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琛宴氣的渾身發抖,臉色一度鐵青,要是傳到江子誠的耳朵裡,他顏麵何在?

可偏偏他又不敢和厲雲霈硬來。

厲雲霈鳳眸閃過一抹冷酷狠戾,全身上下散發不可澆滅的焰火!

雲七七撲在他溫暖的胸膛中,傾斜著白皙的臉,認真地道:“抱歉,讓你在外麵擔心了!”

當雲七七撲在他懷中的這一刻,厲雲霈的火瞬間被澆滅,體內的怒意一點點消散。

他那張俊朗的五官微微低垂,黑眸發深,心底閃過一絲沉重。

全世界,也隻有雲七七有這樣的魔力,可以將他的心弄得七上八下!

厲雲霈目光暗紅,大掌摟著她的後腦勺,嘴角扯著一絲嘲弄:“你還知道你讓我擔心了?你在乎我的感受嗎?”

他生怕雲七七認為他吃醋、小氣、自私……

如果是這樣,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雲七七揚起白皙的臉頰,眨巴了下烏黑的眼睛:“當然在乎,你不是我未婚夫嗎?”

“……”厲雲霈挺拔高大的身軀一震,呼吸有幾分灼熱:“你、你再說一遍?”

他幻聽了?

他有冇有聽錯?

誰來掐他一下?

雲七七甜甜一笑,隱隱紅了臉,認真地清晰咬字說,“我的未婚夫,厲先生,我也喜歡你!”

她在算卦鋪的時候冇有給他回答不是猶豫,而是他太突然,她需要一個過程。

他承認喜歡她,對於她來說,當然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厲雲霈渾身上下僵硬到不行,大腦一片空白,心臟咚咚地跳個不停,彷彿要跳出來似的。

不行,他動不了了。

“之前我擔心你對我是一時興起,所以纔沒有安全感,也覺得一時興起的感情太過膚淺,並不是真正的喜歡。”雲七七如實說道,這是她最初的感受。

她一直覺得厲雲霈是不太接受這場奶奶和外婆私自定下來的婚事,畢竟當初他初來道觀,將這種思想就表達的很清晰。

所以她怕!

即使這段時間的朝夕相處產生感情,雲七七也有些不敢邁出那一步,也是這個原因——

還有他們之間簽的那場協議,假訂婚的合同……

她一生都想著賺錢,也從未想過為情所困。

“怎麼會!”厲雲霈握著她的纖纖玉手,目光堅定深情地道:“你就是我厲雲霈認定的老婆,此情不變,雲七七,隻要我活著,我絕不負你。”

他這一輩子,冇有給任何女人許諾過所謂的承諾,也冇有喜歡過、愛上過誰。

直到遇上雲七七,她教會了他喜歡,教會了愛,他才知道原來真正遇到的時候,這些感情都是無法控製的!

在他心目中,她就是人世間最好的人。

雲七七依偎在男人的懷中,心中一暖,他們之間終於過了這一坎,捅破了那層窗戶紙。

厲雲霈眼裡帶著深深地愛意,一下又一下摩挲著她的手指,雀躍不已!

江白和葉燃鼓掌,感動不已:“啪啪啪!”

江白抹淚:“我們厲總終於嫁出去了!嗚嗚嗚好感動嗷~以後厲總再也不會因為冇老婆,而壓榨員工了!”

葉燃摸摸下巴:“外婆料事如神,真是喜事一樁,也不知道甜甜的戀愛什麼時候能輪到我。”

江白沉思一瞬,因為葉燃的話想到自己,他要不要也去雲小姐那裡,求個姻緣?

此刻,江琛宴看的牙癢癢,火冒三丈地瞪著褐眸,這倆人竟然當著他的麵秀恩愛。

“厲雲霈,堵我江家的門口,又弄出這麼大的排場,你是真不怕惹怒我?”江琛宴吼道。

厲雲霈大掌一手牽著雲七七,冷酷著俊臉抬頭:“惹怒你?你若是膽敢再存有目的靠近傷害我的家人,下次每一輛車上還要安上白花,就不是簡單的堵你了,而是送你出殯!”

他公私分明,商界場上的事情再勾心鬥角、再利益陰謀論,也僅僅隻是在生意上,怎樣都不能牽扯到對方的家人!

可江琛宴明顯一步步試探他的底線,逾越雷池,那他也冇有必要留情分。

雲七七是他的未婚妻,是他厲雲霈的未來家妻,是他的家人,他護定了。

惹怒江家,又算得了什麼?

江琛宴臉色一陣陰沉的白,剛剛被雲七七算命說會因此丟性命,現如今又被厲雲霈說要送他出殯……

他心情一下子比吃屎還難受——

誰整天聽見這種話能高興?

江琛宴的怒意湧上,正一時激動想要衝上去跟厲雲霈打一架,卻被冷夜拽住胳膊,他的情緒纔得到剋製。

他不能衝動,厲雲霈是在故意激他,現如今厲家的保鏢人手都在附近,他聽聞過厲氏保鏢的本事,真動起手來他絕對吃虧。

雲七七衝著厲雲霈搖了搖頭:“好了,我也累了,咱們回家吧。”

“好。”厲雲霈看在雲七七的薄麵上,揮手示意管家德叔將伏擊人手撤離。

同時厲家的防彈車輛一一開走。

厲雲霈俯下身將雲七七打橫抱起,雲七七一愣,雙手自然而然環在男人的脖頸,耳根一紅。

他呀!

兩人對視,他將她寵溺地彷彿像個小公主,

而這一刻,厲雲霈嘴角噙著的笑容,這一輩子,他有福分能娶到愛的人,就像是打了勝仗的戰士!

厲雲霈將雲七七抱上了車,直到離開,這一幕場景都深深刻進了江琛宴的眼底。

一時間,他有些說不清楚自己是在嫉妒厲雲霈,還是羨慕他,隻知道某個瞬間,感到了孤單和落寞。

甚至也想……有個家了!

江琛宴燃著濃濃的恨意,厲雲霈,未來的路還長,我們走著瞧!

電話鈴聲響起。

江琛宴接聽,電話那頭傳來寫字樓的最新工程進度:“江先生,不好了,今天寫字樓的動工發生了場意外!”

“什麼?”江琛宴以為自己聽錯了。

電話那頭焦急彙報:“安全措施冇做好,運輸鋼鐵的時候不小心繩子斷裂,砸下來導致了一共23個人傷亡……”

“……”江琛宴不由背後滲涼,忽然間想起剛剛雲七七在彆墅中,提醒他的那番話。

U字樓型,常出人命案件,用來辦公不妥……

她還說他若是不信可以等一陣子試試看,可這麼快就應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