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還真有這個說法?”喬佳慧不可置信。

她更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一直都認為這種話不過隻是隨便胡謅罷了。

“當然有。”雲七七擰眉,“更何況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你也是傻,將這麼珍貴如生命的東西送給他!”

“……”徐宿和喬佳慧嚇傻了。

厲雲霈聽得心驚膽戰,冰山般的俊臉陰冷了下來,珍貴如生命的東西!

他漆黑的目光凝視著雲七七講話的側臉,心臟顫動。

“更何況,你現在身體不好,事業也丟了,不就是最好的說明嗎?”雲七七目視她身邊的男人,“好在你身邊的男人是你的正緣,他的命格可以旺你,一生的命運不會差的。”

徐宿聽見這番話,一下放下心來,更加摟緊了身邊女人的肩膀。

“姑娘,那她前任把頭髮燒了,現在有什麼補救的辦法?”

剛纔就連兜售串珠的算命先生都對雲七七尊重至極,再加上眼前姑娘剛纔的詢問,他想對方一定懂這方麵。

有些事雖說你信則有,不信則無。

可對於他來說,還是比較相信玄學一類的,更何況現在不信不行。

喬佳慧同樣用一種乞求幫助的眼神直視著雲七七:“可以幫幫我嗎?”

雲七七淡淡一笑:“你已經擋了災,這是無法改變的,發已燒燬,更不可逆。”

這句話剛說完,眼前這對情侶正要陷入絕望——

“還有一種辦法,以你現在的情形,不用想著如何化解青絲燒燬的事,而是應該想著化病。”

“化病?”

雲七七眯著眼睛,點頭道:“你本無這些病災,是給了他人青絲燒燬後導致的後果,再加上你現在遇到的是正緣,他的陽剛之氣旺你,你隻需要解決當下的問題。”

“該怎麼化解?”兩人重新提起希望。

“可擺放一隻銅葫蘆在床頭,除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化煞擋災,對你健康有利以外,還具有增添夫妻情分的功用,在感情風水中,若是你們夫妻緣薄,銅葫蘆也能讓你們夫妻更加恩愛。”

喬佳慧聽懂了雲七七的意思,吸了口氣:“也就是說,我和他……越恩愛,我越好。”

“是這個意思,你很幸運。”雲七七勾唇一笑。

徐宿聽了也十分高興,深情款款地低下頭。

“回去以後,按照我說的做,你的病會慢慢消失。”雲七七道。

“好。”這對情侶半信半疑地道。

“不過——”雲七七掃了一眼徐宿,打量著他,問道:“你最近的事業有出現什麼讓你心煩的事?”

徐宿一愣,背脊莫名一涼,緩緩道:“我是開公司的,最近確實有點煩心事,我開了一家公司,事業從巔峰期進入了低穀期,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一直在走下坡路,公司業績直線下滑!我猜是這批員工上班時候總是摸魚,不好好乾,就該開除的開除,準備納新……但是這納新吧,也比較頭疼,最近正糾結幾個人選,不知道具體該選誰,公司的資金聘用也有限。”

雲七七聞言,點頭掐算了幾下手指,“嗯!果真還是影響到了你一些!”

“……”徐宿驚訝,“什麼?影響?是我女朋友影響了我嗎?”

雲七七挑眉:“是的。”

徐宿思量片刻,神情複雜起來。

喬佳慧咬著唇,昂頭盯著徐宿,臉色也隱隱有些難看和失望。

雲七七見勢,輕輕一笑,故作考驗地問:“怎麼,你是要放棄她嗎?”

這句話令男人猛地抬起臉來,目光夾雜著堅毅。

“不,我不可能跟她分手。”徐宿咬牙,出言極其感動,“她是我認定了一輩子的女人。”

雲七七見他心誠,繼續道:“你在工作上是比較主觀類型的,由於不理旁人的關係,因此近期會遭到手下的反叛或出賣,容易惹氣小人是非,金錢也會因不善處理而遭到損失,因此受儘了壓力。”

“……”

準,太準了。

他最近有個助理非要讓他選一個實習生,他認為對方冇有可取之處,見助理一直推薦實習生,覺得是助理的親戚走後門,所以跟助理鬨了不合。

“你怎麼知道?”徐宿徹底震驚了。

“觀你麵相。”雲七七說的輕而易舉。

“……那我要怎麼辦,難道要順著手底下人走?”

“改善辦法就是聽取彆人意見,凡事客觀些,有容人之量,不要鑽牛角尖,方可順利渡過這一劫。”

“至於你剛纔說的資金有限,不知道選誰好,我建議你可以選眉丘顯露,輪廓分明,目光正視的人。”

“這是?”

“眉丘豐滿,有分析能力;耳部輪廓分明,言行一致,有執行力,做事認真積極。”

瞬間徐宿豁然開朗,尤其是有了個準確的方向後,他十拿九穩了。

現在的人力市場,作為老闆,若能請到忠心耿耿又敬業樂業的夥計,那簡直如虎添翼,可將事業推向高峰,再好不過!

“姑娘,你幫了我們大忙,剛剛我也聽見了,你也是算命的,這怎麼收費?”徐宿牽著喬佳慧,想要給雲七七付款。

不管今天是收一萬也好,五萬也好,十萬也罷。

這錢他都掏了。

很值當。

雲七七擰眉,“你真要給錢?”

“當然了!”徐宿敬佩,撓頭一笑,“我們也不想占便宜。”

雲七七報價,“給九塊九吧。”

她在天橋上擺攤的價格。

今日是她主動給他人算卦,收個友情價。

“這麼便宜!”平日裡,他看到其他算命先生都要至少幾千起步。

情侶付款掃了二維碼後,喬佳慧又望著雲七七,很是不甘心地問:“我的前任,以後會過得很好嗎?”

“那個渣男這麼詆譭她,毀了一個好女孩,真該死。”徐宿憤憤不平地捏著拳頭。

雲七七看了一眼兩人的表情,其實,詆譭本就是一種仰望。

有的人之所以詆譭你,是因為得不到。

“你贈他一縷青絲,他負了你,還燒了你的發,這個世間都是講究因果的,風水輪流轉,他也會萬劫不複。”

雲七七和聲細語解釋道。

喬佳慧得到了答案,不再糾結了,那個渣男害她丟失女性的尊嚴,又落了一生病,她當然也恨他。

“對了,你人中細短,天生比較多愁善感,遇到接踵而來的困難,鬱結難開,抱怨老天的不公。這樣對你不好,以後也要改改。”雲七七好心說道。

“謝謝了。”

情侶告彆以後。

雲七七這纔看向厲雲霈,見他俊容冷的不行,“你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