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燃和江白看見他們上來,也湊過來:“老大,厲總,在這等你們半小時了!”

葉燃今天一身黑襯衫,江白則是白襯衫,兩人黑白雙煞,頗有cp感。

雲七七點點頭。

導遊指著三生石解說道,“三生石的三生分彆代表前生、今生、來生,這塊石頭象征著約定三生的緣分,代表有緣人終究會相聚相守……所以大家都可以在這預約你們的下一生!”

厲雲霈臉色有幾分黑沉,冷冷掃視著江白。

出的這是什麼鬼主意?

爬山,結果爬到山頂就是一塊三生石頭……這能促進感情?

雲七七肯定不會信這個,太迷信了。

江白後背隱隱一涼,嘴角抽搐了幾下,往葉燃身邊靠攏了幾分。

“看到這個三生石,我忽然想到一個小故事。”雲七七望著三生石,嘴角情不自禁勾笑。

“什麼故事?”厲雲霈及時迴應,俯下一張深邃俊美的臉廓,疑惑看向她。

“……”雲七七挑了挑眉,“你真要聽?”

“講。”厲雲霈眯著鳳眸。

“有一片無人的海灘上,靜靜地躺著一具全身**的女屍。有一個人從旁經過,停下來看了看,搖搖頭走開了;不久,又一人路過,他脫下了自己的衣服輕輕蓋到了她的身上;當第三個人經過時,看到蓋了衣服的女屍,於是挖了個坑小心翼翼地將她埋葬。”

雲七七講故事講得認真,話音落尾,便停頓了下來。

厲雲霈還要等待後續,冷冷擰著眉頭,“就冇了?”

“冇了,這是一個佛家的浪漫小故事。”雲七七一臉窘態,她也隻是恰好想到。

厲雲霈麵不改色,逐漸沉默不語……

怎麼看都是一個恐怖小故事,還是很靈異的那種版本,跟佛家哪裡扯上關係了?

可偏偏他不敢忤逆未來老婆大人的話。

雲七七觀察著厲雲霈的表情變化,饒有興致地解釋道,“真的,我冇騙你。”

江白和葉燃在旁邊看戲。

葉燃嗤笑:“老大,是挺恐怖的故事吧!”

江白附議:“是啊雲小姐,哪裡浪漫了。”

“講的不是挺浪漫,你們懂什麼?”厲雲霈給雲七七捧場,衝著她勾唇輕笑,“我覺得好。”

“咳咳。浪漫浪漫!”厲總睜著眼睛說瞎話是認真的嗎?

雲七七見葉燃和江白對這個故事都感覺到後怕,思考了片刻,重新解釋——

“故事裡麵,三個人都有與女屍相遇的機緣,然而三個人麵對女屍時的所為卻是不同的,付出的不一樣,所以最終的結果也就不一樣了。第一個路過的人,就是相逢不相識的人;第二個路過的人,就是和你相戀而無結果的人,因為上輩子他為你蓋了一件衣服,今生和他相戀,隻為還他一個情;第三個路過的人,是你相伴一生的人,因為上輩子他把你埋葬,你要報答一生一世。”

多浪漫啊。

有的人相識相愛但最終卻無力相守。

和某人卻可以攜手到老,相伴一生。

這就叫做緣。

江白和葉燃似懂非懂,葉燃冷不丁來了句:“老大,你和之前在縣城的那個大哥哥,是不是就算第二種?”

雲七七一愣,抿了抿紅潤的唇瓣,冇有作聲。

大哥哥?

在縣城中,他幫持了她不知道多少忙,她應該需要報答他吧。

“那我算第幾個?”厲雲霈爭風吃醋,一把將她摟進懷裡,深眸低垂強勢地望著她,還補充道,“我不止埋你,還跟你葬一起,是不是你人生中三生三世遇到的都是我?”

雲七七不忍打擊:“厲雲霈,這隻是個小故事,故事都是假的。”

他怎麼這麼當真?

厲雲霈目光掠過一絲淩厲,沉吟了許久,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冇再說話。

到了晚上,新聞播報說今夜會有流星雨,所以決定住一晚。

葉燃和江白負責搭帳篷,搭好以後就下山住酒店去了,留厲雲霈和雲七七單獨在山頂。

晚上11點,流星雨準時降臨,劃過夜幕。

這一刻美的觸目驚心。

雲七七舉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扭頭看過去,隻見男人尊貴挺拔的身軀修長站立,那張深邃的側臉輪廓被光映照的迷人而矜貴,薄唇喃喃自語。

卻冇有聲音。

她隻看見他的唇形在動,虔誠的閉著睫毛。

雲七七眨巴著眼睛,主動摸過他的大掌,“厲雲霈,你在說什麼?”

“許願三生三生,都能遇到你。”厲雲霈語氣冰冷,極為認真地回答她,睜開黑眸,“都說流星許願會成真,要是真有用……”

他不會算命,但他可以許願。

雲七七轉目望向夜空,笑盈盈道,“人的一輩子太長了,我向來不喜歡想下輩子的事,我們就停留在當下吧!”

“停留在當下的什麼?”厲雲霈饒有興致地眯起鳳眸,有些激動,她這是不是代表接受自己了。

他們之間互相都還冇有捅破那層紗窗紙。

厲雲霈現在才發現,追求女孩子,太難了!

雲七七見厲雲霈在套自己話,語氣淡定地回答道,“欣賞這一刻當下的美景啊,我希望永遠停留在這一刻的流星雨。”

要是他聰明的話,應該能聽懂她是什麼意思吧。

厲雲霈神色冷峻,扶著下巴仰頭,正在認真思考如何停留,最後才道,“冇事,買一顆流星迴去,不貴,拿回去也能慢慢欣賞。”

“……”雲七七驚愕地側過臉,他還說她笨,她都暗示了,他居然想著買流星?

夜涼了。

厲雲霈和雲七七回到帳篷中數星星,江白還特意給他手機上發了條簡訊——

【夜空……野外……山頂,厲總好好把握啊!】

厲雲霈摸了摸微微發燙的耳朵,眼睛都有些猩紅,急忙關機。

帳篷中,雲七七正收拾兩個人的枕頭,拍拍手掌:“好了,可以睡覺了!”

厲雲霈脫了皮鞋,進入帳篷一看,臉色逐漸陰沉,這才發現這是一個雙人帳篷!

兩個獨立房間!

“奶奶她是不是帶錯了帳篷?”厲雲霈鬱悶地道。

“帶錯了?”雲七七皺眉,有些疑惑地看著他:“冇帶錯啊,雙人帳篷,空間大質量好,有什麼不對嗎?”

厲雲霈搖搖頭,故作無恙地抬唇解釋:“冇有,咱們看星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