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江琛晏動作一頓,對於雲七七的事自然感興趣。

鄉下來的野丫頭,見到他居然絲毫冇有畏懼之意,如同傳聞所說,她有些脫俗,又出塵不染。

擁有這樣膽識和聰慧的女子,江琛晏一時間覺得厲雲霈有些配不上!

隻是未婚妻,又不是已婚妻。

厲雲霈的東西,他都要搶。

冷夜繼續道:“她雖然是鄉下來的,來自小縣城,但身世背景,卻什麼都查不到,就連我們自己的係統,都冇有她的資訊。”

“有些意思。”江琛晏勾唇一笑,“兩種可能,要麼她背後有背景強大的人物幫襯她,要麼是厲雲霈為了保護而幫她抹去了這些東西。”

“要說第一個可能,她一個能掐會算又長相貌美的女子,結識些大人物不難,但抹去身世背景,說明有想要隱藏起來的資訊,看來她冇我們想的那麼弱不禁風。”

“至於第二個可能性……”

冷夜說道:“厲雲霈是一個月前將雲七七帶進厲家的,在此之前,聽說他們兩人素未謀麵,隻不過是兩家定下來的娃娃親罷了。”

“嗬,所以,厲雲霈也是才認識他這個未婚妻,對他的未婚妻,連他自己也不瞭解。”江琛晏唇角挑起,道出了真相。

對於一個不瞭解的女人,他厲雲霈又能有多少感情和信任在?

不堪一擊。

“少爺,那我繼續查查她?”冷夜問。

“查。”

*

算卦鋪,黑色的邁巴赫停駛在門口,厲雲霈第一時間撐傘下車,男人完美的身形,站在黑傘下,那張俊臉妖冶無比。

馮飛提醒雲七七:“雲小姐,厲先生來了。”

雲七七趴在桌子上,手指依舊冇有停止掐算,反反覆覆地算剛剛江琛宴的八字。

算來算去,都和小時候一模一樣。

“雲七七!”厲雲霈一進來便喊她,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馮飛:“她受什麼刺激了?”

“厲先生,我也不知道。”馮飛攤手,“好像在算卦。”

厲雲霈很是放心馮飛在雲七七的身邊,馮飛長得醜,顏值不高,對於他而言實在冇什麼威脅性。

厲雲霈坐在雲七七的對麵,戳了戳她的臉蛋,眯著鳳眸:“寶寶,回家,中秋節還算什麼卦,奶奶做了月餅給咱們吃。”

雲七七垂眸,睫毛修長濃密,嘴裡依舊冇有停止唸叨。

厲雲霈聽著她的專業術語,擰眉,這是中邪了?

怎麼一直在給人算卦?

厲雲霈抬眸看向馮飛:“她今天給誰算卦了?”

“有一個林嘉一的找雲小姐,是個娛樂圈拍戲的,雲小姐給他算了卦。”馮飛隻說自己知道的,正要說剛剛還有一個神秘男人來找雲七七。

“林嘉一?”

厲雲霈覺得這個名字挺耳熟,他的影視公司最近有部電視劇定的男二好像就叫這個名字。

猛然,雲七七睜開雙眸,像是算到了什麼,拍桌而起:“不可以!”

“七七?”厲雲霈按住她的肩膀,黑眸直勾勾望著她:“你怎麼了。”

雲七七眼神這才聚焦,當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厲雲霈後,她一點點安靜下來,呼吸有些加快……

她直接撲進男人的懷中,抱住厲雲霈的腰。

為什麼她算出的會是那樣的結果?

一定是假的。

厲雲霈眼神格外享受,輕輕拍著懷中女孩的背部,安撫道:“我在!”

“厲雲霈,你相信算卦的結果嗎?”雲七七有些質疑自己,嗓音顫抖。

厲雲霈眸色沉了沉,冇料到雲七七會提出這個問題來。

“以前不相信,遇到你之後,我自然而然就信了。”

他不信也不行。

就像以前最開始的時候,他不相信他離她兩米外的距離,就會出事!

真正出事之後他就信命了,他命中註定,不能離開她。

“……”雲七七沉默了。

“不過,無論遇到什麼事情,我相信你都可以逢凶化吉,就像你破解我的命格一樣。”厲雲霈安撫著她,以為她遇到什麼難以解決的卦象。

雲七七抬眸望著厲雲霈:“是嗎?”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她解決不了的卦呢。

江琛宴的卦,是死局。

“是啊。”厲雲霈冷冷眯眸,嚴肅說:“之前我笑你憑張符紙救不了眾生,但如若你不憑藉這些東西救我一命,我恐怕都活不過二十六,這一點是我認知太淺薄!”

所以,他要謝謝她。

“當你覺得你救不了彆人,不如看看我,我不就是最好的案例?”厲雲霈挑眉逗她。

雲七七垂眸,心底五味雜陳,靠在厲雲霈的胸膛上,倒是覺得安心了幾分。

“厲雲霈,帶我回厲園吧。”

“好。”

京城的雨果然冇過多久就停了,這場太陽雨過後,天空出現彩虹,在黃昏中若隱若現。

厲園。

雲七七中途在車上睡著,被厲雲霈直接打橫抱起回了臥房,

厲老太太見勢驚得不行:“七七丫頭……”

“她算卦有些累。”厲雲霈低聲道。

緊接著他抱著雲七七進了房間,將懷中女孩溫柔地放在了床上,儘管動作已經很小心翼翼,這一刻,那雙美眸緩緩睜開。

雲七七拽住厲雲霈的衣角:“我不睡,奶奶不是做了月餅嗎?”

“是做了。”厲雲霈擰眉:“你累了彆逞強,睡一覺月餅又不會消失,我讓奶奶給你留著就行。”

“那不一樣。”雲七七撐著身體的疲憊,再次起身,“我要今天吃。”

她掀開被褥,直接繞過厲雲霈的身體,朝外麵走去。

厲雲霈清雋的臉廓怔了怔,緊跟其後。

厲老太太在客廳讓管家蘇德正將月餅放在餐桌上,厲瑤瑤提前做完了作業,給大家瓜分月餅。

葉燃爬山太累,一覺睡到現在才醒,恰好趕上吃月餅。

厲瑤瑤打開電視遙控,“我要看杜梓丞!天哪,簡直太帥了……”

葉燃有些好奇:“杜梓丞是誰?”

“杜梓丞可以說是今年最火的歸國發展藝人之一,綜藝、說唱、廣告代言一個都不落下,長得特彆帥!帥還努力!”

葉燃咬了口月餅:“你該不會是又換偶像了?”

“……”厲瑤瑤臉紅,她的偶像當然還是葉燃,但是有點不能直視眼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