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琛宴忽然一笑:“不狠怎麼能成事,爸,您說說您,都老的需要戴假牙,躺在病床上了,就彆操心這些事,來,吃水果!”

他切了一塊蘋果,用刀刺了進去,直接對準江子誠,讓他親自動手拿——

江子誠一愣,他今年也就六十五歲,保養得當,精神容貌,看上去還是個有錢老頭子。

可從未冇有想過有一天,會麵臨走到這一步……

“吃啊。”江琛宴麵露凶相,聲音狠厲地道。

“……嗯。”江子誠伸出顫抖佈滿皺紋的老手,接過蘋果果瓣,咬在嘴裡發出清脆聲響。

江琛宴也給自己削了一塊,隨口低頭咬在唇中,淡淡地道:“江老爺子,我的爸爸,現如今您讓我接手江氏集團,就要對我百分百信任,把你的警惕心收一收,你年輕時候警惕心太重了,我記得你好像是到快四十歲纔要的孩子吧?”

江子誠吃著蘋果,啞口無言。

“我知道,你這人警惕心重,自私,佔有慾強,掌握力強,早年你意氣風發時,覺得自己不需要孩子,一個人可以獨攬江氏集團,不論是對外麵的女人,小三、二奶、還是正妻,都不允許她們懷上你的孩子,你怕的就是他們任何人生下後代會占了你的位置。”

“可慢慢的你老了,發現人終究不能不服老,你這才慢慢的……給她們留了後,可哪怕就是這樣,你也不會給她們一個正式的名分,嘖嘖,怎麼說呢,有時候霸權不是一種好事。”

江琛宴笑了笑,陰冷無比地盯著眼前的老頭子。

按理來說,都是能當爺爺的年齡,結果到現在為止,才當上“父親”。

真是天下之大諷。

江子誠手抖地厲害,調整心態,佯裝著鎮定,實際上內心已經有些恐懼,但不敢在江琛宴的麵前露怯。

他知道,現如今他還能壓得住江琛宴,要是真露怯,就真壓不住對方了。

“真是想不通,你防著外麵那群女人也就算了,你連你的正妻,容蔓也一起防著,她好像也是三十八左右纔要的孩子吧?高齡產婦一個。”江琛宴說的直白,難聽,刺耳。

卻也是事實。

江子誠做事不僅對外麵風花雪月的女人狠,對自己的老婆,明媒正娶的妻子也狠……

哪怕是他的正妻,容蔓,也都是到了高齡,才生的孩子,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容蔓不再生第二個孩子的緣故。

通常的豪門太太,第一胎哪怕是個女兒,也會有想要搏一搏生第二胎,給老公生個兒子,未來方便繼承家業。

可容蔓為什麼不呢?

江琛宴繼續冷笑著,吃剩下的蘋果,一字一句的調侃說:“嗯,我記得爸這方麵您確實比較有手段,也難怪您當時那個歲數子孫質量不錯,畢竟都是給女人打避孕針?一個月一打、一年一大,也難怪容蔓阿姨身體不怎麼好,放棄生二胎了呢。”

“你……你知道太多了……”

江子誠不敢相信江琛宴會直接這麼說出來。

他究竟是怎麼能知道江氏家族內部這麼多資訊的?

江琛宴究竟使了什麼手段……

江琛宴彷彿能看透他的想法一樣,雙眼湧動著鮮紅。

“您對我的手段還是瞭解的太少了一些,江家的事,隻要我想知道,隨時都可以。”

江琛宴勾著邪氣的嘴角,這些訊息都是江子誠的好女兒,江明珠告訴他的。

江家要是冇他,江氏集團到了一個女人手上的話,也在京城翻不了天,這是毋庸置疑的!

江老爺子也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他心知肚明,纔在他身上賭。

江子誠換上一副偽善的笑容,握上床邊江琛宴的手背,“琛宴,我剛纔說那些話也是因為擔心你,你體諒體諒我,這個坎兒我相信你能跨過去,隻要之後你擊垮厲氏集團,找到厲家的弱點,彆說江氏全部股份給你……你就是我最好的兒子,外界誰敢說你是私生子?!”

“對了,你跟厲氏集團最近打交道,有什麼進展冇有?”江子誠眯著老眸,笑問。

江琛宴笑了,輕輕推開他,語氣淡漠玩世不恭地道:“厲雲霈的弱點我已經找到了,我會從他的未婚妻雲七七身上下手,他心繫女人,厲家遲早敗落。”

厲雲霈這一點確實犯了傻,無愛才一生輕。

“未婚妻雲七七?”江子誠有些顧慮,自然也從媒體時事上看見過他們的訂婚宴,“我聽說她隻是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訂的是所謂的娃娃親,厲雲霈真對一個野丫頭動真情了?”

怕是想都不敢想。

有點不可能。

區區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無權無勢,無才無能,長得就算是天仙美貌,身世背景不是大家閨秀、財閥千金,厲雲霈也能看得上?

厲氏集團的繼承人,厲雲霈是極其重利益,聰明的人。

“我起初也不相信,可能是他看上她能掐會算的本領吧,她剛來京城的短短幾日,就在京城出儘風頭名聲大噪,被人叫神算。”江琛宴內心也有些動搖,覺得雲七七有些邪乎。

江子誠對於玄學迷信,隻是有幾分敬重,但並不是百分百相信,他做生意能如日中天,就是因為他選擇的路,寧願是一條黑也要走下去。

“你最近還留意杜新月和厲雲霈之間冇有?確定他們私底下冇有來往?”

彆怕雲七七隻是對外的幌子,而杜新月纔是厲雲霈要保護的女人。

江琛宴薄唇冷冷咬著蘋果,那雙陰暗的眸子閃過不耐煩:“一個月前,杜家破產,你猜是為什麼?”

“為什麼?”江子誠也有點疑惑。

杜家破產這件事,幾乎是一夜之間,比暴風雨來的都要快。

“厲雲霈乾的。”

“……”江子誠大受震撼,喃喃自語,“真是冇想到,厲雲霈竟然能這麼狠的對待杜家,兩家多年世交,外界又早就認為杜新月是未來的厲家少奶奶,結果誰能料想到現在。”

江琛宴接到電話起身離開病房,是安全督察局打過來要他配合走一趟。

醫院走廊遇見江明珠,兩人擦肩而過,男人冷冷瞥了她一眼,便快步離開。

江明珠深呼吸,敲了下門,進了病房,懷中抱著一大束百合鮮花,放下。-