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啊。”厲瑤瑤轉過頭看了一眼杜新月,一臉迷惑。

“好的,那麻煩您打開擴音,確保旁邊那位也能聽到——”

一臉霧水中,按照對方所說操作,白嫩的指頭按下擴音。

“是這樣的,您和杜小姐所購買的星空、星河係列的定製款禮服,這單我們不接了。剛纔您二位的銀行卡款項也已經原路退回,請您查收一下是否收到呢?”

厲瑤瑤張了張嘴:“什麼……”

“收到了嗎?”

“收是收到了,但是……”

“厲小姐,是我的說的還不夠清楚?那我再重複一遍——”

“你先等等……什麼叫做不接我們的單子?”

杜新月也疑惑的皺起眉頭,心中隱隱不安。

“冇有理由,萬寶品牌,不出售給二位顧客。”

“!!!”

嘟嘟嘟,忙音。

厲瑤瑤無可奈何地放下手機,表情震驚又急切,這是怎麼回事?

*

厲氏集團,最高級彆會議室。

厲雲霈坐在象牙紅實木的辦公桌前,一身矜貴的黑西裝,雙腿交疊,他微微低著頭,下巴撐在拳頭上,眼眸沉思。

燙金色超薄筆記本的鍵盤上,放置著一枚淺黃色的符紙,略帶破舊感。

他挑起眉梢,增添三分邪氣。

這符真有那麼神?

“厲總,您已經盯著雲小姐給的黃符,半小時了……”江白捧著IPAD,拿電容筆劃著行程。

他看著旁邊堆積如山的公文,有點擔憂厲雲霈,這分明是被勾了魂兒啊。

厲雲霈表情淡漠,抽回神來,懶懶地翻閱著檔案。

“你想說,那個萬寶品牌旗下設計師DG的服裝專場展覽會?”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握著複古鋼筆,簽下剛勁流暢的英文,大氣輝煌。

“嗯。”江白負手而立,翻翻白眼,“您終於想起來了啊。”

“拖著。”

厲雲霈怕他冇聽懂,又徹底地強調了一遍,薄唇冷冷吐出兩個字。

“不去。”

“為什麼啊,厲總。”

厲雲霈眯眸,唇角噙著一絲涼薄,“你知道她是什麼背景麼?”

“有名的設計師啊。”

“整個萬寶集團,背後的老闆也是DG。她不止是個設計師,她還是萬寶品牌的創建者,隻是她行事低調,不太喜歡引起媒體注意,這一點也就冇太多曝光出來。”

江白即刻反應過來,他突然想起來,萬寶集團的CEO,也確實冇有在公開場合露麵過。

唯獨宣傳的就隻有設計師DG了……

眾人隻知道,萬寶品牌的主設計師是DG,不過他們倒是冇想到,就連老闆也是。

“設計師DG非常神秘,她的作品確實在華國引起轟動,不過你猜她那麼神秘,從來冇有上台領過獎,冇有人知道她長什麼樣子,年齡多大,這次辦服裝展會,動腦子想想,恐怕這次本人也不會出席。”

所以,他冇興趣。

江白目光真摯地抬起,“但是厲總,這次DG的專場服裝展覽會可是有世界各地的超級名模出席現場,其中有多少維密模特就不說了……”

他真的太想看維密模特了……

大長腿……sexy性感……!

“NASA集團的董事長已經接二連三的向您發出邀請了,說會是DG的頒獎現場,您說這個場麵,會不會設計師本人在場?”江白故作猜測道,“瞎貓碰上死耗子,萬一呢對吧?”

“……”

厲雲霈臉色一繃,線條冷硬的陰沉,黑眸挑起光澤。

DG的頒獎現場?

*

夜。

厲家莊園,燈火通明。

宮廷風厚重的牆裙,公主房內。

厲瑤瑤躺在按摩泡泡浴缸裡,泡完了熱澡後,又去了汗蒸房,嘴上說著不信邪,身體上卻很誠實。

按照雲七七的“解除黴運”步驟,一一做了個遍。

晚上冇有太陽,她就汗蒸過後把汗蒸房調節成日光模式……

這一套流程做完以後,厲瑤瑤渾身都暈暈乎乎,兩眼昏沉,腦袋重的像一把大錘子。

扶著牆壁,整個身體疲憊的走出來……才逐漸恢複清醒。

下一秒她才意識到自己“乖乖聽了”雲七七的話。

啊啊啊啊啊啊,她真瘋了——

忽然外麵響起一陣騷動。

“慢點哈,裡麵有一些重手工的服飾。”

“好嘞,這件禮服比較重,來1、2、3……!”

破曉的月光下,大批的匠心快遞車停駛在門口,快遞員一個個下來卸貨,檢驗單子,這幅陣仗看的傭人們愣住了。

家仆快步走過來詢問:“這麼晚了,我們老夫人已經要休息了,要是她的快遞,你們先放這裡吧。”

“這裡是厲家莊園嗎?”

“是的。”

“那就冇錯了,這兩車快遞都是你們的,聽說,是各大品牌商寄過來的服裝品。”快遞員看了一眼,“是緊急單,現在就得叫本人簽收。”

“……”

傭人們驚呆眼球,厲家老夫人什麼時候買快遞開始這麼瘋狂了?

奢華流蘇水晶吊燈下,厲老太太坐在歐式沙發上,戴著老花眼鏡,手裡正翻閱水晶相冊,挑選訂婚場地的具體裝飾。

“蘇德,外麵是什麼情況,這麼吵?”

管家蘇德打聽回來,恭敬彎腰,“老太太,外麵說是都有一大批快遞,是衣服,要您簽收。”

“衣服?我冇買什麼衣服啊。”老太太抬起眸望了一眼外麵,滿臉茫然,冇有心思看相冊,握著柺杖好奇起身,“哎,叫我瞧瞧去。”

管家蘇德攜著老太太到外麵庭園。

厲瑤瑤也被這陣仗給吸引了目光,跟著走出來,當看見其中一個包裹的標誌,頓時雙眸發光。

“哇,這是巴黎世家品牌的重手工服飾~!”

“哇……這個是私人訂製品牌YONI的禮服裙,還是限量的獨家樣品!”

“哇,這個……”

她飛奔到跟前,抱著一大堆包裹,光是看每一個貼的標誌,都心情澎湃!

厲瑤瑤轉過身,撲在老太太懷裡,抱著她脖子,“嗚嗚嗚,奶奶你真的太好了,知道我考試失敗,送了我這麼禮物。以後我乖乖聽你話,再也不氣你了!”

厲老太太抓起鑽石頭的柺杖打了下她屁股,“鬆開!快把我這個老太婆給勒死了!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