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指出:“冇錯,那就是江氏集團寫字樓工程的負責人,江琛宴,找他一定冇錯!”

江琛宴臉色一度黑沉,想要挪步上車,全場卻已經不受他控製,一窩蜂地湧了上來……

“你還想跑?跑可不行,必須給我們家屬一個說法。”

壯漢拽住他的手腕,力大無窮,掐的江琛宴痛叫,冷夜一腳踢在對方肚子上:“滾開!”

這一幕同樣也被拍下來。

“打人啦,江氏集團大少爺打人啦——”有人開始撒潑打滾,乾脆直接躺在地上。

女記者易小嵐也連忙詢問,“江先生,目前寫字樓發生的傷亡事件,你們究竟打算如何處理?背後原因撲朔迷離,是否為施工存在安全隱患……”

江琛宴臉色嗔怒,見記者上前,扯了扯嘴角地解釋,“誰說我們江氏集團不負責?目前所有傷亡人員我們都在跟進!也同樣在關懷家屬,請大家稍安勿躁。”

他現在在江家的地位不穩定,不能因此惹了眾怒,要是真惹了外界眾怒,他就完了。

家屬們齊聲聲呐喊:“關懷個屁,這江大少爺騙人!”

江琛宴顏麵儘失,繼續道,“我以我的身份作為保證,賠償金、慰問家屬,一樣都不會落下!”

盒飯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拋物線,直直地砸在了他那張溫潤的臉上。

“嘭!”

全場躁動不已:“你還以你的身份作為保證,我來告訴大家,有小道訊息說,他江琛宴就是一個私生子,根本不是正妻的兒子,還從國外歸來,你看他身上有那種氣質嗎?”

江琛宴什麼都能忍,唯獨這個時候感覺到了冇有一絲男人的尊嚴,他動手將盒飯遺漏的菜葉,一點點從臉上扒下來。

那張溫潤清雋的臉廓,夾雜著隱忍的慍怒,嘴唇緊繃顫抖。

褐色的頭髮上,那湯湯水水沿著髮根流淌而下,狼狽到了極點。

“少爺!”冷夜護著主子,心疼不已,怒瞪著這一群蠻橫的群眾,“簡直一派胡言,你聽誰說的?這是汙衊。”

“我們纔沒有汙衊!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包工頭陳浩弘匆匆趕過來,擋在江琛宴的身前,也攔住了這群人,拿著喇叭大聲道:“你們還想不想解決問題了?”

“大家都靜一靜,江大少爺既然到場,是一定會為我們解決問題的,你們現在繼續這樣吵鬨,還怎麼處理?”

全場啞然安靜。

陳浩弘抹了把冷汗,總算壓住了。

江琛宴強忍著內心的不滿,目露凶光,這群人如此對待他,他還要給他們善後。

麵對鏡頭,他換上一副儒雅翩翩的姿態,迎笑道:“我今天過來,就是看看大家的情況,一會兒我還會親自去醫院慰問傷者,撫慰金也會及時發放,醫藥費你們更不用擔心。”

全場工友麵麵相覷,家屬們也斟酌了三分。

“那我們因此喪命的人命怎麼說?那可是人命啊,你賠多少錢都換不來!”

“這確實是場意外,在各位工友簽勞動合同時,也清楚各項危險,就說明你們已經同意。我們作為負責人,一直都是強調大家以安全為主,將意外隱患降到最低,可冇想到這種悲痛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深表遺憾。”

江琛宴擺出一副悲傷同情的表情,長身而立,穿著一身銀灰色的西裝,無奈似的攤了攤手。

“……”眾人啞口無言,也知道這一番話是在提醒他們,有勞動合同。

江氏集團的合同,本來就是霸王條款……

這是在威脅他們。

江琛宴溫潤的眸子彎了彎,繼續安撫道:“出於人道主義,麵對因此喪命的工友,我們將會給出一個人六百萬的撫慰金,家屬可以前來領取,要是同意,就到旁邊桌子簽一份同意書——”

路上江琛宴就派人把這些東西都準備好了。

包工頭陳浩弘立馬看向一旁,幾個保鏢下車,將一疊疊同意私了的協議書,全然擺在一個小桌上。

陳浩弘也笑著過去,坐下,掏出自己花衫上的簽字筆。

“大家現在就可以來簽字哈,簽了,錢就是你們的了。”

“六百萬?六百萬就想打發我們了嗎?”有人唏噓不斷,但聲音卻比剛纔小了很多。

江琛宴嘴角露出諷刺的笑容弧度,頷首,聲音磁性又溫柔地道,“六百萬,是你們這種家庭一輩子賺不到的錢,現在可以白白拿六百萬,是你們的一次機會,若是大家真要和我上綱上線,那我們一切就按照合同的程式來走,屆時我也會公事公辦。”

話落後,男人的聲音又冷漠了幾分。

“不過彆怪我冇提醒,通常喪葬補助金是六個月的月平均工資,補償六個月,還是分月給……”

全場人靜默。

有人率先舉手,像是急了一樣:“我先簽我先簽,我要領六百萬!”

“那還不趕緊過來?”包工頭陳浩弘笑著道,遞筆歡迎,“在這簽你的名字就行。”

唰唰唰,幾筆就簽了同意書。

其餘人看了之後愣的不行,有些動搖地問:“現在簽了是不是立馬就能拿到錢?”

“當然了。”江琛宴輕輕點頭。

“那我也去簽!”

“我也去!”

好幾個人都去了包工頭陳浩弘那裡簽同意書。

陳浩弘拿著同意書朝著江琛宴走過來,“江先生,到手了。”

江琛宴滿意地眯眼,又看了一下眼前剩下還在猶豫的人,不予理會,低聲對著陳浩弘吩咐道:“剩下的,最好讓他們今天之內簽完,告訴他們過了今天我將不予負責。”

陳浩弘眼神閃過一抹狡詐,立馬明白:“我懂您意思!”

江琛宴又直接掃了一眼傷患家屬。

他不疾不徐地說:“我現在就要出發去醫院,除了基礎的醫藥費以外,傷患的工友,以我私人名義,賠償六十萬。”

傷患家屬也跟著動搖了,六十萬,他們除去醫藥費外,能拿到這麼多錢,還能保住命……

陳浩弘看情形變得好轉,連忙舉起手上針對傷患家屬的新協議:“大家想通了就來我這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