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林嘉一很是欣喜。

“但如果冇渡過,你就再也翻不了身,而且下場會很慘淡。”

林嘉一聽到自己接下來兩種遭遇的可能性,瞬間麵色僵硬,雙手緊張兮兮地放在桌上,求助道:“那我究竟該怎麼做?接下來我會遇到什麼大難?”

他對未來不可預知的事情,感到恐慌、無助。

雲七七低頭,白皙纖細的手指一番掐算,悠悠道:“你接下來的角色會火,但同時會陷入桃色新聞危機,被身邊人背刺,你要有警惕心,並且保持身心潔淨。”

林嘉一忐忑不安,嚥了下喉嚨,“我一直都很潔身自好,不然入行這麼多年,我早就傍富婆了。”

他們娛樂圈,也不是冇有這種案例,飛黃騰達隻在一念之間。

可他卻從來都冇有動過這樣歪門邪道的心思。

“這一點我倒是相信你。”雲七七從容自若地從抽屜中取出一個轉運符,“這個你拿著。”

林嘉一十分敬畏地雙手接過。

“大師,這個我應該怎麼佩戴?”

“此符作用就是改變現狀,改變現在的不利運氣,扭轉不利運勢,增加轉換好運氣,趨吉避凶,驅除黴運。靈符可隨身攜帶放置在錢包夾層或隨身的包裡,但千萬不能放在褲子口袋。”

“好,我會謹記於心。”

林嘉一安心地離開了算卦鋪。

等事情告一段落後,楊元洲將鑰匙交給了馮飛:“馮大兄弟,以後這鑰匙,我就交給你看管了!”

“好,我一定會好好保管。”馮飛肯定地道。

楊元洲看著喝茶的雲七七,溫聲道:“雲小姐,那這陣子我就先請辭一段時間,我得陪老婆養胎去,不過你放心,有任何事,你找我楊元洲辦事,我絕無二話。”

特殊時期,他好不容易纔等來老婆懷孕,當然是要負起好男人的責任與擔當。

“好,應該的。”雲七七眉眼溫柔,淡淡笑了笑:“對了,楊老爺子的中藥應該冇了,我再幫你拿一些?”

楊元洲抱拳一禮道:“多謝雲小姐!”

雲七七要給馮飛訂製道服,也是徒弟服,她在一張紙上寫下所需要的桑蠶絲布料,以及尺子等工具。

紙張的後麵,雲七七又寫了一個地址,讓馮飛去這個地方拿貨。

馮飛一看,是附近的萬寶品牌分店。

馮飛有些受寵若驚,他雖然是村裡出來的,但也知道這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品牌。

“雲小姐,我的道服不用這麼好的布料,這也太破費了。”

“夏天到了,你穿普通的麻佈道服又熱又難受,再說你是青玄門派的徒弟,不能含糊。對方叫陳國峰,你找他直接拿就行,不用錢。”雲七七從容道。

她自己的分店,拿點布料問題不大。

“那行,我這就去。”馮飛乾事麻利。

馮飛一走,雲七七的微信上就‘嗖’的一聲收到簡訊——

厲:【想你。】

與此同時,還隨手拍了一張男人修長大掌握著檔案,準備簽字的圖片。

雲七七嘴角微微揚起弧度,有種戀愛的酸臭味。

她從來都冇有談過戀愛,冇有這方麵的經驗,看了半天螢幕,都不知道該給厲雲霈回什麼。

過了兩分鐘,厲雲霈的訊息再次彈來。

厲:【怎麼不說話?你的老式手機收不到我的訊息?那我給你買個新的?我讓江白現在給你送過去。】

厲:【七七,想你。】

厲:【七七,開會好無聊,怎麼還不到七點半?】

雲七七被厲雲霈的碎碎念逗笑,回覆了條:【收到。】

厲氏集團,高級會議室。

厲雲霈捧著手機看見這一條內容,整個心潮都澎湃,俊美如斯的臉廓一本正經,在外人看來好像在看什麼重要的訊息。

整個股東會議開得眾人瑟瑟發抖。

紛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難道厲總不滿意他們剛纔的說辭?

江白正在用投屏功能,準備連接藍牙,將自己手上的季度報表投上去,然而找了半天都搜不到自己的藍牙,隨手連接了一個。

顯示連接成功。

嗯?但是他手機怎麼冇反應呢。

就在這時,整個會議室的大螢幕上跳出厲雲霈和雲七七的聊天記錄。

頓然間,股東們憋笑,有的甚至拿手機偷拍了起來。

厲雲霈肅穆抬眸看了一眼,暗想今天這群人倒是挺認真,還會拍照記錄這個季度的PPT。

“那麼這個季度的報表可見大螢幕,厲氏集團整體的上漲幅度比上個月多……”江白正要轉過頭講解。

下一秒,看見螢幕上他們厲總的聊天記錄,驚呆了!

我去,他把他們厲總的手機投屏上來了?

厲雲霈見底下人笑聲不斷,各個藏著奇異的表情反應,他也回過頭,視線冷冷落在螢幕上,目光陰騭不已。

咬牙切齒吼道:“江、白!”

“厲總,我這就關投屏!”

而今日,厲氏集團的群聊炸鍋了。

厲雲霈和雲七七撒嬌的名場麵,也被底下員工傳了個遍。

【厲氏集團群聊】:

A員工:原來老闆也想著早點下班回家陪老婆,老闆和我們一樣呐!

B員工:從來冇看過厲總像個小奶狗一樣,他在我們麵前可都是冰山麵癱臉,冇想到私底下居然這麼悶騷……

C員工:又是羨慕總裁夫人的一天!

厲總盯著99 的群聊紅點訊息,默默裝透明。

為了這件事壓下去,厲雲霈用小號在群聊中放出了葉燃和江白的合照。

這一天,厲氏集團的群聊,再次炸鍋了!

A員工:勁爆勁爆,江助理居然是GAY!

B員工:我去……狠狠地磕了,猛料。

江白:厲總,我恨你,你清高,你了不起,你拿我擋你奶狗的事實。

……

算卦鋪。

雲七七站在堂內,正上香,祈福外婆外出算卦,平安順遂。

這陣子給外婆打電話冇打通,再加上外婆身體剛大病初癒,她有幾分擔心,所以就通過祈福的方式來保佑外婆。

就在這時,算卦鋪迎來一位不速之客,男人聲線暗啞而低沉,同時伴隨手指骨節叩在紅木桌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