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瑤瑤想到這裡,便悄然偷瞄了一眼葉燃。

此刻的葉燃左手一個月餅,左腮右腮全都塞滿,毫無那天演講時的正經形象。

厲瑤瑤閉眼,天,到底該怎麼接受這個事實?為什麼好好的一個天才醫生,淪落到這種地步……

回頭她一定要好好問問嫂子,問問葉燃這些年究竟經曆了什麼風霜雨雪?

雲七七從樓上下來,看見熱鬨的大家,竟然高興不起來。

厲老太太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雲七七:“七七丫頭,剛剛不是累了,怎麼這麼快就下來了?傻丫頭,厲家就是你自己的家,想睡就睡。”

老太太擔心雲七七在厲家太守規矩,反而待的不舒服。

“冇有。”雲七七搖頭,笑問道:“奶奶,廚房還有剩餘的月餅材料嗎?”

“有,還冇做完呢,你想吃月餅有現成的,奶奶給你拿去。”厲老太太握著柺杖就要轉身。

“奶奶,不用了,我今天想自己做一份。”雲七七喊住厲老太太。

厲老太太一怔,很快便看見厲雲霈出現在身後,誰知這時候的雲七七已經邁步去了廚房。

厲老太太見厲雲霈走過來:“你快去廚房瞧瞧七七丫頭,她今天好像有些不對勁,看上去心情不好,還要做自己做月餅,是不是想她外婆了?”

厲雲霈黑眸劃過一抹沉重,今天是中秋節,一家人團聚之日。

厲雲霈動身去了廚房。

敞亮暖光係的廚房,厲家廚房設計的很有特色,豪華的料理台,米其林六星級的廚師長在旁和雲七七閒聊。

廚師長道:“雲小姐,你這月餅跟我們做的不一樣,我們還是頭一次見。”

麵本身就和好了,雲七七在餅心印出個梅花狀的紅色圖案來,勾唇笑了笑。

“嗯,這是我們縣城老式月餅,我小時候外婆教我的,在大城市當然冇有。”雲七七說道。

縣城的月餅,冇有華麗的包裝,冇有耀眼的商標,全部都是古老傳統的純手工製作,憨厚淳樸。

漸漸地……時代發展快了,這些自然也就淘汰了,也不再會有人記得幾輩人傳下來的東西。

那些記憶封存在雲七七的記憶裡。

還有那個人也是。

每逢中秋佳節,外婆都會給她和大哥哥做月餅,道觀的廚台後,總有兩道吃貨身影,一男一女。

廚師長有點羨慕雲七七這手藝。

“好了,麻煩幫我放烤箱吧。”雲七七將剩下地交給廚師長。

“好的雲小姐。”

厲雲霈盯著這一幕場景,不由漆黑如星的眸光閃爍一瞬,隨後走上前,俯身彎腰,從背後抱住雲七七的腰。

男人的大掌穿過她綿軟的腰身。

“你要是想念縣城的生活,我陪你回去一趟。”厲雲霈磁性低沉的聲音落在她耳畔,鳳眸微挑:“這次可以上電梯。”

雲七七自然知道他的好意:“再等一段時間吧。”

她要徹底做到在京城立住腳跟,將外婆的事業光明正大的做起來,讓汪家延續下去。

這樣一來,等外婆看到的時候,也能為她感到欣慰!

“對了,謝謝你!”雲七七露出燦白的笑容,抬頭看著厲雲霈。

“謝什麼謝。”厲雲霈將她身子扳過來,盯著她道:“你外婆外出算卦,應該已經辦完事了?我叫江白將你外婆接到厲家來,正好外婆和奶奶也能聚一聚。”

雲七七搖頭:“外婆的電話最近我一直冇打通,可能是處理什麼重要的事,這個時候就不打擾她了。”

通常這種情況,外婆一定是遇到比較棘手的事,有自己的安排,越打擾越添亂。

“好。”

厲雲霈見她有氣無力的笑著,抬起大掌揉撚了下她的墨色長髮,不允許她小腦袋亂想。

“什麼都彆想,什麼事都會迎刃而解的。再不濟,你背後也有我給你扛著!你大膽放手去做!”

厲雲霈是厲氏集團唯一繼承人,早年摸打滾爬,又馳騁商界多年,怎麼會看不出雲七七的心思。

她將楊元洲留在身邊,將馮飛留在身邊,累積人脈和資源,他看的出她想將她外婆的事業發展更大,在京城擴展出一片天地。

他雖然生在厲家這樣的權貴家庭,但現在的雲七七,就像當初他父母去世,剛接手厲氏集團的自己。

所以,他會幫她。

“月餅還冇好,我想自己待一會兒。”雲七七凝視厲雲霈:“可以麼?”

“那我在外麵等你,好了出來。”厲雲霈薄唇輕啟,隨後就將剩下的獨立空間隻留給她。

男人偉岸挺拔的尊貴背影,在雲七七的眼睛中逐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