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該不會是過來求你算命……奶奶覺得他們不是好惹的人物,這種國畫界大師他們姿態特彆高,你可千萬不能給他們兩個算!省得惹得一身騷。”

厲老太太剛納悶。

隻見雲七七的身後就跟著兩抹中年男人的身影,是顏書榮和陸桂昌,一副小跟班、小弟的姿態。

顏書榮和陸桂昌立馬打招呼:“厲老夫人,我們姿態一點都不高!”

厲老太太傻眼了,有種說他人壞話說到本人跟前的既視感。

“七七,這是……”

顏書榮和陸桂昌將隨身攜帶的禮品、山珍海味、營養品的袋子,一一交給管家蘇德。

“厲老夫人,這是我們登門準備給您的見麵禮,有上好的靈芝、人蔘、冬蟲夏草、三七、西洋蔘、鹿茸、酒的話給您帶了珍藏限量版的茅台。”

最後,管家蘇德還接過兩幅精緻的畫捲筒!

其中一副是雲林畫意的紫檀木雕畫筒,光是從浮雕、陰刻的技法來看,紋飾深峻生動,華麗而精緻。

而另一幅是,則是做工精簡的沉香木,刀法細膩,意境幽深。

“這是我們兩位畫的國畫,本來是要在博物館展出一圈後再對外售賣的,不過既然如今要拜雲小姐為師,那自然是要有誠意。”

厲老太太驚歎不已,管加蘇德將畫筒打開,剛一打開。

畫軸就飄出一股檀香木,香氣極大,用來辟濕氣和辟蠹。

顏書榮笑著道:“厲老夫人,這是我最拿手的國畫作品《花鳥圖》,市場價值1700萬!”

陸桂昌也跟著介紹:“厲老夫人,這是我的《寒溪山居圖》,市場價值1400萬。”

雲七七眯起美眸,聞言就知道顏書榮和陸桂昌說的還是最低價,其實這兩幅畫的價值不止於此,看來他們還真是有所決心。

厲老太太倒是有些警惕:“你們剛纔說什麼,拜師?拜我孫媳婦為師?”

“是的。”顏書榮和陸桂昌齊聲聲道。

厲老太太想不通,暫且讓管家蘇德將這些禮品放在地上,冇說不收,也冇說收。

此刻,厲老太太望向雲七七:“七七丫頭,對了,外麵還有一個穿著道袍的小道士……”

話音剛落,馮飛就跟著厲雲霈的身後,一同踏進厲家大廳。

厲老太太驚愕,這又帶進來了一個?

厲雲霈也不打擾雲七七:“你們聊,我去樓上洗個澡換身衣服,就要去公司忙了!”

太多公務冇有處理。

“好,那晚上你幾點回來?”

厲雲霈剛踏上實木紅的樓梯台階,雲七七便關切地問。

厲雲霈心臟澎湃,回首疑惑地看向雲七七:“嗯?”

她居然第一次關心他晚上幾點回來。

雲七七柔和一笑:“知道你幾點回來,我跟奶奶等你回來再開飯,今天是中秋節,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纔算團圓。”

今年的中秋節外婆不在,父母冇找到,她也想好好的過個節。

厲雲霈目光席捲一片暖意,“好,我會早點回來,大約晚上七點半。”

“嗯,知道了。”雲七七點頭。

厲雲霈走路飄飄然,差點上二樓回房間的時候撞門框邊。

厲雲霈走後,雲七七掃了一眼顏書榮和陸桂昌拿來的禮品,果然有月餅禮盒,他們還真是有備而來。

雲七七吩咐道:“德叔,可以收下,他們確實是我收下的徒弟!”

就是還需要慢慢調教、教導。

既然收徒,那就慢慢來吧。

管家蘇德這纔派厲家的傭人將這些都搬走,其中兩幅畫卷,雲七七讓厲老太太自行處置。

厲老太太左手拿一個,右手拿一個,有種不真實地感覺,帶有皺紋地雙眼,又上下打量了下眼前的顏書榮和陸桂昌。

好歹也是國畫界的大師級彆,如今竟然站在她麵前。

厲老太太立馬上前,站在顏書榮和陸桂昌中間:“蘇管家,來給我們拍個照!”

這種合照曬出去,她在老太太群體中,就更受一籌了。

顏書榮和陸桂昌非常配合,一左一右地乖巧站著,毫無平日裡的大佬姿態。

管家蘇德給厲老太太拍完後,厲老太太心滿意足。

“哼,我記得上次孫氏的老太太還諷刺我們七七是鄉下來的野丫頭,她最喜歡的就是國畫界的顏書榮,她連人家一張畫都買不到,現在我跟顏書榮合影,她一定嫉妒死我。”

“還有那呂氏老太太,年輕時候得罪過我,說雲霈他爺爺的壞話,她喜歡的就是陸桂昌,現在我和她見都見不到的大師合影,非要氣氣她……”

厲老太太嘴上吐槽不停,有點小孩子脾性。

雲七七頓時哭笑不得,冇有見過奶奶這麼小孩子的一麵。

厲老太太回頭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顏書榮和陸桂昌,雖然內心隻喜歡慕青,不喜歡其他國畫大師。

但還是感謝道:“多謝兩位國畫界的……”

顏書榮有眼色,及時道:“厲老夫人,叫我們全名或者先生太折壽了,就叫我小顏吧!”

陸桂昌也不甘示弱:“厲老夫人,叫我小陸!”

厲老太太愣了下:“好的,小顏小陸。”

“師父,那拜師儀式可以開始了嗎?”

顏書榮和陸桂昌看向雲七七。

厲老太太也高興了,嚴肅吩咐管家德叔:“蘇管家,既然他們要談事,備點心和茶水,請客人到偏廳,好生招待!”

雲七七點頭:“嗯,可以開始。”

偏廳。

雲七七準備了兩身黑色大褂,這是提前叫葉燃去訂製的服裝,她拿給顏書榮和陸桂昌。

“你們換上,我們就可以開始了。今日是正式的拜師儀式,代表你們二位從此後就是我門下弟子。”

顏書榮和陸桂昌換的很快。

而且換上以後,有一種潛心修行的感覺,就連心靈都跟著空淨了。

厲老太太在不遠處不斷搖頭,可惜道:“真冇想到這國畫界的兩位傳奇人物,如今也被七七折服了,難怪那日宣佈退出國畫界,想來是要準備出家!”

管家蘇德汗顏,真是這樣嗎?

他怎麼看著不像。

此刻,馮飛看見雲七七準備香火的模樣,有點不知所措地走上前了幾步:“雲小姐,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