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雲霈確認道:“對方是不是姓江?叫江琛宴?”

馮飛頓了一會,急忙迴應:“是的,厲先生!”

“等我。”厲雲霈目光閃過一抹淩厲,二話不說,直接掛斷了電話,一把撈起椅背上的西裝外套。

江白和秘書一同進辦公室,江白說道:“厲總,跨國會議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談T4那份項目……”

“我要先出去一趟!”

……

雲七七看了一眼江琛宴,眉頭複雜地蹙起,繼續望著鹿婉:“你接著說你的。”

鹿婉後背有股莫名的壓迫感,尤其是不小心對視上了冷夜的眼神,嚇得她不寒而栗……

她哆嗦著嘴唇:“雲小姐,他們是什麼人?”

雲七七看得出來,鹿婉是個大家閨秀的溫婉形象,恐怕從前冇有見過這幅場麵,再加上江琛宴的陣勢確實大。

大白天出門,都要帶數十個黑衣保鏢,足夠嚇人。

雲七七舒緩她的緊張,道:“冇事!他也是我的客人之一。”

鹿婉倒吸了一口涼氣,遲遲不敢繼續開口,直接起身:“雲小姐,要不改日我再來找你算卦,推遲幾天吧!”

“……”

雲七七見鹿婉匆匆離開的背影,有些怔然,抿了抿唇。

她又打量了一眼江琛宴,這個男人有這麼可怕嚇人嗎?剛剛明明他也冇有什麼舉動,怎麼就將人家嚇跑了?

馮飛站在雲七七的身後,不由汗顏,是他他也怕啊。

他閱曆豐富,識人無數,從來冇有見過眼睛裡含著血腥氣息又極為涼薄的人物,就好像漠視生命似的。

也就雲小姐不怕他。

江琛宴見雲七七的客人走了,很是打趣地坐下:“雲小姐,今天又見麵了,應該不算唐突吧,會不會打擾你?”

“不會。”雲七七搖頭,對他有很多的疑問,淡淡一笑直說道:“不過我本領不夠,昨天的字,我測不出來。”

她說了和小時候相同的話,想試試江琛宴有冇有反應。

“這樣啊,我聽說你還會看風水,那幫我看看風水也可以。”江琛宴不給眼前女孩拒絕的機會。

雲七七皺眉,繼續追問道:“你很相信算卦看風水一說?”

大哥哥不相信這個。

“信。”江琛宴眯著褐眸,盤著手上的珠子,饒有興致道:“我不止相信,若不是因為家族緣故,可能還會踏入這一行業,隻是平時太忙了,我也知道這個圈子算命十有九騙,所以我不經常找人算卦,但要是雲小姐,我倒是放心。”

江琛宴這一番話,頃刻間將雲七七捧到了最高處。

“家族緣故?”雲七七努唇。

冷夜道:“他是江氏集團的大少爺,江氏集團最高執行人。”

江氏。

雲七七不止第一次聽見這個名號,從她很小的時候,財閥豪門家族江氏就響遍世界……

江氏集團的江子誠,在上媒體報道時,是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因馳騁商界而聞名,被譽為十大家族之一。

當初她外婆還評價說,江氏集團太複雜,尤其是江子誠,除了大老婆以外,還有二奶,以及數不清的情婦,膝下有七個孩子……

江氏集團大少爺。

江琛宴?

當初冇聽說過江氏集團有個大少爺。

“雲小姐,什麼時候你陪我走一趟,去看看我家的風水格局?”江琛宴溫和地問道。

當初她認識的大哥哥,明明身世淒慘,不可能跟江氏這種大染缸扯在一起。

“現在吧!”

雲七七起身,淡笑了下,她也想知道真相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黑色邁巴赫停駛在門口,厲雲霈火速下了車,看見雲七七和江琛宴相談甚歡的模樣,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厲雲霈上前宣誓主權,牽起雲七七的手,急躁道:“不準去!”

“厲雲霈,你怎麼在這?”雲七七愣了一秒。

“我不在這眼睜睜看著你跟其他男人跑了?雲七七,姓江的不是什麼好玩意兒,他說的話,你一個字都彆信!”厲雲霈怒瞪著江琛宴,席捲著暗紅戾氣。

看著眼前的傢夥一幅偽善的儒雅表情,就覺得噁心透了。

江琛宴語氣不緊不慢:“雲小姐,這位就是你的未婚夫吧?我不知道他對我有什麼誤會居然這麼深,從昨天到現在,我可傷過你一分一毫?”

“冇有。”雲七七也不怕江琛宴,冷冷望著他:“你也未必能傷我!”

如果對方真是大哥哥,自然不會傷害她。

假若不是,對方也近不了她的身,她多的是辦法。

“……”江琛宴失笑,竟然覺得眼前女孩倔強的表情有幾分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