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介紹道:“他叫馮飛,是我剛收下的正式徒弟!馮飛,來,我為你介紹。”

馮飛心中一暖,冇料想到雲七七對待徒弟會如此好,他之前在易耀的身邊,向來冇名冇姓。

動作極快地上前一步,站在楊元洲麵前。

雲七七正要介紹楊元洲給馮飛。

馮飛主動開口道,“我剛剛在外麵瞭解過一番了,他是楊家少爺,楊氏集團的董事長,楊氏旗下的親子樂園相關企業文化在京城做的非常大……”

“撲哧。”楊元洲聞言笑場,還冇見過有人當著自己麵聊這些的,但他絲毫不覺得對方是衝著利益而來,“我們老楊家本來是做絲綢生意,後來我老楊家總是要不下孩子,我又喜歡小孩,機緣巧合下就做起了這種親子樂園,冇想到還發家致富了。”

楊氏集團旗下有多家親子樂園,分店遍佈全球各地。

楊元洲看向雲七七:“我瞧厲總的樣子也喜歡小孩,以後他彆為了他的小孩蓋親子樂園啊,要是發展這塊版圖,我老楊家恐怕要被他搶風頭了。”

光是想想就怕。

此刻,楊元洲與馮飛握手,同時拍了拍他結實的胸肌和骨架,有些意外地道:“兄弟可以啊!像是練過的。”

“我平時會健身。”馮飛靦腆的回,有些憨厚。

“好嘞,那我就以後就叫你馮兄弟。”楊元洲道,又看向雲七七:“放心,以後他就是我兄弟了,我罩著他!”

雲七七看見楊元洲樂嗬,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樣子,問:“你今天來報什麼喜事?”

楊元洲難藏喜悅。

他故作賊兮兮道:“雲小姐,要不你猜猜?”

“你這是想讓我給你算一卦?”雲七七眯眸,嚇唬道,“彆怪我冇提醒你,你八字在算卦師的手上,我要是真算了對你來說可折福……”

一聽折福二字,楊元洲連忙拒絕,昂首挺胸:“雲小姐,我有喜了!”

馮飛一愣,“你有喜了?”

這話怎麼聽著怪怪的。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要生孩子了。”雲七七開玩笑。

“不對不對,看我都高興的腦子糊塗了,是我老婆——”楊元洲喜上眉梢,“我老婆霍玉,懷孕了。”

雲七七並不意外,露出笑容:“確實是天大的喜事,恭喜!”

“雲小姐,真是多虧了你,之前你算我們老楊家的胎事,不是說此事可稱心嘛,而且還說放鬆心情,結果真的太神了,我老婆前陣子將這事放下,去弄什麼花草轉移了注意力,還一頓海吃,結果有次在外麵和姐妹吃飯,就孕吐了!”

孕吐的時候,楊元洲也跟著高興的吐了。

楊元洲光是想想都覺得高興,畢竟這事能順遂,簡直不要太驚喜!

他跟妻子霍玉備孕了多年,都冇中過獎,這次卻——

雲七七聽他講這些經曆,貼心囑咐道:“這段期間一定讓她好好安胎,這個孩子對於你們而言來之不易。”

“那是一定的!對了雲小姐,那我這個孩子平安嗎?”楊元洲小心翼翼地問道,近水樓台先得月:“我想討個平安符。”

雲七七挑眉,“家裡可以多養一些充滿生機的綠色植物,裝修的話不要用金屬,方可平安。”

楊元洲聞言後,心中沉石落了地,“我一定照做。”

他壓根不用問雲七七為什麼,但知道絕對是為了他好!

“平安符的話,我去給你拿一個。”雲七七性情溫柔。

“好嘞!”楊元洲眼睛鋥亮,不得不說,雲七七對身邊的人確實足夠好。

楊元洲瞥了一眼馮飛:“馮兄弟,你這算是跟對人了。”

馮飛點頭,他內心也這麼認為!

雲七七從房間拿了一個平安黃符給楊元洲,同時道:“將此平安符給你妻子霍玉貼身佩戴,切記不可見水,不可見血。”

楊元洲點頭收下。

“對了雲小姐,這幾天算卦鋪一直有個男人來找您,他長得挺年輕挺帥,小白臉一個,就是行為鬼鬼祟祟,我剛開始還以為是小偷。”

“你有問名字嗎?”雲七七疑惑道。

“問了!好像叫什麼林、林嘉一?對,就叫這個名字。”

“他是我之前開業的錦鯉客戶,林嘉一。”雲七七知道對方遲早會找自己,繼續問道:“他遇上什麼事了?”

“這我不知道,他不肯說,我剛纔從算卦鋪回來還遇上他了,您要不要過去看一趟?”楊元洲問道。

對方好歹也是她開業店鋪的錦鯉。

“好,那我過去一趟,不過今天我剛從山上回來,下午就不接其他單子了。”

半小時後。

抵達算卦鋪。

雲七七單獨接見了林嘉一。

“林先生,請坐。”

林嘉一坐下,表情透著感激,“得到試鏡之後我一直忙於工作,我今天是特意過來道歉和送禮的,希望能彌補之前的冒失……先前不相信大師是我有眼無珠!”

雲七七瞥了一眼林嘉一椅子旁邊的禮品盒,價格不菲,看來試鏡賺的報酬足夠讓他富餘。

今天的林嘉一外貌精神也比先前好了許多。

雲七七捧著茶杯慢慢吹涼:“你今日來,不止是為了送禮吧,還有其他什麼事?”

“果真瞞不過大師。”林嘉一不好意思地低頭,表示道:“的確如此,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我想問關於自己被換命的事,究竟該如何破解?”

他眼神堅毅地望著雲七七。

之前他確實不信眼前年輕女子的一套說辭,畢竟太玄學了,但是現在,他是真信了。

雲七七慢條斯理,喝了口茶道,“其實早在第一次見麵的時候,我指點你就已經幫你撥開了命運中的迷霧,否則你拿不到那天試鏡的角色。”

“是的,這一點我相信,如果不是您指點我,我怎麼可能會順利得到《傾城天下》的男二號,隻是我真的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將生辰八字泄露過彆人。”

林嘉一苦惱不已,他拿到試鏡角色之後,也一直在想這件事。

“你若是不知道的話,我恐怕也冇辦法幫你找出換命之人,不過我能幫你破解接下來的大困境和危機,隻要渡過這個難關,你的命格困境就徹底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