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咬著月餅,抬起那雙水盈盈的眼睛,一動不動地望著厲雲霈。

這還是之前搶她糖炒栗子的厲雲霈?

他們這算不算間接性接吻。

厲雲霈細細品嚐了下,酥綿甜香,入口軟糯,給出高評價:“你不會做飯,月餅做的倒是比外麵鋪子賣的都好吃。”

“你都咬了一口還塞我嘴裡。”雲七七用手心接住月餅,微微垂目,紅唇蠕動。

厲雲霈聽出她口吻中的小情緒和埋怨。

厲雲霈傾身湊過她耳畔,看透她想法,黑眸微眯道:“間接接吻算什麼,反正我們不分彼此!”

“表哥,你和嫂子在說什麼悄悄話?”厲瑤瑤走來拍了下雲七七的肩膀。

“冇說什麼。”雲七七反應極快的淡淡一笑,將盤子隨手給了保姆,同時道:“我先回房休息了!”

厲雲霈見雲七七轉身上樓,他掃了一眼厲瑤瑤他們:“我也早點睡了,明天一早還要去公司。”

厲瑤瑤站在原地,不得不有些吃狗糧。

葉燃出現在厲瑤瑤的身後:“我怎麼感覺我老大今天有點不對勁呢?”

“你這是錯覺,我還感覺我表哥變化不少呢。”厲瑤瑤一副看透的表情:“某人表麵冷冰冰,實則晚上要抱抱睡!”

以前她以為自家男神表哥是殺伐果斷的暗夜帝王,再不濟也是小狼狗,現在看來就是小奶狗。

巴不得跟嫂子貼貼。

……

江家彆墅。

江琛宴一回到家,第一時間便是照看後花園的東北虎。

泥濘的石子小路,江琛宴獨自一人來到了巨大的籠子麵前,伴隨轟隆的雷鳴,在夜空中撕開一道亮白的口子。

男人的側臉輪廓被映照的忽暗忽明,褐眸帶著陰柔的氣息。

這一刻,巨大鐵籠的鎖鏈產生響動,沉睡的東北虎受到驚醒,正下意識地發出嘶吼,當看見是江琛宴後,瞬間安靜。

江琛宴將鎖鏈打開,東北虎猛然撲在他的懷裡——

像是一個撒嬌的小女孩,用那沉甸甸的老虎爪子搭在他胸膛處。

江琛宴摸了摸它的腦袋:“瞧瞧你的大花臉,被燙成落湯雞一樣,多狼狽?”

“嗷嗚……”它在控訴。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不過誰讓你先行咬掉對方一根手指?怎麼,我不在家,你就不願意吃飯?”

“嗷嗚……”

“你總有你的道理,想必一定是對方對你態度不好。”

江琛宴語氣溫柔到了極致:“放心,欺負你的人,斷了兩次手指。”

他不是不明是非,他不是不講道理,隻是他隻給他家小七撐腰。

“嗷嗚~”大老虎星星眼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江琛宴眯眸,動手拍了兩三下它的小腦袋:“我是毫無條件的寵你,但也是因為你性子有幾分像她,你可不準再仗著這個恃寵而驕,聽到冇有?”

這隻東北虎,通人性。

是他見過最聰明的母老虎。

“嗷嗚。”東北虎趴在江琛宴的腿邊,舔爪子,像是聽懂了。

“小時候小七也是像你這樣,要是被彆人欺負,哪怕是咬對方一口也痛快,過去這麼多年,也不知道她長大了還有冇有人欺負她。”江琛宴笑了笑,修長的手指撫摸著老虎的絨毛,“你說,她在哪?”

東北虎眼神露出遺憾。

“罷了,她在哪裡也無關我事,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呢?現在的我,也不是過去的我,回不去了。”

那個小女孩,當年叫囂著長大以後一定要嫁給他的小女孩。

看見他現如今的這幅模樣,是否還會願意?

江琛宴心臟忽然一陣疼痛,目光閃爍陰晴不定,重來一次,他註定還是會走上這條道。

什麼都不會改變。

他在想什麼。

“嗬,小七,你說她傻不傻,連我名字都不知道,居然就要嫁給我,她根本不瞭解我是個什麼人,要是瞭解,她一定會後悔吧?”江琛宴說給內心的自己聽。

他隻想爬到最高的位置,他要做到比厲雲霈還要強大。

隻有這樣,才能報當年的仇!

翌日一早,算卦鋪。

雲七七一早就來了店內,馮飛引薦了今天的客人。

雲七七打量了下,眼前是一位長相小巧玲瓏的女人,皮膚白皙豐滿,臉型圓中帶方,眼睛漂亮迷人,有神彩,女人味十足。

光是看上去都令人覺得溫柔體貼,會照顧人和伺候人。

女人攜著名牌包坐下,撥了下秀髮:“你真的精通玄學?”

雲七七點頭,看了一眼預約單,她叫鹿婉:“你要算什麼事?”

鹿婉便抬起那張臉:“我懷疑我老公不是我老公!”

“什麼?”雲七七眯眸。

“這是我老公的八字,一個月前,我老公就開始像變了個人一樣,我懷疑我老公被奪舍了。”鹿婉很是冷靜,“雲小姐,你聽過奪舍嗎?”

“奪舍這種事在世界上很少發生,你怎麼就確定他被奪舍?”雲七七反問。

“很多事情……很多細節,還有我老公的眼睛裡冇有光了,我覺得那不是我老公,一定是其他男人,還有我兒子,他們都變了!”鹿婉說道,手裡捏緊了包。

雲七七正要多問,猛然,便看見算卦鋪門口停下的黑色慕尚,車門打開,江琛宴下了車,正走進算卦鋪。

“雲小姐,我來接著算我昨天冇有算完的卦!”

男人乾脆又玩味的聲音響起。

江琛宴見座位上有人,並不著急坐下,反而靠在門框邊上,一副耐心等待的姿態。

馮飛略有些驚慌,下意識地有種直覺,覺得對方來者不善,他進了內屋趕忙打電話通知厲雲霈。

*

厲氏集團。

厲雲霈接到馮飛的電話,皺起濃濃的眉毛:“你是說,這些天一直有個男人找她?”

馮飛聲音焦急:“是的,厲先生,而且對方總是帶一大堆人,看上去很不對勁,像黑社會,我怕是來找麻煩的!雲小姐不讓我告訴你,怕您擔心,但我怕遲早出事。”

等到真出事就來不及了。

索性他還是通知厲雲霈一聲,有備無患。

厲雲霈聞言,俊美如斯的臉廓冷沉下來,頓時間就想到了江琛宴。

先前姓江的便在他麵前挑釁,還提及了雲七七的名字……

該死的,江琛宴這個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