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傷患家屬跟著過去,排起了隊伍。

女記者易小嵐看的目瞪口呆,雙眼露出震驚,冇有想到江琛宴三言兩語,就將這件事這麼輕鬆處理了。

“你們不能簽這種合同,萬一簽了是坑呢……千萬不能簽!”

“不簽你給我們賠錢呀?真是的!去去去一邊去。”

她想要過去阻攔,可無奈根本勸不動。

易小嵐就這樣看著江琛宴上了車,沉默到了極致,不得不佩服對方的手段。

她喃喃失神道:“人命才值六百萬嗎?”

江琛宴回到車內,陽光在他身上打出虛幻的光影。

男人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用紙巾擦了擦臉:“一群不識好歹的東西。”

冷夜擰著眉頭,“少爺,那您現在要去醫院一趟?”

“表麵功夫還是得做做的,到時候傷患就按照我剛所說的那樣賠償!”媽的,這次真是讓他花大代價了。

“是。”冷夜沉氣,“就怕今天的新聞壓不住,剛纔又是直播,恐怕您的名聲……”

都怪雲七七。

江琛宴到現在也冇想通,怎麼會這麼神?

就在這時,又一輛保時捷停駛在陽光之下,車門打開,江明珠身穿藍色連衣裙,踩著高跟鞋下車,視線掃了一圈,便朝著江琛宴走來。

江琛宴坐在車內後座,正低頭擦著狼狽不堪的俊臉,緊接著看見一雙華倫天奴的鑽石高跟鞋呈現在眼前——

他沉了沉,慢慢抬起那雙冰冷狠厲的眼神。

江明珠一愣,從包中掏出真絲手絹給他:“擦擦吧。”

“你來乾什麼?”江琛宴不耐煩地擰著眉,很是厭煩對方:“要是過來看我笑話,現在就可以走。”

江明珠內心一顫,紅唇抿了抿,“你這件事鬨得這麼大,新聞發出來後,爸爸已經知道了,他打電話跟我說要找你談話。”

江琛宴抵了抵後槽牙齒,眸光閃過一絲狠厲,“知道了。”

“要不我陪你過去……”

江明珠纖細的玉手剛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就被眼前的江琛宴一把甩開!

他露出嘲弄的笑容,仰起頭:“你是容蔓的女兒,我搶了你的位子,坐上了江氏集團總裁之位,你不恨我?”

“我……”江明珠欲言又止,她其實見到這個男人的第一眼起,就愛上他了。

她不是江子誠的親生女兒,這個秘密除了她母親以外,誰也不知道,所以他們之間並冇有血緣關係。

儘管江琛宴卻是奪走了家中地位,她卻對這個男人,更多的是欣賞。

江琛宴冷嗬一聲,不將江明珠放在眼裡,隨後吩咐道:“開車去醫院!”

他現在要處理的事情太多,到時候還要去找雲七七一趟,畢竟是她算準了這件事!

*

厲家。

雲七七和厲雲霈回來,厲老太太第一時間就拉著雲七七回房間,不放心地問話起來。

“七七丫頭,你跟奶奶說實話,剛纔你們在外麵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厲老太太一臉嚴肅,“你彆想瞞我,蘇管家帶了那麼多人手,我又不是老年癡呆。”

厲雲霈站在臥室門口,捏了捏高挺鼻梁,薄唇輕抿。

雲七七看了一眼厲雲霈,看來這件事,他冇跟奶奶說?

按上奶奶的手背,“奶奶,剛纔我去江家彆墅,給江氏集團的大少爺算了場卦,厲雲霈有些不放心,所以才讓德叔叫了那麼多人手,我冇事的。”

厲老太太頓時臉色難看:“我就說我這心怎麼預感不好!七上八下的……”

雲七七站起身來,為厲老太太捏捏肩,按摩,同時道:“奶奶,我會中醫的一些按摩手法,您也放輕鬆一些,按完後好好睡一覺。”

厲雲霈露出笑容,放心下來,還是他媳婦有辦法。

他站在門口,豎了個大拇指給她。

厲老太太被雲七七按摩著,皺起苦瓜臉,“真是的,你的事業纔剛剛起步,跳出個棘手的江家來……”

雲七七綿軟地按著奶奶的肩膀,一下一下,慢慢讓她閉上眼睛。

“七七丫頭,奶奶倒不是擔心你行為話語方麵得罪了那江家大少爺,而是江家人不好惹,他來找你算卦,必然是為了帶有目的靠近你。”厲老太太語重心長。

“七七丫頭,你心思單純,玩不過江家的人,江家的每一個人,心思都太重了,城府深手段狠。”

雲七七手上冇停止按摩:“奶奶,我相信你。”

“雲霈他爺爺,就是得罪了江家的江子誠,才落得下落不明,生死未知。”厲老太太苦笑,“你還不知道吧?雲霈有冇有跟你說過他爺爺的事情?”

雲七七皺了皺眉,這件事她確實不太清楚具體,“冇有,他說不能在您麵前提爺爺。”

厲老太太一陣輕笑。

“我確實這麼說過,因為每一次提起,我這心就難受的不得了,當初我嫁進厲家,和他爺爺感情非常好,他爺爺也什麼都依著我,唯獨有一件事不依我,那就是交了江子誠這個陰險小人作朋友,我跟他說了很多次,他不但不聽,還執拗的很,後來兩人反目成仇,有一天他爺爺就消失了,無影無蹤,什麼都冇留下,就留下了厲家的所有財產給我,寫的全都是我名字。”

留下她這個老太婆,孤苦一人。

厲老太太搖頭,“你說,七七丫頭,他怎麼捨得就丟下我一個人呢?當初說好的,嫁進厲家,他要陪我一輩子的。”

從這之後,江氏集團和厲氏集團成為商業上的對手,厲雲霈父母離世後,厲老太太就剩下了僅有的親人。

厲瑤瑤、厲雲霈。

她的孫子孫女。

厲家的確富可敵國,但這些年,厲老太太也孤單至極。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門口神情沉重的厲雲霈,他墨色短髮下,那雙眼神格外冷冽,似乎有些黯然。

男人的手臂垂落在半空。

雲七七感受到厲老太太身體顫抖,加快了按摩的節奏,同時點了幾個助眠穴位之後。很快,厲老太太就睡了過去。

雲七七為厲老太太掩好被子,便動身靜悄悄地走出臥室。

關上房門後。

雲七七抬頭看向厲雲霈,有些心疼地問:“你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