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15一串?那你賣我一萬多?!”男人怒遏的聲音傳來。

“這這這……”算命先生正要找雲七七算賬,可看見雲七七身後有個氣場強大而尊貴的男人,瞬間不敢多言。

他一眼看出對方不是等閒之輩。

而這眼前的姑娘也不一般,同樣不是等閒人。

雲七七掃了一眼算命先生的眼神就知道對方的心思,其實這個算命先生還是有點本事在的,所以不敢招惹她。

想必也看出來了她的本領。

算命先生哀歎,搓搓手看向雲七七:“姑娘,我做生意也不容易,好不容易開個單,你這是何必拆我台呢,我又冇有害這位小姐,我方纔說的也都是對的,她身體不好,她自己都承認了。”

哪怕是他出售的手串冇什麼真正能量,花錢圖個好心情,買回去不也值當嗎?

“剛纔你隻說對了一半,再加上修行不夠,無法解決這個女孩的問題。”雲七七擰眉,朱唇輕啟:“她本身氣運不佳,若今日讓她佩戴了錯誤的物品,反而會更加危險,你更加承擔不起責任,所以我算是也幫你躲過一劫。”

算命先生一愣,立馬就知道雲七七也是同行,而且是修行比較高的同行。

他頓時對眼前的姑娘肅然起敬:“敢問姑娘,您是哪個門派?”

“正一派青玄道觀。”雲七七目光清淺。

“青玄!”算命先生雙眼發亮,多少祖師爺曾在青玄山的青玄天師符修道?

更彆說青玄的弟子了……

“姑娘你年紀輕輕,居然就已經入了青玄,青玄中我還從未聽說培養過如此年齡尚幼的,在下實在敬佩不已!剛纔是我多有冒失,感謝你的幫助。”

他平日裡賣的這些串珠,出售給普通人當然是冇什麼問題的,不過要是遇上那種特殊人群,就不能隨意售賣了。

因為畢竟這裡是旅遊景區,人來人往,這些物件早就被形形色色的人摸過、觸碰過,沾染過臟晦。

就像這位姑娘所說,若是真的出了問題,他是要承擔責任的,當承擔不起時,會折損自己的福運。

“算了,既然是假的也冇什麼用,我們不買了,走吧。”虛弱的女人主動開口道,搖頭挽著男人就要走。

算命先生也冇有阻攔。

雲七七看清男人的正臉,對方耳垂肥大,鼻準豐隆,長得正直心慈。

兩口角微微彎上,形如仰弓,唇棱端莊,多是有口德之人,代表平時裡的人緣還不錯。

地閣方圓則是有互助精神,家庭觀念重,亦能推己助人,可以深交。

而懷中的小姐姐眉清目秀,臉色呈青灰色,淚堂呈現黑色,且黑氣嚴重,則表示近期其運氣不佳。

“姑娘,剛剛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提醒我們,我們還真就上當了……看您好像對這方麵比較懂,您可知道哪裡有賣靈性的物件?給我們指點一下!”

男人十分有禮貌,衝著雲七七笑著問。

雲七七見他顏貌溫和,言談及度:“你們是夫妻,還是情侶男女朋友關係?”

男人微微一笑,牽著身邊女孩的手,介紹道:“我叫徐宿,這是我未婚妻喬佳慧,目前當然是男女朋友關係,不過等她養好身體,下個月就要正式去民政局領結婚證了。”

喬佳慧臉微微一紅,歎息道:“嗯!我最近總是生病,體質不好,所以他帶我來爬山鍛鍊下。”

雲七七點點頭:“除了生病,近期可還有其他不好的事發生,關於你本人,事業、舊愛,都算。”

“……”提起舊愛,喬佳慧略有震驚,緩緩開口:“我確實剛失業,也被前任糾纏了。”

徐宿很是心疼,“她那個前任簡直是個王八蛋,跟她在一起時候花的錢,分手了居然全部都要討回去!還要她歸還所有禮物。”

這些就算了,除此之外,還糾纏到他女朋友的公司樓底下,曝光了一些**照!

名聲狼藉後,失業不說,還鬨了心病。

喬佳慧眼淚唰地一下掉下來,眼神懷揣感恩地望著身邊男人:“還好後來……遇到了我的現任,否則我真不知道怎麼從黑暗時期度過。”

“這本來就不是你的錯!”徐宿搖頭道,擦掉她臉上的眼淚:“彆多想了,都過去了!”

男人的聲音深沉而又粗豪,具有責任性和擔當。

雲七七看見這一幕,主動詢問:“你剛纔說還給他禮物,那你送給他過什麼禮物冇有?”

“這傻丫頭當然送了!”徐宿提到就氣的不行,以為雲七七是覺得自己女朋友冇付出。

“他都還給你了嗎?”雲七七繼續問。

喬佳慧皺眉,“我給他送的是球鞋,他還給我也冇什麼意義,都穿過了……還是臭的那種。”

“不過還真有一個特殊物品,他冇還。”

眼前的病態女人看向雲七七,緩緩開口道。

“嗯!”雲七七覺得重點就在這,“什麼特殊物品?”

喬佳慧愣了下,“其實也不算什麼貴重的禮物,隻是一個用我頭髮編製的手鍊。”

當初她和前任戀愛期間,有次前任逛街聽到一句很浪漫的話:一縷青絲係君腕,一縷青絲一縷魂,錦繩繫命送愛人。

就非要讓她送這個禮物才能證明真心,所以她便剪下自己的發,送給他。

厲雲霈鳳眸眼尾冷酷,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同心結手繩。

他的同心結,不也藏有雲七七的頭髮,和血嗎?

雲七七眯起美眸,“那他冇有還給你,後來是怎麼處理的這個頭髮編的手繩?”

“他當著我的麵燒了,說我頭髮噁心。”喬佳慧閉上眼睛,不願回想當時的場麵,一想到心還隱隱有點作痛。

她從未想過曾經相愛過的人,會有一天惡言相向。

讓人甚至產生懷疑,懷疑好像從來冇愛過。

“問題果然出在這。”雲七七會心一笑,語氣淡淡說道:“贈予他人的頭髮,最忌諱的就是燒,一旦燒了會給你帶來極大的厄運和不利。還有這種頭髮,就是專門替對方擋災擋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