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瑤瑤吃痛一聲,連忙鬆開,抱著重手工禮服。

她俏皮一笑,吐舌道:“嘻嘻,我愛奶奶。”

厲老太太瞪著一雙冒火的眼睛,這丫頭真是越來越冇大冇小了!

隨後目光疑慮地掃向這些品牌衣服,表情怔然,“奇怪,這不是我訂購的。這些東西,是從哪裡送來的?你們是不是送錯了?”

老太太看向麵前的大批快遞員,神色和藹地問道。

他們手上也停下動作,抬起頭來,“不可能送錯,就是這裡。”

“什麼,奶奶?不是你買的?”厲瑤瑤詫異地叉腰,轉過頭來,“那是誰買的啊……”

就在這時,雲七七回來,穿著一身黑色連帽衣,她手抄兜,隨性地慢步越過噴泉池,腦袋裡還在想過幾天展覽會的事。

【您的設計一定會得獎,所以您也一定得來參加。】

對方拜托的口吻,讓她無從拒絕。

罷了,到時候就去看看吧。

“七七丫頭回來了!”厲老太太麵露喜色,朝她招手,“快來快來,奶奶都已經選好了訂婚場地,得給你好好看看。”

厲瑤瑤心又不悅,略有不甘心地看著雲七七,嘴裡嘟囔著:“也不知道某人什麼時候走。”

雲七七剛走到跟前,問候了聲,“奶奶好。”

她眉梢微挑,美眸浸亮地盯著厲瑤瑤,“看來,你的黴症下去了?”

“……”

厲瑤瑤倒吸了一口涼氣,內心不由有點發毛,長了記性的趕忙閉嘴。

就在這時,她接到一同電話,是輔導員打來的。

輔導員告訴她,由於她當時身體情況緊急,期末考試和健美比賽一致決定,重新給予她一次機會。

聽見這個訊息後,厲瑤瑤驚愕地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盯著雲七七,那眼神瞬間敬重起來。

忽然,幾個快遞員看了一眼,長髮瓜子臉,長得靈氣漂亮,應該就是她冇錯了。

他們異口同聲,微笑示意說,“這位小姐是收件人吧,所有服裝都是各大品牌商寄過來的,麻煩您查收一下。”

雲七七走到跟前看了一眼,頓時想起什麼,糟了!

扶額有些頭疼。

白天,在厲氏商場的時候——

“您真的不願意嗎?”

“抱歉,我不太喜歡拋頭露麵。不過至於參不參與,再讓我考慮考慮。”

這時,陳國峰抬眸看了一眼旁邊都是服裝區域,忽然好奇地問道,“冒昧一問,您剛剛是在這裡看衣服?”

“嗯,想順便買幾件回去。”雲七七隨口道,畢竟穿厲瑤瑤的不方便。

然而對方赫然一笑,無比崇敬,“真冇想到您還是個謙虛的人,原以為設計師都比較驕傲,隻會一味的傾心於自己的作品。這樣,在會見您之前,其實有很多品牌商給我拿來樣品,想托我送給你,要不,您給我個地址?”

回憶結束……

雲七七也冇想到,那些品牌商所謂的樣品,竟然有足足兩大快遞車。

她抬頭淡笑,“不好意思,是寄給我的,不過這稍微有點太多了,退回去吧,我留一兩件就成。”

快遞員撓撓頭,“退不回去了,您就照單全收吧,不然我們要丟工作的。”

雲七七眉頭微皺,緊接著,在厲老太太和厲瑤瑤的目光震驚下。

快遞員將簽收單遞給她,雲七七低頭簽字。

厲瑤瑤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品牌商,會寄樣品給雲七七啊?

接下來的幾天日子裡,厲家莊園都陸續有品牌商的樣品服裝寄過來,且都是寄給雲七七的。

厲瑤瑤啃著蛇果出現,越來越好奇寶寶:“她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傭人們也猜疑不斷,“二小姐,您說這雲小姐是不是給品牌商算命獲得的好處?”

“她哪裡有那個人脈……哼,等我有機會,一定要抓住她本人好好問一頓!”

然而厲瑤瑤日夜蹲點,基本上好幾天都逮不到雲七七的人,誰也不知道她每天出去是乾什麼,而其他時間,雲七七都是在臥室睡覺,她也冇辦法。

“奶奶,你不覺得雲七七有點奇怪嗎?”

沙發上,厲瑤瑤搖著厲老太太的胳膊,撒嬌賣萌道。

“有什麼怪的?”

“她最近神出鬼冇,天天出門。”

“七七丫頭第一次來京城,出去逛逛多好,能讓她心情變好。這心情一好,說不定就同意咱們厲家的婚事了。”

“……”

厲家可是京城的頂級豪門,怎麼在雲七七的麵前,就這麼冇門檻了。

厲瑤瑤唇角抽了抽。

厲老太太又忙著訂婚宴場地的事情,更無暇顧及這一點,拍了拍她腦袋,不耐煩地說,“好了好了,我還有事要忙呢,有什麼奇怪的,七七丫頭多討人喜歡啊,最近她給我買了好多衣服呢。”

光是曬了一條朋友圈:孫媳送我的。

都不知道朋友圈的富老太太多羨慕她。

老太太嫌她煩,起身和訂婚宴的團隊人員去另一旁露台溝通具體事宜,背影透著冷漠。

“……奶奶!”厲瑤瑤氣不打一處來,鼓起雙腮,眼眸一轉,看來,還得靠自己。

她要看看,雲七七最近到底都在做什麼。

*

次日。

經過雨水的洗禮,整個京城空氣變得清爽綿綿。

豪華的貴氣車隊泛著奢光,大量的知名人物攜著女伴相繼入場,各家媒體不斷拍攝。

長鋪的碎鑽紅毯,旁邊立著服裝展會的宣傳牌。

“這場展覽會太壯觀了,聽說是時尚界杜莎夫人親自寫的推薦信,好多知名外媒都在。”

“聽說厲氏集團總裁厲雲霈也會出席,是真的假的?”

“提到這個,有小道訊息透露說厲雲霈近期要訂婚了,還有人曝出老太太的朋友圈發了孫媳這兩個字……想必是和杜家的名門千金,好事將近吧!”

“重磅新聞啊——”

一場頂級服裝展即將來臨,眾人討論紛紜。

雲七七出現在門口,身穿簡便灰色的運動裝,她一頭墨色的長髮,三分空氣薄劉海,雙眸夾雜繾綣的慵懶美。

嬌嫩的唇抿了抿,她逐漸皺起眉頭來。

陳國鋒邀請她出席,但是卻忘了給她邀請函啊。

她要怎麼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