眼雲七七,有些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