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雲霈明顯有點不對勁。

“你剛纔說女子贈與男子青絲,是替對方消災擋災。”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厲雲霈漆黑的雙目越發深沉,低下頭對她說,“我就是在想這個!”

“在想這個?”雲七七楞了一下,冇有反應過來他的意思。

厲雲霈抬起手腕,將同心結示意給她看,極為嚴肅地冷聲道,“我的同心結,那天也是剪了你的發,還有血,這算你替我擋災嗎?”

雲七七莫名失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

“嗯,算是擋災的一種,畢竟是由我來破解你命格的。”

這番話落下後,厲雲霈便虎軀一震,目光染過一絲冷冽,動手就要將同心結摘下來!

“那我不要了!”

男人的聲音帶著陰鬱淩霸,很是抗拒。

“……”雲七七深吸了一口氣,連忙按住他溫熱的手掌,抬眸瞥著他:“你不要命了嗎?你摘掉這同心結,若是離我遠了,會有危險的!”

好不容易找到的化解辦法,他現在竟然要主動摘下來!

雲七七不理解!

厲雲霈臉部線條冷硬至極,黑眸冷得不像話,“我有危險,比你有危險好。”

說完,厲雲霈打量著眼前的雲七七,將她從頭看到腳……

“你已經夠瘦了,要是再因為這種事得病,不劃算。”

這樣的後果太嚴重。

雲七七怔怔地睜著一雙清麗的眼睛,“要是有一天,我真生病了,你怎麼辦?”

他會不會像剛纔那個男人一樣,縱使自己女朋友生病虛弱,也依舊不離不棄?

像老一輩人的愛情。

“怎麼辦?”厲雲霈鎖著深邃的眉毛,光是想到這一點周身便擴散著冷氣,“你說我能怎麼辦,你要是敢生病——”

“……”雲七七咬著唇,雙腮都鼓起來。

她不太滿意厲雲霈的這個回答,誰能夠控製住自己生病呢?

他竟然說她敢生病,氣。

“我就陪著你一起病!”

猛然,男人尊貴冷漠的言語,毫不猶豫地降落在她的頭頂,充滿了霸道專橫。

雲七七震驚地抬起雙眼,直勾勾地望著他。

厲雲霈見她六神無主,有些木訥,冷哼一聲道,“你這是什麼反應?有人陪著你一起生病,你就不無聊了!”

“你這是什麼邏輯?有人陪著自己一起病就不無聊嗎?”

雲七七氣笑,竟然內心還產生了一絲說不清楚的感動,她一定是傻了。

厲雲霈眸色一沉,開口道,“以前我小時候生病的時候,就希望有個人能陪自己一起病。我父母離開的早,冇人照顧我,大多數都是家裡傭人。”

雲七七柔聲拍了拍他的背部,“我能理解你這種感受。”

這種孤單,隻有失去父母的人才能體會。

她也是一樣的。

自小,父母離她遠去非洲,她連父母的照片都冇看過,外婆明明有他們父母的照片,可就是不願意給她看,估計是怕她有執念、怕她長大後尋找他們。

事實上,她有錢後第一時間是買下全世界第一黑客帝國,就是為了找父母的蹤跡。

可她真的有些想不通,為什麼就連世界第一的“黑客帝國”,都找不到自己父母?

“這同心結你不用摘,我既然能給你,那既是我有保你平安的能力,和剛纔的情況不一樣。”

雲七七打消厲雲霈心中的顧慮。

“……”厲雲霈幽暗黑眸緊緊鎖著她青澀的臉,眼裡說不清的情緒跳躍。

縱使是這樣,他也極為感動,世界上有一個女人願意為他做到這一地步,絕對是他莫大的幸福!

他現在才明白,奶奶為什麼要給他定下這樁婚事。

他生性涼薄,性情冷厲,從小的生活早就麻木的不像話……

唯一要做的是就是做好厲氏集團的繼承人,擔起厲氏家族的跨國家業!

直到青玄道觀時,他尋她回來,心境才發生了不同的改變,原本平靜如死水般的生活,也被攪得天翻地覆。

他才覺得生活不止有工作。

也覺得,他終於活的像個人了。

厲雲霈俊眉微撇,忽然問道,“你父母拋棄你去非洲打工,他們作為你的父母,到底是怎麼忍住這麼多年不聯絡你的?”

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

哪有父母因為什麼莫須有的缺財星,就將自己的孩子拋棄十八多年……遠去他國?

他既然要幫她查這件事,查她父母的下落,還不如從她這裡多瞭解一些。

雲七七手指握緊了幾分,閉上黑色的睫毛,“我也想找他們問個明白,比起這個,我更擔心他們的健康平安。”

如果,如果找到了父母,結果卻是已經不在人世了呢?

她該怎麼接受。

以往的十八年,一直有這個希望支撐著她,她也很怕最後這個希望徹底幻滅,而結果讓她徹底死心。

厲雲霈見她神情緊張起來,牽過她的手掌暖在自己大掌中,“不能起算一卦麼?”

“不能。”雲七七眸色複雜,要是能算,她早算了。

雖說,是可以知道一些線索……

有一招可以向天窺探先機,也就是俗稱的開天眼,但開天眼是非常危險的行為,窺探天機將會百病纏身。

有一次小時候的七七就使用了這一招,那時候她還什麼都不懂,問了父母之事。

好在當時能力也不夠,並冇有問出來,但儘管是這樣,也長了一身的紅疹,差點丟了性命。

後來幸好是外婆將她救回來。

她望著厲雲霈解釋:“算命不算己,我從來不算外婆,父母的事。一旦知道了,卦就定了。”

“懂了。”厲雲霈眼裡藏著溫柔,他一定會幫她找到她的父母。

不就是非洲麼,他將非洲北部掘地三尺,也要找出她的父母下落。

他們走到了半山腰,也走累了,厲雲霈帶著雲七七坐了纜車。

纜車內將整個大山的風景一覽無餘,樹木纏繞著石頭,石葡萄,石樹林,天然盆景都看了個遍。

直達山頂。

一塊三生石矗立在中央,石頭前有兩塊蒲團墊子,稀少的情侶一一跪拜許下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